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8章 938.选中的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话音落下的同时,言朔的视线,往朝臣们投了过去,波澜不起的黑眸里,带着隐忍的怒火。

    群臣们自然也是察觉出了言朔身上的怒意,当下立即跪下请罪,可谁也没想出办法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参与争论,始终闭目养神着的丞相王石,此时缓缓从群臣的队伍中走了出来,“皇上,臣倒是有一个合适的人选,只是此人身份特殊,还得由皇上定夺才是。”

    “丞相请讲。”

    王丞相沉吟了片刻之后,缓缓地吐出了一人的名字,“墨榕天。”

    此话一出,顿时引得群臣议论了起来。

    当下,便有庞太师那一派的人站出来反对,“圣上,此人万万不可,墨榕天乃前朝太子,如今被打下死牢,正待秋后处斩,怎能让此人带兵清缴反贼?”

    此一人带头反对,自然有跟他们一派的大臣们开始附和。

    “是啊,圣上,让墨榕天带兵缴贼,无异于将造反的刀刃递到他手上,此人万万不可啊,皇上……”

    “是啊,皇上,万万不可啊……”

    有一人带头了,自然有人跟着附和,一时间,朝堂之上,又开始争论不休。

    唯独言霄,言绝,以及王丞相始终没有说话,只是等着言朔发话。

    “丞相继续说。”

    言朔沉着声音开口,让朝堂上争论不休的大臣们,再度安静了下来,不敢去看言朔。

    “是。”王丞相对言朔拱了拱手,道:“皇上,墨榕天本身有带兵的经验,对南镜比我们任何一名大将都要熟悉,有他带兵出征,臣认为非常合适,再者,此人当日是自愿归降,如今自当不会再有反念,况且,兵符

    虽然给了他,我东楚的将士,自然不会听从一个前朝太子的话再去造反。”

    王丞相此话刚说完,便又人出声反对,“皇上,逆贼怎可轻信,将兵符交给他,无异于是在冒险,眼下东楚内忧外患,我们切不可冒这种险啊。”

    “是啊,皇上,切不可冒险啊……”

    “……”

    又是一阵争论过后,言朔道:“既然如此,在场的各位爱卿,让你们去带兵如何?”

    言朔这话问出口,那些大臣皆没敢吭声了。

    在场的,大部分都是文臣,除了动动嘴皮子,哪里干过带兵打仗之事,皇帝这样问,自然是因为他生气了。

    随即,便有人意识到,他们口中口口声声喊着的反贼,说起来可是皇上的大舅子的,大皇子的亲舅舅,皇上想让他带兵,自然是有让他将功折罪的机会。

    他们这些开口反对的人,从前都是庞太师的人,只要王丞相的提议,他们都会习惯性地开口反对,自然没有往其他地方去想。

    现在一想,除了墨榕天确实是合适的人选之外,最重要的是,皇上的心思。

    皇上将墨榕天的斩首时间,定在了今年秋后,很显然就是不想让墨榕天死,在拖着时间。

    若说从前有庞太师在,他们还能硬着脖子跟王丞相对着干,可现在,庞太师背着卖国的罪名,他们这些跟庞太师沾边的人,都是有卖国的嫌疑的。

    皇上没办他们是没有足够的证据,可这免不了皇上会给他们使什么绊子。

    他们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给皇上添堵呢?

    尤其是,连两位亲王爷都没有开口反对,显然是默许了王丞相的提议了。

    这样一想,很多大臣都想明白了,当即便不敢再做作声。

    朝堂上,一时间鸦雀无声,谁也没有再开口,都在等着言朔发话。

    见朝臣们没有再说话,言朔的脸色,才稍稍好转了一些,继而将视线投向言霄二人。

    “两位皇叔意下如何?”

    他可以不听朝臣们的意见,但是不能不理会自己的叔叔。

    言朔虽是皇帝,可内心深处是一个非常重亲情的人,当初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如果不是面上的证据对柳若晴太过不利,如果不是那件事在读书人中间引起了那么大的反响,如果不是……

    哪怕稍微有一点转圜的余地,他当时都不会下令斩了九婶,也就不会有之后发生的那么多的事,他们叔侄之间也不会离心了。

    言朔现在回想起来,心中还颇多后悔,但有些悲剧已经造成了,现在后悔也没什么用。

    因此,在对待自己的几位叔叔上,言朔都会显得比从前更加小心翼翼,更加敬重了。

    不想因这君臣之道,而继续寒了几位叔叔的心。

    言朔内心虽然很想因为云娇容而给墨榕天这一次机会,但是,如果言霄二人不同意的话,他心里虽然遗憾,但也不会强求。

    不然,当日他也不会因为这两位皇叔的话,而打消了饶过墨榕天一命的想法了。

    想到这,言朔的眼神,暗了暗,他未及志学之年就接下了言家天下的重担,他尝过了世人不曾尝过的君临天下,权势滔天的滋味,却唯独感受不到那种随心所欲的自由。

    而他这一辈子坐在这个位子上,怕是永远都得不到这样的自由了。

    言霄二人听言朔这样问,抬眸朝他看了一眼。

    大殿上,也有不少人等着他们回答,他们也知道,因为靖王的事,皇帝在几位叔叔身上,下决定都不会太强硬。

    只要两位王爷反对,皇上或许会考虑。

    片刻之后,听言霄道:“听凭皇上做主。”

    言绝也跟着言霄之后开口:“臣无异议。”

    虽然之前墨榕天刚刚被押解进京之后,言朔跟他提出要留墨榕天一命时,想到惨死的若晴,言绝心中对言朔是有一肚子火的。

    觉得他愿意站在云娇容那边替墨榕天考虑,却不站在老九那边替若晴考虑,有好长一段时间,他都在生皇帝的气。

    后来,言朔还是下令将墨榕天处斩,言绝的怒气才消了一些。再后来,他得知若晴没死,加上他私下试探过老九对墨榕天的态度,老九虽然没明说什么,却提了一句,墨榕天在呈阳县的时候,曾在伊贺派的手中舍命救过若晴的命,差点因为那次而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