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2章 932.夫妻情调
    ,精彩无弹窗免费!

    柳若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做了什么,靠在言渊的胸前,一脸满足地闭着眼睛。

    以为自己这辈子直到死,她都没有机会再离他这么近了,没想到,她还有机会回到他身边,还有机会再被他抱在怀里。

    好似什么病痛都不存在了一般,与此同时,当让言渊知道了自己的存在之后,她瞬间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不用再担心自己会被言渊发现,也不用每次睡到半夜就被惊醒,生怕会被人认出自己似的。

    想到这里,她将脸埋在言渊的胸前,那种几乎要溢出来的满足感,这会儿填满了她的心头。

    听言渊带着沙哑的声音,从她头顶上方响起,像是竭力隐忍着什么一般,道:“晴儿,你再这样在我身上蹭下去,我就不客气了。”

    柳若晴的身子,微微顿了一下,随后,便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立即停下了刚才“蹭胸”的举动,抬眼对上言渊微微有些泛红的双颊,讪讪地笑了两声,这才从言渊的怀中,退了出来。

    言渊顺手将她的手,裹在怀中,握得紧紧的,就像是眼前的一切还是虚幻,他若不紧紧抓住的话,她很快就会不见了一般。

    柳若晴搀扶着言渊在床边坐下,回想起刚才齐风给他包扎伤口时,那深得能见骨头的伤口,柳若晴不禁后怕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虽然言渊此时看着只是脸色苍白了一些,确实没什么大碍,但柳若晴还是没办法完全放下心来,双眼担忧地看着言渊,语气凝重道:“你的伤真的没事了吗?”

    看着这双漆黑的眼眸中溢出来的担忧,言渊觉得浑身上下都暖乎乎的,好似这世间,再也没什么东西,能比她在自己身边更加重要的了。

    忽地,他对着柳若晴,发出了几声低低的轻笑声,眼神中带着的几分戏谑,让柳若晴的眼底,下意识地升起了几分防备。

    见他伸出长臂,扣住她的后脑勺,微微一使力,往他面前压了过来,低沉的嗓音,带着引人遐想的诱惑,伏在她耳边,道:“不如我做点剧烈运动向你证明一下我的伤并没有大碍?”

    柳若晴闻言,脸上愣怔了一下,可随即,便明白了过来,抬手往他身前一推,没好气道:“都什么时候了,能不能正经点?”

    话音刚落,见言渊面色惨白地捂着刚才被她打过的地方,吃痛的表情,看着有些狰狞。

    柳若晴心下一慌,当即便从言渊面前站了起来,“是不是伤口被我碰到了?我……我刚才……我刚才没注意,对……对不起,你让我看看,是不是被我……”

    她这会儿看着言渊难看的脸色,也想不起来自己刚才那一拳到底用了多少的力气,虽然他的伤在背上,可她刚才往他胸前打,难免不会震到他的伤口。

    她急得脸色都白了,从前,她不是一个爱掉眼泪的人,就算当日在花溪镇,言渊为了救她被杀手刺伤了,她都忍着没有哭过。

    可这会儿,看着言渊这副模样,她愣是急得双眼都红了。

    微微颤抖的手,被言渊给握住了,见他眼中带笑地看着她,语气轻松道:“骗你的,你的夫君哪有这么脆弱,瞧你吓成这样,你这么聪明,什么时候这么好骗了?”

    说着,抬手戏谑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尖。

    柳若晴先是一愣,跟着,看向言渊嘴角带着的轻松笑容,不似最初那般狰狞,心下知道自己被骗了,眼眶中蓄起的泪水,立即收了回去,恼羞成怒地狠狠瞪了他一眼。

    抬手还想揍他一顿,可想到他背上的伤,还是将拳头给收了回去,“等你伤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话虽这么说,言语间却没有半点怒气。

    言渊笑嘻嘻地伸手,将她揽进怀中,柔声道:“好,到时候,我让你为所欲为!”

    他后面加重了“为所欲为”这四个字,任谁都听的出来是什么意思。

    柳若晴耳根一红,伸手在他手上用力掐了一把。

    只听言渊吃痛地“嘶”了一声,随后,耳边传来他压抑着的低笑声。

    片刻过后,他松开了柳若晴,道:“你帮我叫齐风进来,我有点事吩咐他,顺便再帮我去厨房问一问有没有吃的,我有些饿了。”

    柳若晴没有多想,对他点了点头,便起身快步往外走。

    关上门的那一刹那,言渊的脸色,又白了几分,手,微微颤抖地身后探去,背上果然湿了一片。

    柳若晴从房间里出来,便要去找齐风,远远的,便看到齐风站在走廊里,看着某处,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面对她的到来,并没有察觉到。

    “齐风。”

    她出声喊了一声,齐风回过神,猛地回头朝她看过来,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不自然。

    提步走到柳若晴面前,拱手而立,“王妃。”

    “王爷有事找你,让你现在过去。”

    “是。”

    齐风已经恢复到往常那不苟言笑的模样,一听言渊找他,便不敢怠慢,立即提起脚步,往言渊住的房间走去。

    柳若晴回头看了他一眼,又收回了视线,本想找个人问一问厨房的方向,转头便看到夏桃花站在花园里,对着院子里的花朵,一言不发地发呆着。

    从她的侧脸上,柳若晴看到了几许隐隐的悲伤和无奈,这副模样,就是她这样一个女子,看着都有些心疼,更别说是男人了。

    想到这,柳若晴的身形顿了一顿,想到齐风刚刚看着的方向,眸光动了一动,心中掠过一道诡异的想法,只是很快,她便将那种想法给收了回去。

    转身换了个方向离开了。

    “王爷。”

    齐风站在房门外,恭敬地对着里头唤了一声。

    “进来。”

    齐风推门进去的时候,见言渊已经脱下了身上的外衣,上面沾着红红的血迹。

    “王爷!”

    齐风眼底蓦地一慌,立即提步走上前去, 见言渊背上厚厚的一层纱布,这会儿都已经被血给染红了。“王爷,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