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7章 917.午阳城之危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午阳城出现了几只不人不鬼的怪物,已经让不不少人家一夜之间被灭门,现在,整个午阳城街上空无一人,白天也是房门紧锁,没人敢出门。

    可即使如此,也难保那些怪物会不会直接冲到别人家里去杀人吃人。

    毕竟,那几户被灭门的人家,就是三更半夜被那些怪物直接闯进去给杀死的。

    当魏晋接到从午阳县送过来的六百里加急,看了上面惊心动魄的奏报时,片刻不敢耽搁,连夜便递了进宫的折子。

    “皇上……”

    魏晋见言朔铁青着脸不语,心下也有些忐忑,他任京兆尹以来,还从未遇过这样耸人听闻的事。

    可这件事,言朔是清楚的,早在言渊他们从午阳城回来之后,便告知了他这件事。

    原以为,那群人暂时不敢轻举妄动,没想到,那牛侍卫还没死,耶蛮就迫不及待了?

    或者说,是南陵和西擎那帮子人迫不及待了。

    言朔的脸上,冷得能滴出水来,脸上分明的线条,紧绷着,半晌,听他沉声道:“来人。”

    “奴才在。”

    “让睿亲王,聿亲王,靖亲王即刻进宫。”

    “是。”

    王德刚才在一旁也是亲耳听到了魏晋说的事,知道情况相当严重,他不敢有丝毫怠慢,出了御书房,赶紧派人去三位亲王府中。

    没多久,言渊兄弟三人便出现在了御书房,御书房里的气氛十分凝重。

    三更半夜被言朔喊进宫,又见京兆尹都大半夜出现在御书房,不用问是什么事,三人也能猜得到情况不妙了。

    言朔沉着脸,表情凝重,将奏报让王德送去三人面前,听他道:“他们提前行动了。”

    三人看着奏报上的内容,也是拧紧了眉头。

    “他们这么快就安耐不住了,这是有把握赢我们了?”

    言绝挑了一挑眉,压着心头的怒火,道。

    言绝此话一出,其他三人除了不明真相的魏晋之外,都明白言绝这话什么意思。

    那些怪物虽然恐怖,但也不是没有弱点。

    除非耶蛮手上也有千军万马的怪物,不然的话,他们有什么把握敢提前挑事?

    可如果耶蛮手上真有这么多的怪物在,也完全不需要等到今天才动手了。

    “也许……他们只是为了引起恐慌,继而试探我们罢了。”

    言渊低着声音开口,几人都将视线朝他投了过去,听他继续道:“南陵跟西擎之所以敢联手对付我们,想来就是因为耶蛮手上的那些怪物,可他们一直不敢轻易出手,就是因为那些怪物忌惮小牛。”

    说起“小牛”,言渊的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随后,继续道:“在彻底没了小牛这个后顾之忧之前,他们不敢大范围进犯。”说到这,言霄也跟着点了点头,“老九说的对,我得到的消息,南陵的大半兵力都在秦暄手上,秦穆怀若是想要跟柳城鹤联手,他没办法调动秦暄手中的兵力,秦暄一直想要让宣王秦禹怀称帝,这一点,秦

    穆怀心中更是清楚,在没有足够的把握,他是绝对不会轻易调出他自己手中的兵力,跟西擎合作。”

    言朔也跟着点了一下头,“也就是说,那些怪物在午阳城的行动,只是想先制造出一些麻烦来,从而给他们出兵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

    而这个机会,大家心里都明白。去年,墨榕天手下二十万大军一路南下要攻入靳都城,南镜那两个藩王便趁机动乱,好在对付神机堂的那一场仗打得时间不长,加上那些藩王的动作不敢太大,才在神机堂被清缴之后,他们暂时安分了下

    来。

    朝廷一直有削藩的打算,但是跟神机堂的那一场仗虽然赢了,可持续打仗还是有不少的损耗,朝廷才暂时放过了南境那两个藩王。

    可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放过,让他们有了休养生息,卷土重来的机会,现在,午阳城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朝廷若是把兵力放在那上面,就给了两个藩王极大的机会。

    想必,耶蛮那些人此举的用意,就是想让那两个藩王来给他们大头阵探一探朝廷手上到底有多少底牌吧。

    几人沉默了片刻之后,听言渊忽地嗤声一笑,眸底尽是冰冷,“我们东楚的人,真那么好利用吗?”

    “皇叔的意思是?”

    言朔看着言渊脸上冰冷的笑意,眼底带着好奇。

    言渊将视线看向一旁同样在看着他的言霄,道:“六哥,沈沁也是时候该醒了。”

    沈沁醒来的事,知道的人不多,除了言霄之外,就只有言绝言渊以及皇帝三人,因此言渊这话的意思,言霄自然是明白的。

    将沈沁苏醒的消息放出去,庞太师绝对会有所行动,这东楚,怕是待不下去了。

    言霄淡淡地点了点头,虽说现在确实需要沈沁出面,但是,一想到这可能会让她有危险,眉头便微微皱了起来。

    事实上,他以前没少让沈沁出比这危险多了的任务,可也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担心过。

    言霄觉得,自己或许真的栽了。

    午阳城的事,当天夜里才传到皇帝耳中,第二天,整个靳都城都传遍了,闹得整个京城都人心惶惶,若是那种怪物来了京城,可怎么办。

    因为这样一个耸人听闻的消息,很多百姓都准备在家里的院子挖地洞。

    靳都城的老百姓日子过得比别地的人要滋润许多,家里天地粮食都不少,因此,提前做下一些防备,对他们来说并不难。

    昭明殿上,面色不太好看,沉着脸,半晌,出声道:“朕不是说过,此事不能传出去吗?为何这才一个早上,整个靳都城都传遍了?”

    言朔说话的时候,森冷的目光,正对着京兆尹魏晋。

    看着言朔投过来的视线,魏晋诚惶诚恐地走到殿前,跪下请罪,“皇上明鉴,此事臣确实只字未提,还请皇上明察。”

    眼下靳都城人心惶惶,消息走漏得太快,就算现在想要将此事压住,怕也是难了。“皇上,此事怕是怪不了魏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