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4章 914.胃口倒是不小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这段日子面对她时的一言一行,看她时的眼神,又让她没办法去忽视这样的事实。

    她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言渊的表情,想要从他的脸上找出些什么来衬托自己心底的猜测,却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半晌,言渊从她脸上收回了视线,也收起了眼底的悲伤,声音喑哑道:“那你好好休息,别太劳累,有什么不舒服的,找陆先生给你看看。”

    柳若晴愣怔了半秒,低低地应了一声,“是。”

    言渊看了她一眼,没再多言,静默地转身离开,那背影,带着让人心疼的落寞。

    从柳若晴的院子出去的时候,言渊一直沉默着脸,脸上带着浓浓的落寞。

    他没敢问柳若晴太多的问题,尽管自己几次三番跟她保证自己一定能治好他,可他除了嘴上做出这样的保证之外,他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能治好他这个病的办法。

    他派人四处去找寻神谷子的下落,可到如今,传来的消息,都说神谷子已经死了。

    他翻遍了医书,也没有任何可行的办法能治好她这个病。

    越是面对她,他越是觉得没脸见她。

    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混蛋,明知道她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自己的以后,他还要让夏桃花进府来气她。

    言渊在心里狠狠地骂了自己一顿,抬眼之际,便看到夏桃花还站在远处,看到他出来的时候,眼眸子亮了一下,脚下踟蹰了一秒,便朝言渊走了过去。

    看到言渊有些微红的眼眶,夏桃花的眼底,毫不掩饰其中的震惊之色。

    可她不敢多问,心里却是了然,上前低低地开口,“王爷。”

    “什么事?”

    言渊的声音,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沙哑,冰冷如铁的嗓音,透着淡淡的不耐。

    “关于牛侍卫,桃花有一点事想请教王爷,不知可否……”

    听到夏桃花提起柳若晴,言渊脸上的冰冷之气,瞬间凝聚了。

    “你问他做什么?”

    面对言渊,夏桃花心里是有些害怕的,可是,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她还是咬牙忍了下来。

    “先前在花园的时候,我给牛侍卫偷偷把过脉。”

    夏桃花说这话的时候,留意着言渊的脸色,见他眸光一深,一抹厉色从眼底一闪而过。

    “你懂医?”

    他的心里,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一闪而过。

    夏桃花抿唇淡淡一笑,“略懂一二。”

    言渊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幽幽地望着她,那眼神,就是在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夏桃花敛眸斟酌了一下用词,继续道:“王爷可知,牛公子得的是血症?”她的话,让言渊的心,紧了紧,面上也稍稍露了几分,却听夏桃花又带着几分疑惑的语气,道:“从他的脉象来看,牛公子应是血症无疑,但是,血症患者的脸色一向惨白,没有血色,但是牛侍卫的脸色却

    很红润,这是让我想不明白的地方。”

    她的脸色为何红润,言渊自然是知道的。

    那张人皮面具做得再完美再精致,终究是死物,上面没有筋络,自然也就不会因为缺了血而有所变化。

    压下心头的想法,他看向夏桃花,这个女人完全不像昨日在宫宴上那样张扬,反而,他看得出来,她的心思很深。

    她特地来找他问晴儿的病情,定然不是想跟他说说这病这么简单。

    “是血症。”

    他耐着性子,回答了夏桃花的疑惑。

    夏桃花点点头,也没去追问为何她的脸色那般红润,只是眉头稍稍深锁了几分,“他的病情已经有些严重了。”

    言渊的脸色,骤然一白,尽管心里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从夏桃花口中再一次听到这样的结论,心里还是不好受。

    夏桃花看着言渊凝重又惨白的脸上透着的自责,不舍,心痛,等等各种复杂的神色,让她觉得,或许自己在言渊身上赌一把,能赌对。

    她的时日不多了,如果能抓住机会,或许太子哥哥就不会这么辛苦了。

    这样想着,她便大着胆子道:“王爷,不如让我试试?”

    “你?”

    言渊的眼眸,加深了几分,看夏桃花的眼神,带着怀疑,可不得不承认,当自己对晴儿的病真的没办法的时候,他并不否认自己病急乱投医的想法。

    夏桃花知道言渊对自己医术的怀疑,毕竟,她一个才十几岁的小姑娘,放在谁面前,都不会相信她真的能治一个不治之症。

    夏桃花想了想,道:“王爷可听说过神谷子?”

    此话一出,言渊的身子,跟着猛地震了一震,整个人甚至有些处于失控的状态,上前抓住夏桃花的手臂,因为太过激动,他的力气大得惊人,疼得夏桃花直皱眉。

    “你知道他在哪里?”

    言渊的声音,因为激动而颤抖得厉害,却见夏桃花摇了摇头,他眼底的光芒,瞬间暗淡了下去。

    随即又听夏桃花道:“神谷子乃家师,桃花虽说没尽得师父真传,但是,还有几分把握能治牛侍卫这病。”

    这大概是这段日子以来,言渊在知道小牛就是柳若晴之后,听到的另一个让他激动又兴奋的消息了。

    相比起他此刻激动得略微有些颤抖的情绪,夏桃花的脸色却极为平静,平静得让言渊脸上激动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

    “你真能治她这病?”

    “是。”

    夏桃花平静地应了一声。

    言渊看着夏桃花微微敛着的眼睑,忽地,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冷凝了下来,“你想要从本王这里得到什么?”

    他见识过太过不安分的女人,对夏桃花的心思,他不会觉得她太过单纯。

    果然,夏桃花听他这么说,缓缓抬起头来,眼神坚定,丝毫没有闪躲,直接道:“我要王爷娶我。”

    言渊的脸色,果真黑了大半,铁青的脸上,出现了难掩的戾气,可夏桃花却并没有避开他的目光,而是打着胆子,直视着他。随后,便听到言渊冷笑出声,眼底尽是鄙夷之色,“你的胃口倒是不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