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6章 906.带她赴宫宴
    ,精彩无弹窗免费!

    放下手上的筷子,他看着柳若晴,道:“你去追珩儿那天,耗了不少内力,陆先生说你筋脉俱损,所以……”

    言渊没有说下去,柳若晴心里已经有数了。

    筋脉俱损,那她的武功,怕是真的废了。

    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心里抑制不住得难过,虽然知道不能强求太多,可想得通是一回事,难过又是另外一回事。

    对于一个练武之人来说,武功跟命没什么区别,就这样没了,心里总归是难受。

    可一想到,这一身武功能换回自己儿子安然无恙,柳若晴心里又好受多了。

    对着言渊强颜欢笑地露出一抹浅笑来,“也没什么,天下没有武功的人多的事,我不过就是变回常人罢了。”

    言渊看着她这副强颜欢笑的模样,有些抑制不住地心疼。

    “别担心,就算你没了武功,我也会保护好你。”

    柳若晴垂着眸子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不想让言渊看到自己脸上的失落。

    言渊不想看她这么难过,便想着找个话题转移她的注意力,便道:“对了。”

    柳若晴下意识地抬眼,见他眉目间,带着淡淡的浅笑,道:“下月初十,八哥要跟天心公主成亲了。 ”果然,柳若晴听到言绝要跟柳天心成亲,眼底亮了一下,“真的?”

    她是看着那一对从生离死别走到今天的,两人终于可以成亲了,她自然是喜出望外,连带着都忘了她一个小侍卫,哪里需要这样高兴。

    “那真是要恭喜八……八王爷了。”

    她原本习惯性地要唤“八哥”,可在对上言渊的脸时,立即意识到了什么,快速改了口。

    “八王爷亲口说要请你喝喜酒,你可一定要去。”

    “请我?”

    她只是一个小侍卫,八哥请她做什么?

    “嗯,你不会不给他面子吧?”

    言渊眼眸含笑道,见她被言绝跟柳天心成婚的消息给转移了注意力,心下有些欣然。

    “不会,不会,八王爷看得起我,我怎么会不给八王爷面子。”

    她笑得很开心,那种笑容,是从她眼底深处散发出来的,言渊也被她这样的笑容给感染了,脸上的线条,更加柔和了起来。

    “随礼本王已经帮你准备好了,到时候,你跟着本王去聿王府便是。”

    “是,王爷。”

    言渊看着她脸上的明艳笑容,弯了弯唇。

    距离言绝成婚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而这中间,还有一件大事,便是三年一度的大朝会。

    上一次的大朝会,神武云爱在东楚掀起了不少风浪,尽管言渊将这件事处理得不动声色,但是,东瀛那边,因为一直没有神武云爱的消息,这三年来,天皇神武雄光没少给东楚来书信。

    虽然信上并未提及任何责备东楚的言辞,可隐隐的,还是让人听出了几分不满来。

    当年,言渊暗中处置了神武云爱,传到神武雄光那边的消息,却是神武云爱在回东瀛的途中,船被击沉,神武云爱在公谷海域失踪。

    公谷海域是属于东瀛管辖的海域,不归东楚管,使船在东楚管辖的海域没事,却在东瀛管辖的海域出了事,那事情跟东楚就没什么关系了。

    正因为如此,神武云爱虽然是在从东楚回东瀛时遇难,东瀛那边,没法怪到东楚上来的原因。

    这中间的内情,柳若晴是清楚的,所以,再一次听说起大朝会的时候,她便下意识地想到了当年死在言渊手上的神武云爱,眉头一皱。

    也不知道这一次东瀛又会派谁过来,神武云爱死得悄无声息,她不相信神武雄光会就这样算了。

    “明日便是各国使臣觐见的日子,你随本王一同进宫去。”

    言渊看着愣怔的柳若晴,开口道。

    “我也要去?”

    “嗯。”

    言渊淡淡地点了点头,现在不将她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言渊是无论如何都不放心的。

    尤其是大朝会这种面上和善,底下暗潮汹涌的时候,谁也料不准有些人会不会趁着大朝会干出些什么事情来。

    柳若晴却有些纳闷,她一个小侍卫,参加这种大型国宴,会不会有什么不妥。

    往年的大朝会,她也没见他带着齐风他们出席啊。

    言渊似是看出了她心头的纳闷,道:“耶蛮的人,随时会来杀你,齐风那些暗卫往年都是跟在我身边隐在暗处保护,你跟在我身边安全一些。”

    他的解释,合情合理,竟然柳若晴找不到半点不妥的地方,可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言渊见她拧眉不语,便道:“怎么?你想呆在王府里等着耶蛮的人来杀你?”

    “不是……”

    能活着当然好,谁愿意去死啊。

    可靖王府守卫森严,不一定耶蛮的人就能成功在靖王府杀人吧。

    加上元宵那日,耶蛮也损失了不少人,这才几天时间,他还能调出人手来?

    “行了,本王带个侍卫进宫,还是有权力的。”

    岂止是有权力,你让这个侍卫在你身边喝酒吃肉,也没人敢说什么……

    柳若晴在心里泛起了嘀咕,却没想到,一语成谶。

    大朝会上,柳若晴原本以侍卫的身份站在言渊身边,却见他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直接将她拽到自己身边的位子坐了下来。

    这个举动,让在场的官员和使臣们都有些诧异,纷纷将目光朝他们投过来。

    柳若晴也没想到言渊会有这样的动作,讶了一下,正要从位子上起身,肩膀却被言渊按着动弹不得。

    他的动作虽然看上去并不用力,可只有柳若晴知道,她现在这点力气,根本不是言渊的对手。

    “你是本王的贴身侍卫,又是珩儿的救命恩人,本王就那么一个儿子,你在这里坐着,有又何不可,本王也没见谁出来反对。”

    言渊的声音,不高不低,却恰到好处地让在场所有人听到。

    靖王世子被贼人所劫,差点没命,幸好被寄宿在靖王府的一位小侍卫所救,听靖王爷这话的意思,想来就是这位了。竟然还长得这般俊美无双,若是个女人,这靖王爷怕是要将他立为侧妃也不一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