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7章 937.削藩人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桃花也不生气,继续道:“王爷自己应该也能看得出来王妃最近的气色,王爷放心,我哥哥的未来掌握在王爷您的手中,我不会拿王妃的命开玩笑,只要我夏桃花活着,就一定会让王妃活着。”

    夏桃花此话,让言渊的心头,蓦地一动,一直悬着的心,却并没有放下来,他没有忽视掉她那句前提——

    只要我夏桃花活着。

    可是,谁能保证她夏桃花能活着?

    言渊的眉头,蹙了起来,薄唇微抿着,难得大发慈悲地问到了她的病情,道:“既然你能治血症,为何你自己这病却治不了?”

    “王爷没听过,能医不自医吗?”

    夏桃花轻笑着反问,眼神中多了几分恍惚。

    她这病,不算绝症,可治病的药却极为难找,这也是师父失踪了这么多年,始终不曾回来的原因。

    若是师父找到了那味药,早就回来了。

    夏桃花没将这些事跟言渊说,毕竟,跟靖王妃无关的事,这位靖王爷并不会有知道的兴趣。

    言渊知道夏桃花有些话没说,但就如同夏桃花心中所想,跟他跟晴儿无关的事,他并没有多问多打听的兴趣。

    跟着,便起身离开了夏桃花的房间。

    柳若晴回屋等了一会儿,就见言渊回来了,看到他推门进来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原以为他会在夏桃花那边多待会儿呢。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她顺口便将心中的想法给问了出来,言渊低眉看她,抬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道:“你这么希望我在别的女人哪里舍不得回来?”

    言渊这个问题,倒是把柳若晴给问住了,回答是或者不是,好像不对,干脆她就不回答了,只是对着言渊笑了一笑,打哈哈就过去了。

    言渊看着她这模样,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却是什么都没说。

    心中却每时每刻都祈求着夏桃花真能治好晴儿。

    两天后,言渊果真从言霄那边得到消息,他派出跟着庞太师的人,终于得到了耶蛮的线索。

    耶蛮此刻虽然不在午阳城,却离午阳城并不远,只是,言霄的人,也只是知道了大概的位子,想要在附近顺利找到耶蛮,并不容易。

    这天,午阳城的县衙里,有一人找上门,指明要见言渊。

    当言渊看到来人让人交上来的信物时,便立即命人放他进来。

    “卑职见过靖王爷。”

    “免礼。”

    言渊看着面前之人,道:“端王特地派钱护卫来见本王,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来人正是秦暄身边的贴身护卫钱威,秦暄派钱威亲自来见他,想来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回王爷,我家王爷确实是有要事要与王爷商议,只是王爷目下走不开,便让卑职过来了。”

    钱威说着,便从怀中取出一个信封,交到言渊面前,道:“此乃我家王爷给王爷您的书信,请您过目。”

    言渊将信封拆开,上面是秦暄亲笔信函,言渊一路看下去,看到最后,眉头开始逐渐皱起。

    “秦穆怀这么着急就要出兵了?”

    秦暄给他的信上说,秦穆怀将他手中能调动的兵力,调出了十万,甚至还从京中调集了三万禁军。

    禁军可是负责守卫皇城安全的,秦穆怀连皇城的兵都调出了三万,这是打算孤注一掷了。

    他就这么有信心这一仗能赢,亦或是,他等不及了,只能孤注一掷?

    秦穆怀调出了十三万的兵,想必西擎那边也不会少,西擎如今没有可用之将,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西擎再没用,也毕竟是四国之一,就算只派出十万的兵出来,跟南陵联手,也有二十三万大军。

    二十三万大军,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钱威看着言渊脸上阴沉的脸色,没有开口,有什么话,王爷信中应该都跟靖王爷说明白了,一切就看靖王怎么决定了。

    半晌,见言渊点点头,道:“本王修书一封,钱护卫带回去给端王爷,告诉他,王爷信中所说,本王心里清楚,顺便代本王向端王爷道声谢,多谢他鼎力相助。”

    “是。”

    钱威离开之后,言渊的脸色,再度沉了下来,阴云密布的脸上,一片冷冰之色。

    这次的事,如果不速战速决的话,必将成为大患。

    因为南陵有秦暄在,秦穆怀调集兵力这种事,自然是瞒不过秦暄,因此,东楚得到的消息快,也足够让东楚有调集兵力的准备。

    而眼下还有一个让东楚面临的大问题,便是带兵之将。

    昭明殿——

    “眼下边境那些小国始终没有完全安分下来,郑将军是万万不可离开边境。”

    “是啊,圣上,一旦郑将军离开边境,那些小国定会趁机作乱。”

    “……”

    大殿上,群臣都在议论此次带兵前往南镜清缴南镜两大藩王作乱之事。

    南陵那两个藩王早在卫王作乱那会儿,就已经蠢蠢欲动,但因为朝廷镇压的动作及时,才没能让他们成功。

    可因为这几年,朝廷遇到不少战事,饶是东楚这般泱泱大国,也经不起连连战乱,因此南镜那两个藩王才几次逃过了被清缴的机会,而给了他们休养生息之机。

    这一次,如言渊所料的那样,南陵跟西擎联手攻打东楚的消息才传出来,南镜那边才老实了一阵子便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如果朝廷不趁着这一次机会解决了藩王作乱之事,以后定会麻烦不断。

    可眼下,朝中的几个大将都要各自的要务在身,不能离开驻守的岗位。

    三位亲王这一次怕是要全部出去对付南陵和西擎,眼下,朝中可派之将,确实找不出合适的人选来。

    大殿之上,群臣议论了许久,都没有议论出一个合适的人选出来,见言朔始终没有说话,一个个终于安静了下来,纷纷将目光投到高坐在龙椅之上的年轻帝王。见言朔的手,漫不经心地摩擦着龙椅的边缘,也没看他们,只是声音沉沉地开口道:“这也不行,那些不行,不如朕御驾亲征,各位爱卿觉得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