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4章 924.庞太师畏罪潜逃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过,她也只是猜测而已,没想到竟然猜对了。

    齐风见她竟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眼底有些吃惊,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午阳城那边格外凶险,公主不怕?”

    “怕呀,是人都怕死,对吧?”

    夏桃花笑了笑,露出了少女一般的天真,倒是有些像那天在宫宴上表现出现来的模样,含笑的脸上,带着几许慵懒之色,“可不是谁都有选择面对生死的权利。”

    说起这个,她的眼神,不动声色地暗了暗。

    齐风是知道夏桃花跟她的母亲还有兄长在长屿的处境,能攀上他家王爷,对她的兄长来说,自然是极大的助力。

    换句话说,只要是王爷提出的要求,夏桃花能满足的,就绝不反对。

    别说王爷只是让她随着他们一同去午阳城那种地方,就算是王爷今天让她自戕在他面前,她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

    莫名的,想到这个的时候,齐风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一向不会对任何人生出同情之心的齐风,这一次,心里生出了几许陌生的异样情绪来。

    看向夏桃花略显苍白的脸色,他抿了一下唇,道:“公主好生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夏桃花醒来之后没多久,天色已经黑了,城门已经关上,今晚,他们便只能留在镇上住一晚。

    “王爷,您找我?”

    “桃花公主的情况如何了?”

    “公主说她没什么事。”

    齐风如实回答,看着言渊那漠不关心的样子,他又忍不住加了一句,“不过,属下看她的脸色有些难看。”

    闻言,言渊挑了一下眉,目光有些意味深长地看向他,眯了眯眼,“本王怎么没发现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心了?”

    言渊话里的意思,齐风自然是听明白了,当下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似乎是有些心虚。

    “王爷问属下,属下自然要如实回答。”

    “行了,本王又没多说什么,接下去这段日子,桃花公主都由你来照顾。”

    齐风听他这话,拧了拧眉,面露为难之色。

    “怎么?”

    言渊见他这副模样,挑眉问道。

    齐风敛下眼眸,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壮着胆子,道:“王爷,属下跟公主,毕竟男女有别,属下去照顾的话,对公主的名声有损。”

    “是吗?”

    言渊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随后,又理所当然道:“本王身边也没有别的女人方便照顾她了。”

    这一次出京,他身边全是暗卫,除了柳若晴和夏桃花之外,全是男子。

    且不说现在柳若晴也是一个男人,就算她现在是女人,言渊也不会让柳若晴去照顾夏桃花的。

    齐风:“……”

    所以,为什么一定要是他去,天枢他们不是也可以吗?

    可以想到若是换成天枢他们去照顾夏桃花,齐风发现,自己心里更加不爽了。

    “非常时期,非常做法,你是本王的护卫,又是三品中郎将,说起来,身份上不比夏桃花低,你去照顾她,是她的福气。”

    现在,两人未成亲,夏桃花的身份确实还比不上齐风的品阶,可再怎么说,她是未来的靖王侧妃啊。

    齐风看了言渊一眼,好似还有话要说。

    言渊眯了眯眼,声音一沉,“难不成你让本王一个大男人去伺候一个女人?”

    “属下不敢。”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一早就启程,你回屋休息吧。”

    “是,属下告退。”

    齐风又看了言渊一眼,心里突然间觉得憋屈得很。

    他是不是要提醒王爷,反正照顾女人这种事,王爷也不是没做过,以前照顾王妃的时候,别提有多顺手了。

    他真后悔王妃活着的时候,他没及时告诉王妃,王妃那一次吃的那份没煮熟的水煮鱼,是王爷亲自下的厨。

    齐风在心里报复般地想着,终究没有胆子付诸行动。

    因为情况紧急,一行人第二天一大早,便启程开始前往午阳城。

    一行人一路往南边行进,越是靠近午阳城,四周的人烟就越少,路上遇到的一些周边的城镇,也都是逃命去的。

    很显然,午阳城如今的情况,或许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一些。

    而此时,京城那边,也四处在传一个令人震惊的事情——

    当朝一品大员,太师庞镜,勾结西擎和南陵,对东楚图谋不轨。

    具体的情况,没有明说,但庞太师甘当卖国贼之事,已经足够诛他九族了。

    这个消息,是从一直昏迷不醒的沈学士侄女沈沁口中得知的,她之所以昏迷不醒甚至差点死掉,就是以为庞太师对其欲行灭口之事未遂。

    原本,仅凭沈沁一己之言,并不会在真正意义上打击到庞太师,更加不会让庞太师那些追随者相信。

    可庞太师或许是因为做贼心虚,加上他算不准言霄手上有多少他卖国求荣的证据,所以,在沈沁苏醒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还没揭发他勾结他国之事时,他便携带家眷逃出了京城。

    因此,当这个消息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相信了,甚至包括了庞太师那一群追随者。

    如今,原本一直跟着庞太师的大臣们,现在就成了无头苍蝇一般,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有一些比较头脑清醒的,立刻找下一个靠山,比如王丞相,又比如言霄言绝两位亲王。

    可那些跟过庞太师的,一直跟这三人不和的,那三人又怎么会搭理他们。

    一时间,原本跟庞太师一伙的大臣们,生怕会被庞太师连累也被套上卖国贼的罪名而终日惴惴不安。

    心里,早已经将庞太师骂了个狗血淋头。

    而此时,被他们骂成狗.屎的庞太师,正在一辆急速飞驰的马车上,一路往南狂奔,马车上,除了庞太师之外,并没有其他人。

    庞太师是被马车剧烈颠簸的动作给惊醒的,他被人双手反绑在马车上,身子随着马车的跑动一颠一颠的。他醒来的时候,意识到自己此刻的处境,心下一沉,到底是三朝元老,见过世面的,当下便镇定了下来,对着外面驾马车的人,喊道:“停车!给老夫停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