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0章 940.又遇熟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管这一次是为了谁都好,他都必须要赢下来。

    “殿下……”

    一人骑着马,悄声走到他身边,压低声音唤了一声,却在接触到墨榕天不悦的眼神时,才意识称呼不对,立即改了口,“公子,您在天牢关了这么久,这一次突然带兵出去,属下担心……”

    墨榕天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他在天牢半年的时间不曾动过武功,这一次冒然带兵,万一遇上劲敌,他未必能赢。

    “不用担心。”

    藩王能在言家的手下待了这么多年不被削藩,自然不是平常之辈,想要轻易赢下,自然没那么容易,这也是也要把从前的手下召唤回来的原因。

    这些人在他打算向言渊投降之前,就让他们离开了,言渊也没继续追究他身边的人。

    他们都是从小就跟在他身边,是他暗中培养出来的人,就是他师父柳千寻也不知道这些人的存在,这些人也从来只听他的命令。

    原本,他不想再让这些人回来继续跟着他了,但是,他这一次必须要赢,身边有几个用得上的助力,自然能事半功倍。

    况且,如果这些人以后能成为洵儿的助力,那也是一件好事。

    “听说你入了暗夜门?”

    墨榕天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

    边上的人一听,脸色微微僵了一下,随后,讪讪地一笑,道:“属下总是要混口饭吃,暗夜门的伙食和佣金还是不错的。”

    原本严肃的口气,在这会儿化作了慵懒,只是看着墨榕天的眼神还是有些小心翼翼,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会不会惹主子生气。

    墨榕天的脸上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道:“这个组织做事一向只看钱,能派你出去杀人的机会,应该不多吧?”

    他手下的人身手几何他心里自然清楚,尤其是身边这位,可以说是跟他旗鼓相当,暗夜门收钱办事,排名越高,收的钱就越贵。

    以他的身后,在暗夜门的排名肯定不低,派出去的机会,自然是挺少的。

    边上那人听他这么问,先是停顿了一下,随后,讪讪地摸了摸鼻尖,道:“在您唤我回来之前,倒是接了一笔生意。”

    墨榕天见他这模样,眼眸深了一深,“我认识?”

    边上之人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凑到墨榕天身边,压低声音道:“言渊。”

    闻言,墨榕天猛地抬眼看向他,眉头一深,“言渊?”

    “确切地说,也不是言渊,是言渊身边的一个人侍卫。”

    想到这,他又顿了一下,好似有些嫌弃,“那侍卫还有点娘娘腔。”

    墨榕天没心情管一个侍卫的闲事,听说有人出钱要杀言渊身边一个侍卫,心中颇有些意外。

    即使他在牢中关了半年,也能从那些看守牢房的侍卫口中听到一些外面的事。

    知道这会儿言渊带了人去了午阳城处理什么杀人怪物,那派杀手去杀言渊的人,自然就是跟那些怪物有关。

    杀言渊他可以理解,杀那个侍卫又是为了什么?

    “知道为什么杀那个侍卫吗?”

    “这个不清楚,暗夜门只负责知道杀人的对象就行了,至于原因,金主不说,我们自然也不会问。”

    想起那天自己跟言渊还没分出胜负,言渊就不要命了一般去替那个小侍卫挡剑的模样,他就觉得可惜。

    要不是后来那臭老头出现,说不定他还真能赢了言渊。

    只是那会儿言渊受了伤,他又打不过那老头,最后也就放弃了。

    他便是那日在午阳城跟言渊交手的暗夜门头号杀手暗羽。

    暗羽原本不叫暗羽,而是叫墨羽,后来入了暗夜门,并打败了暗夜门一众杀手,成了暗夜门排名第一的杀手,改成了暗羽。

    但因为他排名高,佣金自然也高,去午阳城杀柳若晴那一次,还是他第一次接任务。

    当时知道是一个娘娘腔一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侍卫,心中还颇为不屑。

    如果不是太子殿下身陷囹圄,他又怎么会去当杀手,还去杀一个没有武功的娘娘腔。

    好在殿下出来了,他又可以为殿下效力了。

    这样想着,墨羽又看了一眼墨榕天,见他敛着眸子,若有所思的样子,也没出声打扰。

    片刻之后,才见他重新看向自己,道:“你回暗夜门去,他们估计还会派任务给你。”

    “为什么?”

    墨羽皱了一下眉,他于墨榕天算是亦仆亦友,因而说话也偶尔没什么规矩。

    他刚刚还庆幸自己终于可以重新回到殿下身边,为什么殿下又让他回去接任务。

    墨榕天知道墨羽心中在想什么,直接道:“如果耶蛮的人找上暗夜门,你想办法找到耶蛮的行踪,将耶蛮的行踪告知言渊他们。”

    耶蛮那人,墨羽是知道的,之前花了不少钱想让暗夜门的门主派他出去,都被拒绝了,原因自然是因为钱不够。

    就是那次在午阳城的任务,也是耶蛮花了大价钱才让门主派出了他。

    耶蛮在暗夜门花了不少钱,最后还能请出他来,很显然是真想置那小侍卫于死地,看来那小侍卫虽然没有武功,但是对耶蛮的威胁还极大。

    墨羽是墨榕天的人,墨榕天做什么决定,他都不会有异议,当下也不多问,便领命离开了。

    而此时,整个东楚上下的气氛都有些紧张。

    南陵,西擎双方加起来,调集了二十万的兵马,在东楚西境的齐洲集结,随时准备攻城。

    而南镜那边,两大藩王动作迅速,在朝廷派兵南下平乱之时,已经被他们夺下了不少城池。

    墨榕天带兵南下平乱,朝中两大亲王也带兵前往齐洲,整个朝中的局势非常紧张,老百姓人人自危,情况十分不妙。

    而此时,在午阳城的言渊等人,也在确定了午阳城的安全之后,准备启程回京,另一边继续在找耶蛮的下落。这日,一行人刚出午阳城没多久,就见一疯子捧着脑袋,在路边痛苦地哀嚎,面目狰狞着,看上去十分痛苦,同时,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