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5章 935.接下去的计划
    ,精彩无弹窗免费!

    “属下遵命。”

    “退下吧。”

    “属下告退。”

    午阳城,县衙。

    “王爷,眼下这情况,城中的百姓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您看……”

    午阳城的县令吴丞站在言渊面前,憔悴的脸上,难掩焦急之色,脸上蜡黄蜡黄的,明显是有一阵子没怎么吃过东西了。

    言渊等人在县衙之中不过两日,也是亲身经历过了,这县衙里,也没多少吃的。

    连一县之长都成了这副模样,更何况是城中那些小老百姓了。

    午阳城本就不是富庶的县城,老百姓家中能有多少的余粮能支撑他们长时间在家中躲着。

    言渊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已经没了礼数,急得来回踱步的吴县令,也没跟他计较,指了指面前的凳子,示意他坐下。

    吴县令这会儿哪里有心情坐着,再这样下去,午阳城怕是要保不住了,他也可以提早告老还乡了,省的这样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不知道那些怪物什么时候又会来。

    可他也不敢不听言渊的话,只要在位子上坐下,双眼带着希冀地看着言渊,希望他能给出个让人安心的办法来。

    如今这情况,好不容易盼到朝廷的人来了,还是堂堂靖亲王,这算是午阳城的一个希望了,他是万万不能错过这次机会的。

    片刻之后,听言渊道:“你派人出去挨家挨户告知城中的百姓,朝廷已经想出了对付那些怪物的方法,让他们只管安心出门劳作,怪物不敢再来了。”

    闻言,吴县令眼中的光芒,更甚了些,他猛地抬眼看向言渊,眼底掩饰不住的欣然光芒,甚至忘记了眼前之人是当今位高权重的亲王,顺口便道:“此话当真?”

    可随后,他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忙开口请罪,“下官失礼了,王爷恕罪。”

    “无妨。”

    言渊淡淡地说了一句,见吴县令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开口道:“有话直说。”

    “是。”

    吴县令还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言渊身边拱手而立,犹豫了半秒后,还是开口道:“王爷,您说的……可是真的?那些怪物……”

    问题虽然没有问全,但见言渊对他肯定地点了点头之后,他便没有问下去,眼中的光芒却是掩饰不了的。

    如果真如王爷所说,朝廷已经有了对付那些怪物的方法,那他们午阳城的百姓就有救了。

    吴县令没敢耽误,当即便将整个衙门里的衙差全部派了出去,将言渊要他们传递的消息挨家挨户传出去了。

    而当天下午,午阳城紧闭已久的城门,终于打开了,而那些躲在屋中将近一个月的老百姓,在终于能重见天日之后,一个个都欢呼雀跃,仿佛重活新生了一般。

    柳若晴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是在消息传出去没多久,言渊跟吴县令交代完之后,便回了县衙后院。

    那天,暗夜门的人跟着暗羽逃离之后,他们一行人便直接去了县衙,见了吴县令,从吴县令的口中更加了解了午阳城目前的情况之后,顺便在县衙住了下来。

    而就在言渊让吴县令放出消息之后的几天,有一支五千人的军队被派到了午阳城。

    五千人的军队,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对于午阳城这样一个小城来说,已经足够安抚民心了。

    有这五千人驻扎在午阳城,老百姓的心里,更加安定了许多。

    “你怎么知道耶蛮不会再派那些怪物出来杀人?你放这些消息出去,一旦那些怪物再出来,午阳城再出现死伤,传到其他老百姓耳中,怕是要骂死你了。”

    虽然距离消息放出去已经五六天了,耶蛮确实什么动静都没有,但是难保耶蛮不会再派那些怪物来闹一次。

    一次就足够他们吃一壶了。言渊看着柳若晴眉头紧锁,拍了拍她的手背,道:“耶蛮的目的,不是要杀午阳城的百姓,而是要引起我们的注意,从而试探我们手上有多少能对付他的手段,这次的消息放出去,一方面是为了安抚午阳城

    的百姓,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迷惑耶蛮,他现在就是有心要来午阳城杀人,也得掂量掂量我们是否真的有对付那些怪物的方法。”

    “可万一他真的再来试探呢?”

    “你在这里,他不敢,在没搞清楚你的手段之前,他不会轻易浪费掉那些东西。”

    柳若晴这会儿明白了言渊话中的意思了。

    之前他们就分析过,耶蛮手上现成的那些怪物不多,他不会轻易浪费。

    既然成功地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这样想着,柳若晴点了点头,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回京?”

    既然耶蛮不会再来,他们就没必要再待在午阳城了。

    “再等两天,看看六哥那边有什么消息。”

    “好。”

    柳若晴点点头,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那还有些烫的药,眉头一皱,道:“这药一定要每天都喝吗?”

    自从上次他们急急忙忙出京,根本没有带药出来,她陆续停了将近半个月的药,没想到午阳城才开放第二天,言渊就命人抓了几十副药过来。

    “你已经多久没喝了,还要我提醒你么?”

    言渊沉着脸,故作不悦道。

    柳若晴想说不想喝了,反正是也治不好,可是这种话,她没敢当着言渊的面说,只能硬着头皮,将药喝了下去。

    “等会儿让夏桃花给你看看。”

    言渊一直没告诉柳若晴,这些药是夏桃花开的,毕竟由始至终,他都没有完全相信夏桃花一个如此年轻的姑娘能治那样连陆元和都治不了的绝症。

    有时候,他甚至在想,夏桃花这样拖下去,无非就是想有更多的时间,助她兄长登上长屿的皇位。

    可即使他没有完全相信夏桃花,他心里总还是抱着一点希望的,但是,这样的希望,他没告诉晴儿,如果到最后空欢喜一场,他自己一人承受就够了。柳若晴在那天言渊受伤,夏桃花提出要给他看伤的时候,就知道她会医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