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9章 939.等你回来
    ,精彩无弹窗免费!

    言绝对墨榕天的怨气也就没那么大了。

    再细细想着,墨榕天是大皇子的亲舅舅,再加上刚才王丞相那番分析,眼下墨榕天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因而在六哥回答完之后,他也就跟着同意了。

    言朔听他们也同意了,心下暗暗松了口气,也就不管朝上某些个朝臣的想法了。大部分开口反对的,都是从前跟着庞太师那一派的人,那些人并不是真心为了朝廷着想,好些人都是因为这个建议是王丞相提出的,因而为了反对而反对,这种现象,之前庞太师还在朝的时候,没少发生

    过。

    “那此事便这样定了,无须再议。”

    退朝之后没多久,言朔任命墨榕天带兵清缴南镜藩王的圣旨便下来了,而且,从圣旨中的内容可以看出,皇帝是想趁着这次机会彻底削藩。

    削藩在先皇在世时,便是一件心头大事,但因为种种原因,始终没能成功削藩,这才让如今南镜那两大藩王越来越嚣张,每一次都趁机作乱。

    皇帝这次削藩的决心很重,一旦墨榕天这一次真的能成功清缴了两大藩王手上的兵力,那他就可以翻身了。

    当墨榕天在天牢之中,接到这样的圣旨时也是愣了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直到王德的声音,在他面前响起,“墨公子,接旨吧。”

    王德的声音,让墨榕天回过神来,却半晌没有动作。

    他是前朝的太子,他可以死,可以降,但是,他有什么理由要替敌人卖命?

    半年的牢狱生活,让墨榕天的内心,早已经平静下来,安静地接受即将到来的死刑,只有在孟茴过来看他的时候,才会让他平静的心底,多了几分微不可查的波澜。

    而现在这一道圣旨,却让他的内心,开始有些矛盾了。

    王德在言朔身边这么多年,察言观色是他的强项,加上毕竟是皇帝身边的大内总管,即使不参与朝政,耳濡目染也能懂一些。

    这会儿墨榕天心里想什么,王德自然清楚,当下,上前,低声道:“墨公子可否听老奴说几句?”

    墨榕天抬眼看了看王德,知道他是言朔身边的内侍,想了想,便点了点头。

    “老奴是个阉人,有些事,老奴不便多说,不过,老奴也能明白公子心中所想。”

    王德的话,让墨榕天垂着的眼皮,微微动了一下,却并没有开口,而是听王德继续道:“公子,前朝已成往事,因为已经成了历史的东西,先皇后娘娘已经牺牲了,公子觉得先皇后的死,值得吗?”

    王德提到已经死去的云娇容,让墨榕天的心头,狠狠地被颤了一下,脸上也有了几许明显的变化。

    王德见状,继续道:“圣上不理群臣异议,给了你这个机会,想必公子心中也能明白是为了谁,还有大殿下……”

    皇帝就言洵一个儿子,王德口中的大殿下,指的自然就是大皇子了。

    听到王德提起大皇子,墨榕天原本就不甚平静的心底,此时波澜频起。“皇后娘娘走了,大殿下虽有皇祖母和父皇疼爱,可身边毕竟是个没娘的孩子,不管怎么说,你是大殿下的亲舅舅,就算是为了大殿下,这一次也得努力努力,为了活着的人,难道不比一个已经不存在的东

    西更有意义么?”

    王德的话,让墨榕天猛地抬头看他,眼底汹涌的波澜,让王德明白,这会儿,墨榕天怕是想通了。

    果然,不消片刻,便见墨榕天在他面前跪了下来,伸出双手,出声道:“墨榕天接旨。”

    王德将圣旨递到他手上,脸上笑盈盈道:“出去吧,老奴祝公子凯旋。”

    “多谢。”

    墨榕天这句道谢,说得很郑重,如果没有王德刚才那一番话,他确实不会下定决心。

    别的不说,为了容儿,他也要把这命留着好好看着洵儿长大。

    言朔迟早会有别的皇后,会有别的嫡子,洵儿身后却没有别人了。

    所以,这一仗,他必须要赢。

    王德宣完圣旨之后,先墨榕天一步离开了天牢。

    墨榕天出去的时候,有专门负责照顾他的宫人们在外面等着了,而除了那些宫人之外,还有一个人也等在那里,此时正笑盈盈地看着他。

    看到她,墨榕天脸上的笑容,也跟着漾开,随后,爬满了整张脸。

    “要当将军了啊,小白哥哥?”

    孟茴双手反剪在身后,走到他面前,笑盈盈地看着他,打趣道。

    比起之前那几次明知道他会死却还要装出无所谓时的强颜欢笑,这一次,她的笑,几乎是从眼底溢出来的。

    自从言朔下令要斩墨榕天之后,她就没开口替他求情过,自从那一次在御书房里求情过后,她就慢慢想明白了。

    小白在她眼底或许不是非死不可,可若晴呢,她就该死吗?

    她因为神机堂的连累而被皇帝下令斩首,她又有什么立场觉得墨榕天不该死?

    所以,即使心里难过得不行,她也没有再为墨榕天求一次情,更加不想因此而连累了自己的父亲。

    之后,她会经常来跟墨榕天聊聊天,说说话,等到他真走到那一天的时候,当个兄弟一样,送他最后一程。

    所以,当她听到这个圣旨的时候,震惊之后,便是失控般的狂喜,谁都知道,这是墨榕天的一线生机。

    只要他赢了,就相当于改了生死簿了。

    这样想着,她像个长辈对晚辈委以重任一般的模样,拍了拍墨榕天的手臂,语重心长道:“好好干,等你赢了,回来我给你接风洗尘。”

    墨榕天看着她,眼中也带着笑意,对她点了点头,眼神中,带着微不可查的郑重,“好,等我赢了回来。”

    “嗯。”

    孟茴看着他,重重地点了点头,“等你回来。”

    南镜那两大藩王想是也听说了西擎跟南陵调兵出现在东楚边境的动静想要趁机浑水摸鱼,这一次他们的动作很快。墨榕天从天牢里放出之后,并没有休息几天,便从皇帝那里得到了兵符,直接带兵启程前往南镜平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