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6章 936.病痛折磨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但她并没有往别的方面去想,毕竟,一个已经在等死,甚至知道自己剩下的日子不多的时候,又怎么会天真地去奢望身边就有一个人能救她的命。

    因此,在言渊提出让夏桃花给她诊脉的时候,她只是纯粹地以为只是让夏桃花看看她的身体状况而已。

    许是陆先生给她的药真的很有效,即使前段日子她隔了有半个月没有服药,身体也没觉得有什么不适。

    “好。”

    她点了点头,并没有喊人去叫夏桃花过来,而是自己过去找夏桃花。

    言渊也没阻止她,而是起身陪着她一起过去。

    夏桃花此时正整个人蜷缩在床上,手用力捂着心口,疼得面色发白,另一只手抓皱了身下的被单,冷汗将她枕头上的汗水给浸得湿透。

    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公主。”

    夏桃花的眼眸动了动,想要开口应一声,却因为太疼而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柳若晴和言渊站在门外,见里头没有半点动静,心下有些奇怪。

    夏桃花平时都在县衙当中,除了花园就是在屋里待着。

    现在,外面在下午,她照理说应该是待在屋中才是。

    柳若晴心下疑惑,又抬手敲了敲,“公主?”

    几次敲门之后,始终得不到回应,柳若晴心中不免有些担忧了起来。

    正要推门进去,却被言渊给拦住了,“齐风。”

    站在离他们有一段距离有足够保护他们的齐风,听到言渊叫他,立即走了过来,“王爷。”

    “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齐风看着面前这扇门,眼底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复杂,却也没多想,点头应下,“是。”

    压下心中的忐忑,他伸手推开屋中的门,抬眼便见夏桃花神色痛苦地蜷缩在床上,已经疼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公主!”

    齐风顾不上许多便冲上前去,将夏桃花从床上扶了起来,也忘了此时房间里还站着言渊和柳若晴。

    看到夏桃花这模样,言渊的心头也跟着慌了一下,他也一直没忘夏桃花这随时会要了她命的心痛病,这会让,他的脸色也不好看。

    袖口下的拳头,因为紧张而握紧了,却是任凭齐风抱着夏桃花,一句话没说。

    柳若晴察觉到了身侧之人的异样,见他神色难看,以为他是因为看到齐风这样紧张地抱着夏桃花的缘故。

    当下,心头一沉,快步上前去,将夏桃花从齐风的怀中接了过来,“把公主的药拿过来。”

    齐风看着柳若晴,便想到了那天她跟他说话,眼神微微一暗,却也什么都没说,听话地转身地从夏桃花的包袱当中,取来当日那位大夫给她临时开的一些缓解心痛的药。

    “王妃。”

    齐风将药拿了过来,这会儿已经清醒下来,拿过药的时候,他将药丸倒出来递给柳若晴,柳若晴再喂夏桃花服下。

    药服下去一阵之后,夏桃花痛苦的脸色,才稍稍有了一些缓解。

    “怎么样,还好吗?”

    柳若晴轻轻拍着她的背,眼神中透着几分担忧。

    夏桃花点点头,这会儿已经能动了,便从柳若晴的怀中坐直了身子,“好多了,多谢王妃。”

    说话间,夏桃花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朝齐风看了一眼,见齐风敛着眸子站在一旁一言不发,想到刚才他冲进来时的模样,夏桃花的眼神,闪过一丝暗芒。

    缓解了一阵之后,她从床上下来,看了一眼言渊和柳若晴,问道:“王爷王妃找我有事?”

    柳若晴想说等她休息好了再过来,却听言渊直接将她的话截了过去,“你来给她看看。”

    言渊的脸上,一副不容置否的样子,即使夏桃花这会儿刚刚从病痛的折磨中恢复过来,也没能从言渊的脸上得到半点怜香惜玉的神色。

    夏桃花倒是一点都不介意,听言渊这么说,便点了点头,“好。”

    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来这里的作用,她自然不会多想,反倒是柳若晴,在言渊这般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的举动下,回头不悦地瞪了他一眼。

    她甚至偷偷想过,这人一点情商都没有,要不是有钱有颜,真是没女孩子能看得上他。

    就在柳若晴回头瞪他的时候,夏桃花已经抓过她的手腕给她把脉了,脸上还未褪去的惨白,让柳若晴的心里对她也有几分心疼。

    这姑娘比她也好不到哪里去,这条命能活多久还不一定呢。

    夏桃花给她诊脉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好了,“王妃的脉象看起来还不错,不过还得继续服药,切不可像之前那样一耽误便是半个月。”

    “嗯,好,麻烦你了,你好好休息吧。”

    柳若晴明白自己的病,所以并没有多问,见夏桃花脸色还有些惨白,也没打算留下打扰她休息。

    起身准备离开,便见言渊在她身边道:“你先回屋去休息,我等会儿再过来。”

    柳若晴神色一顿,随后,点了点头,“好。”

    柳若晴出去之后,齐风也提步往外走,“属下告退。”

    随着齐风的声音在屋中响起,夏桃花原本垂着的眼帘,才微微抬了一抬,看到的是齐风颀长的背影正好消失在房门口。

    她的眼神,不动声色地暗了暗,随后看向言渊,笑道:“王爷为何不直接告诉王妃你我之间的交易?”

    从靖王妃的反应来看,她并不清楚他们之间的事,估计还以为言渊是真心要娶她的吧。

    言渊没有回答夏桃花的问题,晴儿的心思,他清楚。

    除了他没有完全相信夏桃花的医术而不想让晴儿空欢喜一场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他知道晴儿希望夏桃花跟嫁给他,后半辈子能陪着他。

    甚至,他能感觉到,夏桃花的存在,能让她安心,既然这样能让他安心,他便顺着她的心意了。

    “她的情况如何?”

    言渊回避了她的问题,而是问出了自己想知道的问题。

    夏桃花却只淡淡一笑,“看来王爷是没有相信过我能治好王妃。”言渊眉心微动,没有否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