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7章 927.阴森的曲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样想着,她又看了看夏桃花,跟着转头看了一眼言渊,还想着劝一劝言渊,不要让夏桃花冒险,可言渊似乎是猜中了她心中的想法,在她开口之前,就直接截断了她的话,“夏桃花必须跟着。”

    柳若晴还没到嘴边的话,就这样被言渊一句话给噎了回去,让她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再看言渊眼底不容置否的坚定,她张了张嘴,没有再说什么。

    可一旁的夏桃花是清楚言渊的心思,看柳若晴几次为自己着想,心里感激,却又觉得这人太傻,言渊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他愣是没看出人家的心思。

    可转念一想,牛侍卫是个男人,任谁也不会去想言渊会喜欢上一个男人吧。

    夏桃花在心里淡淡地笑了一笑,开口对柳若晴道:“牛侍卫,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既然连夏桃花都这么说了,柳若晴自然不会再说什么,点了点头。

    城内的街上,全是让人作呕的血腥味,几人从城楼上下来的时候,那一股子血腥味,扑面而来,让人闻着不禁有些反胃。

    街道两旁的商铺,房屋都紧闭着,安静地听不见任何声响。

    “咚——”

    就在他们路过边上一间屋子的时候,里头传来瓶子落地的声音,几人的脚步,顿了一顿。

    言渊用眼神示意齐风上前,齐风领命,上前小心翼翼地将门推开,刺眼的光线,从外面透进来,吓得里头的人,本能地惊叫出声。

    适应了里头的光线之后,言渊等人走上前去,这才看到一个吓得瑟瑟发抖的老头,正跪在地上,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们这群人,双眼里,满是惊惧之色。

    柳若晴走上前去,在老头面前蹲下,又感觉到老头的身子,因为害怕而猛地一抖,身子往后挪了几分。

    “老人家,你别怕,我们不是那些怪物,我们是皇上派来杀那些怪物的。”

    柳若晴用尽量温和的语气,跟老头说着,见老头在听到“怪物”两个字的时候,身子发抖得更加厉害了些。

    可随即听到柳若晴说是皇上派来杀那些怪物的,那双浑浊又充满惊惧的双眼之中,露出了一丝希望的光芒。

    身子依然蜷缩着,可他还是看着柳若晴以及眼前这一行人,小心翼翼地开口道:“你……你们真的能抓那些怪物吗?他们太恐怖了,能徒手把人给撕碎了……”

    一说起这个,老头的声音都跟着发抖了起来。

    “嗯,放心吧,再过几天,朝廷的兵也会赶到了,到时候,城中的那些怪物们,都活不成了。”

    柳若晴柔声安慰道,见老头眼中的恐惧,稍稍缓解了一些。

    老头看了看柳若晴的脸,又看了看屋中其他人,每一个都长得极为好看,光看面相,老头便相信他们是好人。

    不管他们能不能杀怪物,至少让他心中的恐惧,降低了不少。

    “老人家,你先起来,跟我们说说这城中的情况。”

    柳若晴将老头扶起,让他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目光带着询问地看向他。

    见老头长长地叹了口气,道:“那日,这几个怪物从城门中进来,好些人都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们给要死了……”一说起当时的情景,老头便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看了柳若晴一眼,继续道:“当时,我正准备带着孙子出门玩,看到当时那情景,吓得动不了,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怪物将城中的人一个一个给撕开

    了……”

    “刚开始的时候,衙门还派了一些官兵出来,不少官兵都死在那些怪物手上之后,便再也没有官兵出来了,大家自己躲在家里锁了门,我们家里有地窖,就躲到地窖去了,现在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了……”

    “我们躲在里面好几天,孙子饿得不行,我才想着出来给他找点吃的……”

    老头说起来,眼睛里满是害怕,说完之后,又看了看面前等人,跟着,问柳若晴道:“小伙子,那些怪物真的非常可怕,你们真的可以将它们杀死吗?”

    看这几个人看上去都斯斯文文的,老头子还真的不敢完全信任他们。

    柳若晴看着老头怀疑的目光,不禁失笑,“放心吧,我们有办法对付它们。”

    说到这,柳若晴顿了一顿,问道:“当日出现几只怪物,你还记得吗?”

    “三只。”

    “三只?你确定?”

    “确定!那种事,就是一辈子都忘不了。”

    老头郑重道。

    柳若晴想了想,又问道:“那当初那些怪物杀人的时候,你还有听到什么动静没有?”

    老头蹙着眉头,仔细想了一会儿之后,道:“好像是听到了什么曲子,那曲子很奇怪,我也没记住,当时就觉得那曲子听着瘆人。”

    “曲子?”

    老头点点头,“对,曲子,听着就阴森森的,怪吓人的。”

    柳若晴沉默地点了点头,没有再问,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良久,听言渊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柳若晴点点头,道:“耶蛮手上的怪物应该不多,或者说,他手上培养出来的蛊虫不会太多,最起码,至少目前,他手上没多少。”

    “怎么说?”

    “蛊虫的培养不容易,他手上如果有足够的蛊虫,他不需要跟南陵的人联手,还一定要派人杀死我,他应该清楚,我一个人,能吓走几个怪物,可成千上万的怪物,不一定能吓走它们。”

    她抬眼看向言渊,道:“也就是说,它让这些怪物在午阳城杀人,目的除了引起朝廷的注意之外刺探朝廷眼前的手段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大概就是要引我过来。”

    “而他手中那些蛊虫留着,目的就是为了对付朝廷的大军。”

    柳若晴笑了一笑,对言渊挑了一下眉,“就好比太师府那些。”言渊立刻明白了柳若晴的意思,道:“这就是为什么,那些蛊虫已经到了靳都城,耶蛮却没有马上用上它们的原因,正是因为他暂时还不了解京中的情况,一旦冒然用了那些蛊虫,失败的话,他手上就没有多余的蛊虫能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