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0章 910.靖王是个例外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即使他满头白发,不但没让他显老,反而让他周身添了几分谪仙之气,她那时才明白,为何妹妹凤漪会那样恬不知耻自荐枕席,换成是她,也忍不住想要那样做。

    饶是如此,靖王身上那种冷厉的气场,还是把她给吓到了,她不想丢人,虽然几次按耐不住偷看他,却也不敢有任何出格的举动,没想到夏桃花这个不要脸的,竟然当众说要靖王。

    而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靖王竟然真的看上了她,这才是更加让她难以接受的。

    一个小小的长屿国,哪能跟她凤澜国相比,靖王无视她凤澜的人,却看上夏桃花这种货色。

    夏桃花懒得跟清漪吵,说完这话之后,便傲慢地转身回到自己住的宫殿去了。

    东楚的国宾馆很大,主要就是用来招待各国的外宾使臣,因此,每个宫殿都是隔开的,大家各住各的。

    夏桃花跟丞相回了自己住的宫殿之后,脸色便瞬间惨白了下来,额头上,冷汗淋漓。

    “公主!”

    文丞相见此情景,面色一凛,赶忙从袖中取出一个瓶子,倒出一粒药,递给夏桃花服下。

    稍许,夏桃花的脸色,稍稍好了一些,文丞相才松了口气,问道:“公主感觉如何?”

    “没事了,丞相别担心。”

    夏桃花从小就有心痛病,据说是因为皇后怀她的时候,被人下了药造成的。

    这一次大老远从长屿过来,文丞相知道公主其实并不愿意,但是她没办法。

    他看了夏桃花一眼,道:“公主觉得靖王是真心恋慕公主吗?”

    夏桃花淡淡一笑,摇了摇头,“当然不是。”

    一个男人会不会恋慕她,她看得很清楚。

    她从小身边就不缺爱慕她的男人,那种眼神,不是靖王那样,冷冷清清,寡淡无情的。

    至于他为什么会对她和颜悦色,她现在也没想明白。

    文丞相是清楚夏桃花对男人的直觉的,因而听夏桃花这样说,眼底一惊,“既是如此,那靖王他……”

    他拧了一下眉,“靖王为何又答应要跟公主培养感情?”

    夏桃花弯了弯唇,双眼没了在宫宴上的明艳,反而是阴郁一片,像是长时间经历过一些常人不曾经过的磨难。

    她看着院子里花草树木,半晌,叹了口气,道:“我这相貌,固然可以吸引不少男人,可靖王的确是个例外。”

    靖王因为靖王妃的死一夜白头的事,他们远在长屿的人都听说过,如此深情的男人,又岂是她这样一个空有其表的人能轻易让他倾心的。

    她看向文丞相蹙紧的眉头,道:“相爷不必如此,我愿意嫁来东楚,本就不是来谈情说爱的,你管靖王是不是真心恋慕我呢。”

    她笑得开心,文丞相却在她的眼底,看出了一丝不该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悲凉。

    “只要靖王愿意娶我,他待我如何并不重要,我要的,不过只是跟东楚挂钩的名分罢了。”

    只要她的背后有天朝撑腰,她就能帮着太子哥哥保住他的储君之位,父皇光是忌惮靖王,就不敢轻易动废黜的心思。

    只要她再坚持下去,待到太子哥哥登基,母后的日子也就好过了。

    文丞相看着夏桃花,有些同情这小小年纪却背负着这么多的孩子,心里叹了口气。

    他是长屿国的丞相,长屿国国主盛宠兰贵妃,被兰贵妃枕边风吹多了,就想着把太子之位给罢免了,立兰贵妃所出的三皇子为太子。

    只是,太子行事一向稳妥,从不曾给皇帝留下任何废黜的把柄,加上朝中几位内阁大臣一直站在太子那边,国主想废了太子,没那么容易。

    但是,兰贵妃向来不是一个甘于放弃的人,她要是继续给国主吹枕边风,到时候,不管群臣怎么反对,他都要废太子的话,谁也没办法。

    如今,只有让公主嫁给靖王,有靖王做后盾,国主想废太子,也得掂量掂量了。

    最后,文丞相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希望靖王爷能待公主好些吧。”

    夏桃花笑了一笑,漂亮的眸底,毫无波澜。

    她求的不多,靖王对她好不好都不重要,她要的,只是能保住太子哥哥罢了。

    眼下,只要传出靖王对她有意的消息,长屿那边有些人怕是要不舒服了。

    柳若晴跟言渊回到靖王府,想着桃花公主那张貌若桃花的脸,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桃花公主要住进靖王府的事,让她心里一直处在矛盾当中。

    言渊能走出来投入另一段感情,她心里是高兴的,可是,眼睁睁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要爱上别的女人了,心里总归不是滋味的。

    想了想,她叹了口气。

    柳若晴来到自己住的院子门口,脚步微微顿了一下,跟着,侧目看向一旁沉默不语的言渊,道:“王爷您早点休息,小的先进去了。”

    言渊敛眉,看向柳若晴不起波澜的眼底,心头的那一股火,始终没能压下去。

    她倒是真大方!

    言渊的鼻尖,发出了一声冷声,转身走进东院。

    柳若晴看着他颀长的背影,带着一身冷意,消失在东院门口,她收回视线,低低地叹了口气。转身推开院门进了屋,缓缓关上门,提步往里走,推开卧房门的瞬间,她的眼前,突然一黑,身子微微晃了一下,跟着,鼻尖一股热流滑出,黏糊糊的,柳若晴心下一紧,唇边尝到的那一股熟悉的腥味,

    让她心间蓦地颤了一下。

    自从吃了陆先生给她的那瓶药,她已经很久没流鼻血了,这期间,虽然差点重伤死掉,伤愈之后,她也没觉得哪里不舒服,她甚至几次都忘了自己还有那不治之症。

    现在,又重新出现这个情况,很显然是病情又加重了。对这个病早就看开了,柳若晴表现得没有大惊小怪,只是缓步走到洗脸架前,拧了一把毛巾,捂着不停流鼻血的鼻子,捂了一会儿,确定鼻血不再流之后,她才松了口气,将毛巾从鼻子上拿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