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1章 921.快则一月,慢则数年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只是,她不明白,他这样在意夏桃花,又怎么会让她跟齐风一起骑马,或者说,他出门追她,为什么还要把夏桃花带上受罪。

    她想不明白,却听言渊命齐风将夏桃花抱起,“快将她送去镇上。”

    说完,他自己上了马,就在柳若晴纳闷他怎么又把自己的侧妃交给齐风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手臂一紧,人已经被言渊带到他的身前。

    她讶了一下,还没等他说话,只听“驾”的一声,她的人已经随着身下的马,往前一冲。

    她整人来不及反应,直接向后倒在了言渊的怀中。

    后背贴着他的胸膛,他能感觉到她急促的心跳声,想来是在紧张夏桃花。

    她越来越搞不懂言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纳闷了一路,直到一行人到了下一个镇上,柳若晴才回过神,此时,言渊已经跳下马,还顺手将她从马上抱了一下来。

    柳若晴:“……”

    她不是已经弱到连下马都不会,好吗?

    可言渊根本不给她证明的机会,在抱着她下马了之后,又冲到被齐风抱着的夏桃花身边,低吼道:“夏桃花,你不能死,听到没有,你不能死!”

    他记得夏桃花跟他说过,她没剩下多少日子了。

    他不在乎夏桃花的生死,可是,她死了,晴儿怎么办?

    她的晴儿唯一的希望,她是晴儿唯一的希望了。

    一想起来,言渊便慌得整个人都有些失控了,抓着夏桃花的衣襟,想要摇醒她。

    “夏桃花!你给我醒来啊!”

    齐风看着言渊这副失控的样子,以及抱在自己手上脸色苍白的夏桃花,皱了一下眉,心底隐隐地透着几分不忍。

    “王爷,先让大夫给公主看一看吧。”

    “是啊,王爷,您这样会吓到公主的。”

    柳若晴忍不住走到他身边,低声安抚道。

    目光,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言渊的脸色,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言渊这副模样了,眼底的惊慌失措是伪装不出来。

    柳若晴的心里,微微地紧了紧,小小地有些吃味,但是,很快,这样的吃味便被她给收了回去。

    以后的日子,都是夏桃花陪着他,她该感到高兴才是。

    只是,她不明白,明明言渊这样紧张桃花公主,为什么却一直让齐风一个外男碰她,这是她怎么都想不明白的一点。

    柳若晴的声音,让言渊从失控的情绪中,回过神来。

    目光,缓缓转向她,眼神中透着深深的自责和无力感,好像许多事到了他手上,都变得力不从心。

    晴儿……

    他看着她,眼眶微微红了一下,也顾不得边上有其他人在场,长臂一揽,将柳若晴揽入怀中,收紧了双臂。

    柳若晴愣了一下,不明白言渊为什么有这样的举动,他不是在担心夏桃花吗?

    这是在……求安慰?

    柳若晴心中纳闷,但是,能清楚得感受到言渊那无声中透露出来的无力感,身子,被他抱得更紧了一些。

    她想,这会儿,言渊应该是很自责的吧,如果不是他将夏桃花带出城,夏桃花也不会发生这事儿。

    想了想,她伸出手,轻轻拍着言渊的背,低声安慰道:“王爷放心,公主知道您这样担心她,她不会有事的。”

    言渊抱着她的身子,僵了一下,为什么他从她的怀中,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

    眉头微微蹙起,他松开她的身子,低眉看她,见她正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眼神中,还带着毫不掩饰的安慰,哪有半点吃味的样子。

    看来,她是真打算对他彻彻底底放手了。

    言渊在心里苦笑,面对她茫然的目光,他什么都不没说。

    一直以来,她不想因为自己成为他的负担,始终不愿告诉他,她就是晴儿,在她的病治好之前,他就当做不知道,也只是不想给她造成任何的心理压力。

    可明明近在咫尺的两个人,他却什么都做不了,现在,就连他对夏桃花的紧张,都让她误解成的另外的意思。

    柳若晴见他不说话,以为他是因为夏桃花的情况而情绪低落,开口想安慰他几句,却又觉得,这些安慰的言语,对于一个处在担忧和恐惧中的人来说,过于苍白了。

    想了想,她没有再说话,而是安静地站在言渊身边陪着。

    这个时候,大夫已经被请来了,他被带到夏桃花的床边,看着夏桃花的脸色,眉头皱了一皱。

    上前给她把了一下脉,眉头,皱得更紧了。

    “这姑娘的脉象,乱得很,心脏内积聚了常年积累的毒素,从这毒素积聚的程度来看,应该是打娘胎中就带着了。”

    说到这,大夫捋了捋胡子,若有所思了一番之后,又道:“这毒刁钻得很,给一个小姑娘下这种毒的人,得有多恶毒。”

    大夫的话,让一旁的柳若晴同情夏桃花的同时,还有着避免不了的吃惊。

    没想到,夏桃花堂堂一个长屿国的公主,竟然也有这样的遭遇。

    在长屿那边,还有人给夏桃花一个公主下毒?

    侧目看言渊的脸色,见他此时脸上阴云密布,像是压着什么怒火似的,随后,又听他问大夫道:“以她目前这情况,还能坚持多久?”

    大夫凝眸,若有所思了一番之后,摇了摇头,“说不准,快则一个月,慢则或许有几年时间,主要得看这姑娘日常如何调养。”

    大夫这回答,对言渊来说,就等于什么都没说。

    快则几个月,慢则几年,也就是说,夏桃花很有可能会随时随地死了。

    他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失望之后,好不容易遇上了夏桃花这样一个希望,他怎么能容许她在治好晴儿之前就死了。

    柳若晴看着言渊阴沉的脸色,不知道他此时在想什么,想来定是不开心的。

    大夫给夏桃花诊脉完了之后,开了一些调养身子的药,便离开了。

    房间里,除了昏迷不醒的夏桃花之外,便只剩下言渊,柳若晴,齐风三人。齐风看了一眼言渊,又看了看床上这张绝世却毫无血色的容颜,想到大夫那话,眉头下意识地皱了一下,对这看似风光的桃花公主,心生起了几分怜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