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1章 941.他怎么会知道
    ,精彩无弹窗免费!

    路过的人,见此情景,都纷纷避开了,生怕会被这疯子给缠上了似的。

    “大叔?”

    柳若晴一眼便认出了那个躺在路边嗷叫的疯子便是当日她从江城带回来的那个江家旧部。

    当日他们准备去县衙的时候,一回头他就不见了,当时事态紧急,他们也没有顾得上去找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了。

    柳若晴认出来了,其他几人也认出来了,纷纷提步走上前去。

    此时,言渊看着那满脸痛苦的疯老头,神清有些复杂,他知道,这个人是当年江家灭门的关键,一旦他清醒了,那块牌子的身份,或许就将浮出水面。

    他曾派暗卫杀他,可他身边的暗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从那晚他跟暗羽交手的情况来看,就知道此人武功极高,就连他也未必能胜过他。

    他蹙着眉,看着柳若晴紧张的模样,心头一沉。

    一旦晴儿知道了当年的真相……

    他不敢想下去,心中只能希望这老头永远不要清醒过来。

    这样想着,他走上前去,却在听清了老头呢喃的话之后,跟柳若晴同时愣了一下,皆从彼此的眼底,看出了难掩的吃惊。

    “大叔怎么会知道这个?”

    柳若晴看向言渊,难以置信地问道。

    “白骨深处,活死人冢,神女之露,厄运皆消,白骨深处,活死人冢,神女之露,厄运皆消,白骨深处,活死人冢……”

    老头不停地重复这句话,这是秦暄命人从苗地拓过来的苗文,当日她也只跟言渊提过,为什么大叔会知道这个?

    柳若晴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可好似有些东西,开始渐渐明朗起来了。言渊同样是一头雾水,晴儿都不明白怎么回事,他又怎么可能清楚,况且,他现在一点都不想知道跟这疯老头有关的事,尽管如果不是这疯老头突然出现,那日在午阳城,不管是他还是晴儿,很可能都会

    死在暗羽手上。

    两人的眼底都是一片迷茫,这会儿,也只能将这位大叔安抚下来再说了。

    “大叔?大叔?”

    柳若晴伸手碰了碰疯老头,却被他身上的力量给震开了一段距离,虽然这样的力量算不上大,但是对于现在没有一点武功的柳若晴来说,却已经不足以应付了。

    好在言渊反应快,在柳若晴被老头震开的那一刹那,快一步闪到她身后,护住了她。

    正准备让齐风他们将老头控制住,却听到他的嘴里,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嗷叫声之后,便晕了过去。

    “王爷,这……”

    齐风看了看那疯老头,又看了看言渊,为难道。

    “将他带上吧。”

    这一次他们出城不像上次来时那样着急,因此,出城的时候,雇了两辆马车,一辆是柳若晴跟言渊坐的,另一辆则是夏桃花一人坐在里头。

    言渊因为受了伤不方便骑马,也跟柳若晴一道坐马车。

    现在,疯老头眼下这个情况,骑马是不可能了,只能让他躺在马车当中,因而,柳若晴将自己的马车让了出来,自己跟夏桃花上一辆车,而言渊则是换成了骑马。

    柳若晴这会儿一直在担心老头子的情况,老头子知道的那四句话绝对不是凑巧,或许,还能从他口中得知怎么对付那些怪物的方法。

    但是,大叔那失心疯一直好不了,他那些疯言疯语也没法让她全信。

    想到这个,柳若晴的眉头,便皱得更紧了一些。

    “王妃是在担心那位大叔吗?”

    耳边传来夏桃花迷惑的声音,同时,也让柳若晴陡然回过神,对上夏桃花迷惑的眼神,她也没隐瞒,如实道:“嗯,那位大叔得了失心疯,有些很重要的事,他也记不得了。”

    “失心疯?”

    “嗯。”

    夏桃花敛下眸,若有所思地抿了抿唇,半晌,道:“大部分的失心疯,都是因为脑部的血管被淤血堵塞而引起的,只要打通那些血管,大叔那失心疯多半能好。”

    柳若晴听夏桃花这么说,心里,咯噔了一下,猛地将视线抬起看向夏桃花,从她这说话的语气,对于失心疯的治疗,并不是说说而已。

    “公主好像有办法?”

    虽然她觉得有些异想天开,医术这种东西,不管是西医还是中医,天赋固然重要,但是后天的经验也是至关重要的一部分,尤其是中医。

    连陆先生对大叔这失心疯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夏桃花一个不到二十的小姑娘,真的能治?

    夏桃花垂眸沉吟了片刻,语气带着几分保留,“我试试。”

    尽管夏桃花说得并不肯定,可柳若晴却觉得夏桃花可能真的有办法,心里莫名得就安心了下来。

    如果大叔真的知道神女之露的秘密,那耶蛮手上的那些怪物,就没那么可怕了。

    一行人到下一个镇上,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镇上有不少医馆,夏桃花想要得到一份银针并不困难。

    “我进去给那位大叔扎针,烦请王爷派个人守住门外,不要让人进来打扰。”

    “嗯。”

    言渊点点头,情绪却有些莫名的烦躁,柳若晴朝他看了一眼,又想到了躺在屋中昏迷不醒的疯大叔,瞬间便想明白了什么。

    当下,她便对言渊道:“我们先走吧,不要打扰公主了。”

    言渊再度点头,离开时,目光还是朝房间看了一眼,眼底闪过一丝阴霾。

    如果老头子真的清醒过来,那他跟晴儿之间……

    想到这个,言渊放在身侧的手指,微不可查地颤了一颤,走在他身边的柳若晴,感受到了他身上的凉意,侧目看了他一眼,伸出手,握紧了他的手,竟然发觉他的指尖,冰凉得有些刺骨。

    感受到她的动作,言渊低眉朝她望去,见她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他的心,却蓦地一痛,只能勉强对她展出一抹笑容来,隐隐地透着几分苦涩。

    他不想让那疯子清醒过来,可他能感觉到晴儿迫切想要他醒来的愿望,所以,他不能阻止夏桃花。柳若晴注意到了他眼底的苦涩,自然明白他在担心什么,在心里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