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5章 905.王爷下回不要捉弄我
    ,精彩无弹窗免费!

    言绝知道是什么事,一想起那些事,言绝心里就更气了,忍不住骂了一句,“庞太师那老鬼,真不是个东西,等事情解决了,看我怎么弄死他!”

    言绝这一次是气急了,加上想到言渊因为柳若晴的事而要退出朝堂归隐,大部分原因是跟庞太师那群人死咬着若晴不放,才会逼得皇上不得不处理若晴。

    一想起来,言绝就恨不得立刻拆了庞太师那帮人的骨头。

    言渊回到东院的时候,目光淡淡地扫过边上那扇隔着他跟柳若晴院子的偏门,想起昨夜的不愉快,眉头倏然一拧。

    心里也堵着一股气,他没有去找她,而知转身去了书房,直到傍晚的时候,他才从书房出来,重新回到东院。

    视线还是不由自主地朝偏门的方向看过去,心里虽生气她让他娶别的女子的想法,但是,仔细一想,她又何尝不是因为担心他才那样说。

    想着,他又无可奈何地苦笑了一声,“真是个傻女人。”

    低语了一声之后,他提起步伐,朝那扇门走去,抬手刚要推门,可随即,动作又停了下来。

    她昨夜大概是被他的动作给吓到了,这会儿他这样过去,会不会又把她给吓着了?

    这样想着,他的脚步,收了回来。

    自从知道她就是晴儿之后,他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从未停止过,甚至,好几次午夜梦回醒来,他都害怕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其实晴儿并没有回到他身边。

    他几次战战兢兢地下床,偷偷摸摸地去了她住的偏院,看到她安静地躺在床上睡着,他才放下心来,又偷偷回来。

    昨夜,或许是因为特殊的节日,又或许是因为当时的气氛太好,又或者,是因为他对她的思念越发失去了控制,他才会在那个时候,做了那样的举动吓着了她。

    这一次,他好不容易等到她回来,又把她吓走了怎么办?

    这样想着,言渊又此自嘲地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柳若晴这会儿就坐在院子里发呆着,昨夜的事,言渊确实让她有些吓着了,当他吻着她的时候,她能完全感受到那一段缠绵的深吻当中,流露出来的深情。

    他是真的爱上了……她这个小侍卫了?

    柳若晴的心里此时有些矛盾,一方面,他能爱上别人而忘了“已故”的她,确实是件好事,可转而又觉得,他怎么能这么快就忘了她而去爱上别人呢?

    哪怕这个“别人”就是她自己,她心里还是有些吃味,毕竟,在她看来,言渊并不知道她就是她。

    柳若晴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不可理喻,可人总是这样矛盾的。

    到了中午的时候,院子的门,被人推开了,养伤的这几日,她的餐食都是由下人送到她这里来的,因此,院门被人推开的时候,闻着淡淡的饭菜香,她也没多想。

    待那人脚步走近,她只是垂着眸,道:“放着吧。”

    “是。”

    下人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柳若晴拿起筷子,准备吃饭,这才察觉到面前好似还站了一个人,她愣了一下,抬起眸子,撞进了一双深邃如漩涡的深眸当中。

    拿着筷子的手,下意识地紧了紧,她看着他,低低唤了一声,“王爷。”

    声音中,带着几许轻颤,言渊挑了一挑眉,眼底多了几分捉弄的心思,“怕我?”

    “没有。”

    她敛了敛眸,垂着的睫毛,轻轻颤了颤。

    “没有你身子抖什么?”

    言渊似乎没有打算放过她,问的问题有些直接和犀利。

    柳若晴拧了一下眉,想着该如何回答,才不让两人显得太过尴尬,却听到言渊的嘴边,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嗤笑声,道:“昨晚是本王玩得太过了,当时心情好,捉弄一下你罢了,你不怪本王吧。”

    柳若晴原本还纠结着再见到言渊的时候,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才合适,没想到言渊会这么主动就给了两人一个台阶下。

    听言渊这么说了,柳若晴自然会顺着言渊的话走下去,唇角淡淡一扯,道:“王爷下回不要捉弄我了。”

    “好。”

    言渊答应地爽快,在她面前坐了下来,目光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脸上的表情,见她悄悄松了口气,他眸底跟着一暗,神色有些复杂。

    “吃饭吧。”

    言渊声音再度响起,柳若晴这才看到,面前的餐食,明显是两人份的,言渊也留在这里吃。

    这情况,之前也不是没有过,柳若晴只是愣了几秒,便点了点头。

    想到昨晚那些刺客,她的心里不免有几分担忧,看着言渊,问道:“王爷,昨天那些刺客都解决了吗?”

    “嗯,都死了。”

    言渊夹了一口菜放到嘴边,轻声应了一声,再看了她一眼,道:“耶蛮不杀了你他是不会死心的,你以后小心点,不论去哪里,都让天枢他们跟着。”

    “哦。”

    柳若晴垂眸应了一声,并没有反对。

    耶蛮杀她是为了什么,她心里清楚,自然是不会给耶蛮那样的机会的。

    跟着,她又想到了什么,吃饭的动作,顿了一顿,脸色,稍稍白了几分,抬眼看向言渊,低声问道:“王爷,我身上的内力……”

    她拿着筷子的手,紧了紧,同时,也让言渊吃饭的动作,稍稍一顿,漆黑的眸子,缓缓投向她。

    柳若晴深深地吸了口气,鼓足了勇气,问道:“我的武功,是不是废了?”

    她明白当日自己受的伤有多重,为了追上带走珩儿那人,她内力逆转,伤了浑身的筋脉,后面又替言渊挡下那一掌,如果不是她命大,皇上又毫不吝啬地给了言渊那根千年雪参,她恐怕早就投胎去了。

    现在还能捡回一条命在这里跟言渊说话,也已经是她的大造化了,她知道,不能太贪太强求什么。

    果然,她这个问题问出来的时候,便看到言渊的眉头,皱了一下,双眼却是直视着她的。他并没有打算瞒着柳若晴,毕竟,武功有没有废了,不是他想瞒就能瞒得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