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3章 913.奇怪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桃花却只是摇了摇头,淡淡一笑,“没事,听说牛侍卫救世子受了重伤,还是要多休息才好。”

    “多谢公主关心,小的知道了。小的告退。”

    说完,她赶忙转身往自己住的院子里赶,等到她走远之后,夏桃花的眉头,复又蹙了起来,眉宇间有几分若有所思的神色。

    “奇怪……”

    她又重复了先前那两个字。

    言渊今天一天都在宫中,回到王府的时候,已经是用晚膳的时候了。

    夏桃花住的地方被安排在主院隔壁,是他的意思,原本也让那个对他满不在乎的女人心里也跟他一样堵一堵,可结果,他自己堵了一整天,那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对此却无动于衷。言渊阴沉着脸,在东院里坐了一会儿,视线又盯着那扇隔着主院和偏院的院门好一会儿,压下心头要去找她的冲动,起身往院子外走,原本打算去书房处理公务,却在院子门口,遇上了正欲来找他的夏桃

    花。

    言渊不是一个有耐性应付女人的人,除了柳若晴在他面前是个例外,因此,夏桃花主动来找他,并没有让他出现任何平淡之外的表情,甚至,夏桃花在他眼里,看到了一丝烦躁。

    这让她更加确定了,言渊其实并没有看上她,至于为什么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接受她,邀请她住进靖王府中,她始终想不明白。

    “桃花见过王爷。”

    言渊眉目清冷,可夏桃花目前并没有什么出格的行为,加上是他让她住进靖王府的,因此,他还是尽了一下地主之谊,问道:“公主在靖王府可还住的习惯?”

    “回王爷,王府很好,桃花多谢王爷。”

    夏桃花看了一眼言渊的脸色,完全算不上热络,跟以往在她面前尽献殷勤的男人完全不一样。

    她对自己的相貌是很自信的,可唯独在言渊面前,她并没有任何自信。

    她知道,言渊跟别的见了她就迈不开腿的男人不同,因此,她也从来没指望要靠这张脸来从言渊这边得到她想要的。

    想了想,夏桃花在言渊提步离开之前,踟蹰着开口道:“王爷,桃花有点事要问一问王爷,不知是否有些冒昧。”

    “什么事?”

    言渊的表情依然淡淡的,冷然而疏离。

    “今日,桃花在花园里遇上了牛侍卫。”

    她说起柳若晴的时候,言渊的脸色,稍稍有了一丝微不可查的变化,夏桃花因为全部的注意力都在他脸上,自然也让她捕捉到了。

    心下让她对之前的猜测,又确定了一些。

    靖王好像确实很在乎牛侍卫,而这样的认知,让她对心里的打算,稍稍多了一些把握。

    “你们说了什么?”

    他是真的好奇那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在直接面对夏桃花的时候,会有什么想法和举动。

    “也没什么,就是打了一下招呼,牛侍卫离开的时候,流了不少鼻血。”

    她发现言渊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有些意外,却又好似是在情理之中。

    言渊的脸上,明显没有刚才那般淡定了,伸手抓着夏桃花的手臂,让她吃痛地皱起了眉。

    “你说她又流鼻血了?”

    他声音中,带着一丝在夏桃花看来,有些出出意料的颤抖,这可一点都不像一个在外面面前冷漠疏离的人该表现出来的。

    哪怕牛侍卫救了小世子,他会担心,会在意,可应该不至于让他出现这样害怕恐慌的情绪才是。

    夏桃花好似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心下震惊,可随即,却又有些暗喜。

    靖王在乎牛侍卫,对她来说,算是一件好事。

    最起码,她终于有了跟靖王交换条件的资格。

    她看着言渊眼底的惊慌失措,点了点头,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道:“桃花有事想要请王爷解惑,还请王爷……”

    “本王没空。”

    说完,已经绕过她,快步朝柳若晴的院子走去。

    柳若晴这一次虽然流了鼻血,但是,很快早就止住了,言渊进来的时候,她已经恢复了状态,正坐在院子里想着言渊跟夏桃花的事。

    看到言渊脸色难看地从外面进来,她讶了一下,赶忙起身,“王……”

    “你又流鼻血了?”

    还不等她开口,言渊已经抢过了她的话,问道。

    柳若晴愣了一下,看言渊眼中萦绕着的慌乱的神色,她仲怔了一下,随后,轻松地笑道:“就一点点,很快就没了。”

    她想,应该是夏桃花告诉他的,毕竟她流鼻血的事,今天只有夏桃花才见过。

    言渊这会儿哪里还记得自己在生她的气,上前拉她在凳子上坐下,声音夹着一丝微颤,“陆先生的药没用了吗?”

    自从陆先生给了她那一瓶药之后,他就没见她病发过,甚至,他有几次还自欺欺人地想着,万一她被陆先生的药给治好了呢。

    可陆先生曾私下跟他提过,病都是有抗药性的,如果她再次流鼻血的话,就说明他的药,对她的病,作用不大了。

    当时,他还抱着一丝侥幸和希望,也许他的晴儿会是个例外。

    她从悬崖上跌落都能活下来,那个病又算得了什么。

    可老天爷还是跟他开了个玩笑,就算让晴儿回到他身边,也依然还要狠心将她夺走。

    柳若晴正欲回答言渊的问题,在看到言渊眼底的悲戚之色时,到嘴边的话,愣是没办法说出来。

    “可能最近天气干燥吧,我除了流鼻血之外,也没有别的不适。”

    她隐瞒了昨晚自己差点晕过去的事,一脸轻松地对言渊道。

    言渊静静看着她不说话,眼底隐隐透着几分让柳若晴感到极为熟悉的悲伤和无力。

    像是一种有心无力的颓败感,尤其是那双晦暗的眼睛,看着她,像是看着曾经熟悉的人。

    柳若晴心底蓦地一沉,同时,还慌了一下,言渊这样的眼神,她太熟悉了。

    他看曾经的自己,就是这样的眼神,这样的眼神,对她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她垂在身侧的手,微不可查地紧了紧,难道他已经知道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