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5章 915.得寸进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只是,夏桃花比起从前那几个打他主意的女人,她倒是要求提得坦荡许多,也没有假惺惺地客气推脱,可这并没有让言渊对她给出什么好脸色。

    夏桃花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唇,随后,对言渊露出一抹略显惨白的微笑来,“没有什么比一条人命更重要的,王爷难道不这么觉得吗?”

    其实,她想说,在王爷眼中,没什么比牛侍卫的命更重要,但是这话,她不敢说出口,怕惹恼了言渊。

    她之所以敢大着胆子向言渊提出这样的交换条件,就是有九成的把握,靖王是非常在意牛侍卫这条命的,甚至她想像得要重要得多。

    这一次,如果她赌对了,就算她以后死了,也不会有遗憾了。

    果然,言渊听她这么说,脸色稍稍缓和了几分,冷眼看着她,跟着讽刺一笑,“本王听说令堂跟令兄在长屿的日子不好过。”

    夏桃花的面色,紧了紧,随后,便自嘲道:“想来王爷也能猜到桃花提这个条件的目的了。”

    言渊黑着脸,盯着她半晌,道:“你真的能救晴……牛侍卫?”

    “能!”

    夏桃花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见言渊敛眸沉默了片刻,道:“好,等你治好了她,本王就娶你。”

    话音落,却见夏桃花微笑着摇了摇头,道:“不,王爷要先娶我。”

    “别得寸进尺!”

    言渊的脸色,冷了下来。

    夏桃花却是面无惧色,“王爷,实不相瞒,桃花所剩的日子不多了,我要在我有生之年,保证我兄长能顺利登上长屿皇位,我也知道,只有王爷您能助我。”

    想了想,她又继续道:“王爷,我不需要正妃的位子,我要的,只是王爷身边人这样一个身份,一个能震慑长屿国那帮人的身份。”

    是不是正妃对她来说并不重要,名分于她这个将死之人,并不是什么需要奢望的东西。

    言渊明白夏桃花的意思,心中虽然气她拿晴儿的命跟他交换,但她没觊觎正妃这个位子,算她还识相。

    半晌,他看着夏桃花,问道:“你要怎么救她?本王可是听说此病需要用换血的方式才能根治。”

    言渊这话,也就是相当于默认了她提出的交换条件,夏桃花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袖口下紧握着的拳头,也松开了。

    尽管也能料到言渊会答应,可心里终究没有足够的信心。

    “那王爷应该也知道治疗此症需要足够的内力才行。”

    夏桃花看着言渊,继续道:“我目前的身体情况,没有足够的内力替牛侍卫换血。”

    说到这,她看到言渊的脸色,骤然黑了下来,她抢在他前头,继续道:“我暂时先用药帮他调理,等他的身子好一些之后,我再给她做换血术根治。”

    听她这么说,言渊的脸色,才稍稍有了些许缓和,可眼底的冰冷却并没有因此消失,“你应该听说过我的手段,如若让我知道你在骗我,你身后的那帮子人,本王一个都不会放过。”

    夏桃花原本还算淡然的面色,白了白,随后,笑道:“王爷也知道桃花在意的是什么,又怎么敢骗您。”

    “你知道就好。”

    说完,才铁青着脸离开了。

    柳若晴站在二楼的走廊上,从上往下便能看到院子外面的情形,言渊跟夏桃花面对面站着,两人好似在聊着什么。

    言渊此时背对着她,她看不到言渊脸上的表情,却是能看到夏桃花的。

    夏桃花脸上笑盈盈的样子,想来是跟言渊聊得不错。

    能让言渊这样对女人不耐烦的性子,竟然能跟她聊这么久,想来应是挺喜欢夏桃花的。

    柳若晴唇角微微弯了弯,多少还是有些欣慰的,只是心里还是隐隐地有些难过。

    两日后,便传出言渊要娶夏桃花为侧妃的消息,柳若晴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愣了一下。

    半晌,才低低地呢喃道:“竟然不是正妃。”

    如今正妃位子空悬,她以为言渊一定会给夏桃花正妃之位的。

    可饶是侧妃这个身份,也足够让人羡慕了,至少,传到别的使臣耳中,是令人羡慕不已的。

    谁都知道,能跟靖王攀上关系的,别说是侧妃,就算是庶妃,走出去也多的是人巴结。

    “正妃的位子,王爷肯定是留给我们已故王妃的,怎么会让别的人取代呢。”

    一旁正给她排饭菜的婢女,听了她这一声低喃,接话道。

    柳若晴回过神,听她这话,只是扯了一下唇角,也没说什么。

    不管是不是侧妃,只要能让言渊往后的日子好过些,她就放心了。

    聿王府——

    “你说,你不是说靖王不会真的看上桃花公主吗?这才两天,他怎么就要娶她了呢?若晴如果不在了,那就罢了,可若晴现在就在他身边,他又不是不知道,这不是摆明了让若晴不舒服吗?”

    柳天心有些生气,若说之前靖王因为赌气才让夏桃花住进靖王府,那也罢了,可现在都传出要娶人家了,这还能是赌气做得出来的吗?

    言绝看自己媳妇确实生气了,赶忙凑到她身边,哄道:“媳妇,你先别急,我找个机会问问老九,他那性子我了解,这中间肯定有其他原因。”

    柳天心抬眸,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瘪瘪嘴,道:“这可说不准,男人都是见异思迁的,更何况,那桃花公主那般绝色,是个男人都会动心。”

    闻言,言绝顿时苦了脸,“媳妇儿,你可千万不要一竿子打死一船人,我除了媳妇儿,谁都看不上。”

    为了表达自己的真诚,他对着柳天心,竖起了四个手指,做发誓状。

    柳天心原本还因为言渊要娶夏桃花的事一肚子火,可在看言绝这副模样时,没忍住嗤声笑了起来,伸手推了他一把,道:“我跟你说正事,你提这个做什么?”

    言绝厚着脸皮,又朝她凑近了几分,“还有什么比让我媳妇高兴更重要的事?”柳天心嘴角含笑,却又没好气地斜睨了他一眼,跟着,表情又严肃了起来,道:“你说,若晴现在心里会不会很难受,要不我们去靖王府去看看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