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8章 918.人心惶惶
    ,精彩无弹窗免费!

    言霄从队伍中走了出来,站在魏晋身边,替他说话道:“这事在午阳城闹得很大,许多侥幸从午阳城逃出来的人,都纷纷前来京城避难,消息传出去是迟早的事。”

    京城是皇帝和勋贵们住的地方,这里的防卫比全国各处都要牢固,那些人能留住一条命,自然是会往京城这边逃的。

    魏晋感激地看了言霄一眼,随后,垂下头不敢说话。

    言朔蹙了一下眉,虽然早就知道耶蛮的阴谋,可是,那几个怪物确实是令人棘手的事,眼下还不清楚,耶蛮的手上,到底有多少这样的怪物。

    “众卿有何良策?”

    言朔的目光,在沉默半晌后,又投向群臣,随后,不动声色地在庞太师的脸上,逗留了片刻。

    此时,庞太师正垂着眼帘,一言不发,若有所思着什么,对于言朔的问题以及他投过来的目光,都没有注意到。

    “这样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让他们提前做好心理准备,总比那些怪物突然在京城冒出来,他们什么准备都没有来得好。”

    言渊也低低地开口,那一句“突然冒出来的怪物”让原本垂眸凝思的庞太师,心头猛地颤了一颤,总觉得言渊这话,似是意有所指。

    在场,除了言家叔子四人之外,谁都没听出言渊这话里的意思,就是做贼心虚的庞太师,也只是在心里微微诧异了一下,却没有多想。

    在他看来,如果言渊他们真的知道了太师府的猫腻,怕是早就有所行动了,怎么会任由太师府藏着那些东西。

    只要沈沁不醒,在那些南陵和西擎的兵马打到京城之后,他都可以高枕无忧。

    言渊这话说得颇有道理,大殿之上,不管那些跟言渊政见合还是不合的人,此时都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言朔想想也是,也就没多说什么了。

    忽地,他想到了还住在靖王府的那个牛侍卫,眼神里,微微透出了几许光芒,“皇叔,牛侍卫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言霄和言绝都知道牛侍卫真正是谁,所以,在言朔问出这个问题时,目光皆带着几许担忧地看向言渊,果然,见言渊的眉头不动声色地皱了一皱,带着微不可查的不悦。

    皇帝在这个时候问起那位牛侍卫,知情的人,谁不清楚是因为牛侍卫是那些怪物的克星么。

    群臣们不知道,言绝他们是知道的,原本言渊跟皇帝之间因为柳若晴的原因,关系一直很紧张,表面上虽然维持着一贯的平静,可老九心底,到底是怨上了皇帝。

    言霄跟言绝兄弟二人不动声色地对视了一眼,正想着该怎么转移话题,便听言渊道:“他的血症又加重了,最近在府中休养,别的事情,做不了。”

    即使不明就里的人,也从言渊的回答中,听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语气。

    可看言渊不悦的脸色,谁都不敢多问,就连言朔,也在看着言渊微微沉下来的语气时,非常自觉地选择没有多问。

    但是,对付那些怪物,如果只有那个牛侍卫有办法,他怕是还得找机会跟牛侍卫谈一谈。

    “此事先议到这吧,退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臣纷纷离开昭明殿,言绝二人走到言渊身边,低声问道:“还有几日就是你跟桃花公主的大婚之礼,你真打算娶她吗?”

    言渊明白言绝问这话的意思,晴儿就在他身边,却看着他娶别人,她心里怕是不好受吧。

    沉默片刻,他才道:“夏桃花能救她。”

    只要晴儿能好好活着,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

    这会儿,言绝早在几天前就已经知道了,所以,听到这话并没有觉得惊讶,只是,遇上了午阳城的事,怕是这婚事得延后了。

    “若晴既然能有办法对付那些怪物,你真的不让她去午阳城试一试?”

    言霄问的有些直接,这种关头,拐弯抹角并没有什么用。

    言渊的脸,往下沉了一沉,半晌没有说话。

    言绝拉了拉言霄的衣袖,示意他别说话,这件事,老九心里应该是有数的,只是现在让他做这样的决定,怕是有些困难。

    然而,这个消息既然在整个靳都城不胫而走,自然在靖王府里也藏不住,柳若晴一早就听说了午阳城的事,早早地就站在王府门口等着言渊下朝。

    听说昨夜皇帝便派人召言渊进宫,她也能猜到怕是遇上什么大事情了,而果然如她所料,一大早,午阳城发生的事,便传遍了整个京城。

    她在王府门口没等多久,言渊便回来了。

    看到柳若晴站在门口,言渊的眉头,倏然一拧,立刻便猜到了她等在门口是为了什么。

    走上前去,还没等言渊开口,柳若晴将便已经迫不及待地出声:“王爷,午阳城的事,您肯定知道了吧?”

    听着她言语间的迫不及待,言渊的眉头却皱得更深了一些。

    “这件事,本王自己会解决,你好好在府中养病。”

    听言渊这么说,柳若晴心中着急,她现在什么情况,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她之所以还留在靖王府,就是因为趁着自己对他还有所帮助才留下的。

    如果她留在这里却帮不了他什么忙的话,就算留在这里,也只是拖累他罢了。

    当下,她便焦急道:“王爷,午阳城现在已经血流成河了,那些怪物体内有蛊虫,午阳城的人,一旦沾上了那些蛊虫,怕是会跟他们一样,到时候,整座午阳城,就是人间炼狱了。”

    虽说她在电影里看到的丧尸片只是编剧编出来的故事,但是,也不是没一点根据的。

    如果蛊虫不会转移到其他人身上,耶蛮就没必要放着几个箱子的虫子在太师府,目的,不就是等到时机成熟,在靳都城制造出更多的怪物来吗?

    想必这原理是想通的。

    言渊听了她的话,脚步蓦地一顿,想象着那很可能会发生的画面,他的心,紧了紧。他不说自己为了天下百姓大公无私,可毕竟是言家的子孙,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无辜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甚至是人间炼狱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