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3章 943.调虎离山
    ,精彩无弹窗免费!

    齐风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目光,掩去了眼底一丝复杂的神色,道:“王爷让属下守在这里,公主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夏桃花的眼底,闪过一丝迷惑。

    在东楚,齐风身份比她高出许多,他之前也不曾在她面前自称过“属下”,所以这会儿,听到“属下”两个字,让夏桃花有些奇怪。

    齐风在她面前站得笔直,视线却始终垂着,也没有像之前那样,还偶尔看她几眼。

    她说不出为什么,她对齐风的眼神并不反感,这会儿见齐风好似有些刻意避开她的样子,心里反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没有,我已经给那些大叔扎好针了,正打算去跟王妃说一声。”

    她的声音,因为疲惫,听着有些虚弱,齐风这种天生敏锐的人,又怎么会听不出来。

    “公主先去休息吧,属下去告知王妃一声便是。”

    说完,也没等夏桃花开口,转身便提步离开了。

    夏桃花看着齐风快步离去的背影,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开口叫住了他,“齐护卫。”

    齐风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便又将视线转开了,“公主还有事?”

    夏桃花提步走到他面前,抿唇沉默了几秒后,道:“当日出手救我跟丞相的人,是你吧?”

    齐风一愣,知道夏桃花说的“当日”是指什么。

    大朝会之时,各国使臣陆续进京,他因为出去执行王爷的任务,回京途中正好遇上了有人要行刺他们,便顺手救下。

    当时,他蒙了面,不知道夏桃花是怎么认出他的。

    夏桃花似乎是看出了他眼底的疑惑,抿了一下没什么血色的双唇,道:“那天不巧正好看到了齐护卫耳后的那个胎记。”

    听夏桃花提到他耳后那个胎记,齐风下意识地抬手往耳后摸了一下。

    这个胎记的位子算不上明显,但也不是十分隐蔽,夏桃花能看到也不奇怪。

    齐风倒是没隐瞒,只是垂着眸子,声音肃冷道:“举手之劳罢了。”

    “对齐护卫来说,或许是举手之劳,但是,对我来说,却是救命的大恩。”

    夏桃花在齐护卫面前行了个礼,“多谢齐护卫相救。”

    “公主客气了,如果没有其他吩咐,属下先告退。”

    说完,便没有再看夏桃花一眼,转身离去了。

    夏桃花能感觉出齐风明显疏离的态度,当日,言渊命他一路照顾她时,他并不是这样,甚至还为了化解她对他的惧意,极少笑的他,硬生生地对着她,摆出一副自以为温柔的笑容来。

    可这几天……

    夏桃花蹙了一下眉,有些心思在心头略过,可很快,便被她给忽略了。

    她夏桃花,有些东西是要不起的。

    从齐风身上收回视线,她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脸上的线条,一点一点冷了下来。

    那日大朝会进京,那些派过来杀她跟文丞相的杀手,不用说就是兰贵妃派来的。

    兰贵妃知道她那张脸有多吸引人,也知道一旦她真的跟东楚联姻成功,对她和她儿子的地位会有多大的影响。

    所以才不管那已经是东楚的领地,还要派杀手过来的原因。

    想到这个,夏桃花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兰贵妃想要她死了为她儿子铺路,她总有一天,会送她儿子上西天。

    夏桃花给疯老头扎了针之后,一连好几天,老头子都没有醒来过,但是从脉象来看,他并没有什么不妥。

    为了不耽误行程,他们干脆带上他直接上路了。

    而此时,齐洲城那边,集结在齐洲城城外的那些南陵和西擎的兵,开始叫嚣得厉害。

    齐洲城的地势,属于易攻难守的城池,却又是两国交界之处,因而对守城将领的要求极高。

    负责驻守齐洲城的大将是韩嘉,韩嘉曾是郑卿封手下的副将,可以说是郑卿封一手栽培出来的,有他守在齐洲城,自然没什么问题。

    毕竟,这种易攻难守的地势,如果不是韩嘉守在这里,怕是早就被南陵和西擎的军队给攻下了。

    “将军,现在要怎么办?”

    韩嘉身边的副将站在韩嘉身边,看着城楼下叫嚣的士兵,拧了拧眉。

    这里的地势及其难守,韩将军能撑到现在已经极为不易,如果朝廷的兵再不过来,等到南陵和西擎那边再添兵力的话,齐洲城迟早守不住。

    此时的韩嘉,也是眉头深锁,想法跟身边的副将一样,现在,敌方占着地理的优势,只派了几万人来打头阵,一旦他们再添兵力,情况极为不妙。

    “两位王爷到哪里了?”

    “两日后应该会到。”

    韩嘉闻言,点了点头,“让将士们继续撑下去,等两位王爷到了就好。”

    “是。”

    而此时,齐洲城外的军营当中,负责此次攻城的主将是南陵的振威将军凌素,此时,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人,便是一同随军前来的南陵丞相任道远。

    “相爷请看,这齐洲城是易攻难守之地,这样的地势,对我们极为有利,为何我们迟迟不添兵攻城?”

    凌素心里也知道,齐洲城眼下的地势,他派了五万大军去攻城,兵力不算少,可偏偏,守齐洲城的人是韩嘉,这五万的兵力,竟然都攻不下一个易攻难守的城池。

    想起来,凌素心里还颇有些不忿。

    任道远掀了掀垂着的眼皮,道:“这是皇上的意思,凌将军照做就是了。”

    现在倾尽兵力攻城的话,任道远也清楚,韩嘉未必就能守得住,但是,这样其实很冒险。

    皇上调出了京城不少兵力,一旦秦暄有所动作,京城就很难守得住,因此,那些兵力现在不能全部用来攻城,只能守在这里,以备不时之需。

    等言霄言绝兄弟二人到了,这攻城的难度怕是更加困难了,但是,他们也必须得等到他们过来。

    京城少了言霄和言绝守城,有些事做起来,方便多了。很显然,不论是任道远,还是秦穆怀,都是打着调虎离山的心思,却不知道,他们藏在靳都城的“虎”,早已经没了爪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