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3章 923.她又说错什么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见他伸手,像是为了惩罚她说错了话一般,却又舍不得揍她,只是用力在她头上揉了一把,将她原本梳得一丝不苟的发髻,弄得一片散乱。

    柳若晴不满地嘟了嘟嘴,瞪了他一眼,听他道:“乖,别再说错话惹我生气。”

    她说错什么话了?

    她敛下眸子,仔细地斟酌了一番之后,也没想明白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

    等等!说她乖是几个意思?能不能不要这么暧昧!

    柳若晴抬眼又悄悄地瞪了他一眼,想到夏桃花的身体,她还是忍不住提醒道:“王爷,桃花公主那身子,真的不适合走远路,您看……”

    话还没说完,就接收到了言渊不悦的目光,“本王不会让她回去的,你死心吧。”

    柳若晴:“……”

    什么叫她死心!她是在为他想啊。

    柳若晴一脸无辜地看着言渊,看他眼底的坚定,最后决定选择了闭上嘴,看言渊的样子,是铁了心要带上夏桃花了。

    也是搞不明白,这样舍不得跟她分开,就舍得让她这样赔上小命长途奔波?

    柳若晴发现,自己竟然真的有些搞不懂言渊了,这根本不符合逻辑好吗?

    想不明白,柳若晴干脆也不想了,省得自己多嘴到时候又惹他生气了。

    夏桃花是一个时辰后醒过来的,睁眼的时候,看到床前站着的齐风,愣了一下,“齐侍卫?”

    见夏桃花醒了,齐风总算是松了口气,王爷让他一个大男人留下照顾桃花公主,还真是要了他的老命,这可比保护王爷的任务难多了。

    “公主,您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他是个武将,加上常年在言渊身边负责保卫工作,很少与外人打交道,加上他性子也同言渊一样沉闷,面对敌人的时候,还能震慑住对方。

    可偏偏,自己现在对上的是一个貌美如花,娇滴滴的异国公主,他想,适当点该温柔一些。

    于是,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顺带对着夏桃花,挤出了一抹自以为非常温柔的微笑来,偏偏配合他这张不苟言笑的面瘫脸,让夏桃花看得愣住了。

    半晌,才回过神来,想到齐风大概是怕自己这张面瘫脸能吓到她,才勉强挤出那笑还不如不笑的笑容来吧。

    她连言渊那张万年冰山脸都不怕,怎么会怕他这张面瘫脸,况且,她在长屿遇上的那些笑里藏刀的嘴脸,比起齐风不苟言笑的冷面,可是恐怖多了,她不是照样过来了。

    夏桃花微微弯了弯唇,心领了他的好意,从床上坐起,点了点头,“我没事了。”

    视线朝房间里扫了一圈,发现除了她跟齐风之外,竟然不见其他任何人。

    这个言渊……

    夏桃花在心里不悦地低估了一声,也是她这样的人,如今什么名声都不在乎,不然的话,他身为她名义上的丈夫,却把她丢给一个侍卫照顾,她不得哭死。

    她在心里嘀咕了一番,也知道言渊那人就是个不解风情的性子,不想也不敢跟他计较。

    只要他能帮助太子哥哥登上长屿皇位,其他的,她什么都可以不计较。

    齐风却是在她打量房间的当口,想到自己王爷的行为,像是怕她难过似的,赶紧道:“王爷刚出去没多久,王爷还是很紧张公主您的。”

    这后半句话,齐风倒是说的不假,从她刚昏迷的时候,自家王爷那惊慌失措的样子,可不是作假的。

    可很显然,齐风是误解了自家王爷,身为言渊的贴身侍卫,他还没夏桃花了解他。

    夏桃花眯了眯眼,看向窗外,言渊就算是紧张她的死活,怕也是担心自己死了,牛侍卫也活不成吧。

    倒是没想到,言渊竟然还有那方面的嗜好。

    看着齐风那局促的模样,夏桃花轻声一笑,饶是她此时脸上毫无血色,可配上这么一张风情万种的绝世容颜,这一笑,愣是让齐风看得失了神。

    可随即,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忙收回了目光,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声,视线转向别处,不敢再看夏桃花,耳根隐隐地有些泛红。

    “公主稍等,我去看看药煎好了没有。”

    说完,转身往门外走,那背影,还带着几分逃跑的味道。

    夏桃花看着齐风消失在门口的背影,唇角的笑容,若有所思地敛了下去。

    她不是看不出来齐风在面对她时的局促,因为她这副相貌,她早就见惯了男人的各种嘴脸。

    大部分的男人,见到她的时候,都是毫不掩饰他们眼底对她这副美色的贪恋和嘴脸,他们每个人的心思都一样,就是要她夏桃花的人,夏桃花的身。

    唯有两个人在面对她的时候,态度是不一样的,一个是言渊,不管她怎么风情万种,夺目妖娆,他看她的眼神,眼神永远是平静的,毫无波澜。

    还有就是这个她只见过几次,基本上都是跟在言渊身边的齐侍卫。

    一个年纪比她还要大一些的大男人,不过就是看了她一眼罢了,竟然连耳根都红了。

    他看她的眼神,不似那些男人那般贪恋,也不似那般男人带着太过强烈目的的攻击性。

    夏桃花想着,便自嘲地笑了笑,没想到她夏桃花有生之年,还能让她见到在看她时还这般纯情的目光。

    她没有再说想,她夏桃花的命,从一出生就被定下了,没的选择。

    从床上下来,她整了整身上微微皱起的衣服,正巧这个时候,齐风端着药回来了。

    看到她的时候,他本能地垂了垂眼眸,将药端过来,放到夏桃花面前的桌子上,“公主,先把药喝了吧。”

    “好,多谢。”

    夏桃花非常配合,她知道自己这条命意味着什么。

    喝完药之后,她看向齐风,问道:“王爷有说什么时候出发去午阳城吗?”

    齐风一愣,有些惊讶夏桃花竟然知道他们的去处,想了想,摇了摇头,道:“王爷未曾有吩咐。”

    “哦,好吧,出发的话,跟我说一声就行了。”午阳城的事,传遍了整个靳都城,她不可能没听说,言渊这会儿着急出京,想来应该是跟午阳城的事有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