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6章 946.击出的那一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如果让耶蛮快一步赶到靳都城,耶蛮知道太师府的东西已经失去了作用,一旦狗急跳墙放出那些怪物,后果不堪设想。

    想了想,柳若晴又道:“要不……让暗羽直接把耶蛮给杀了吧,他死了,那些怪物也就没什么用了。”

    言渊摇了摇头,道:“暂时还不能杀了耶蛮,我们不知道怪物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在知道处理怪物的方法之前,耶蛮还不能死。”

    听言渊这么说,柳若晴也没有再说什么了,确实现在还不能杀了耶蛮,况且,暗羽还不一定会听他们的。

    暗羽心中打什么主意,他们现在还不清楚呢。

    但有一点,赶在耶蛮之前进京是必须的了。

    当下,几人便没有再耽搁,加急了行程,往京城赶去。

    原本需要十天的路程,几人提早了三四天便赶到了京城境内。

    “明日便能到达京畿,今晚我们在这里住一晚。”

    “好。”

    办好入住之后,店小二便带着他们一行人去了客栈后面的一间单独的院子,因为他们人多,加上言渊不喜有人打扰,便将整个后院全部包下了。

    柳若晴踏进后院,转眼便见夏桃花脸色苍白,额头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连抬脚过门槛都有些吃力。

    她心下一沉,快步走上前去,“没事吧?”

    “没事,休息一下就好。”

    一直站在言渊身后,目不斜视的齐风,在听到夏桃花的声音时,下意识地将视线抬起看过去,见她的脸色极为难看,心下骤然一紧。

    袖口下的拳头也跟着紧了紧,他抬眼看了言渊一眼,抿了抿唇,没有作声,逼着自己将视线从夏桃花的身上收了回来。

    夏桃花抬眼的时候,正好看到齐风从她身上收回去的视线,眼神不动声色地暗了一暗,没有说话,只是给了柳若晴一个安心的笑容。

    垂眸之际,又朝齐风的方向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将眼底的暗芒收了回去。

    一行人在客栈住下,当天夜里,却被一声凄厉的叫声给惊醒了,“世子爷!”

    这声音带着几许歇斯底里,让后院住着的人,这会儿都醒了过来。

    “是大叔!”

    柳若晴从言渊的怀中起身,急急忙忙穿好衣服下床,言渊见她这般着急,也没拦她,随手披上了一件外衣便跟着她身后出去了。

    其他几个护卫也跟着醒了过来,此时纷纷出现在了老头子的房门外。

    言渊推门进去的时候,几人便看到老头子一脸茫然地坐在床上,嘴里颤抖着,像是在呢喃着什么。

    “国公爷,世子爷,少夫人,小小姐……”

    他不停地重复着这些称呼,脸上满是悲痛的神色,好似沉浸在某些痛苦的回忆里,没有办法出来。

    言渊回头对站在一旁的齐风道:“让夏桃花过来给他看看。”

    齐风身子一僵,随后便什么都没有说,应下之后,便转身出去了。

    夏桃花虽然听到老头子房间里的动静醒来了,但是,并没有马上过去,除了那点还算得上可以的医术之外,她并没有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如果言渊有需要,自然会派人来叫她,因而,她只是坐在床上,静静地发呆着。

    没来由的,她突然想起了齐风,那个同他主子一样不苟言笑却让人无比安心的人,想起他白天之后从她身上收回去的目光,她的心,没来由地往下沉了一沉。

    半晌,又自嘲地笑了一笑,眼底闪过几许悲凉。

    “公主。”

    就在这个时候,齐风的声音,从外面想起,让刚刚还想到他的夏桃花,身子微微僵硬了片刻,视线不然地投向房门口。

    门外的人见得不到她的回应,片刻之后,又唤了一声,“公主?”

    再度响起的齐风的声音,让夏桃花回过神来,出声应了一声,“来了。”

    起身过去开门,见齐风站在门外,依然站得笔直笔直的,目不斜视。

    “公主,王爷让你过去一趟。”

    夏桃花看着他,眼神凛了凛,随后点了点头,“好。”

    没有再看齐风,她跨出房门,朝老头子的房间走去。

    夏桃花进去的时候,屋中的人,除了言渊和柳若晴之外,其他几名护卫都已经退了出去。

    “来了?给他看看。”

    言渊看到她进来,表情淡淡的,这是他惯常对外人的态度,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却让一旁的柳若晴那个皱了皱眉。

    她始终没有想明白言渊对夏桃花到底是什么情况。

    说他不喜欢夏桃花吧,他却主动提出要将夏桃花接到靖王府,就连出门也带着她,可说他喜欢她吧,也不像,他对夏桃花的态度,太过疏冷,往常基本上就跟她没什么交集。

    好几次她想开口问他对夏桃花到底是什么态度,又怕他觉得她多想,所以每一次话到了嘴边,都咽了回去。

    反倒是夏桃花对他这样的态度,习以为常,毕竟,从她来到东楚开始,就没在言渊这里看到过什么好脸色。

    不过,夏桃花并没有过多的强求,只要母后和太子哥哥好过,其他的对她来说,并算不上什么。

    对言渊点了一下头,她便朝疯老头走去。

    老头这会儿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周遭的一切都没有半点反应,脸上是掩饰不去的悲痛,就是周遭的人没有经历过他所经历的事,仿佛都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悲痛和绝望一般。

    夏桃花上前去,拿起他的手正要给他把脉,可手才刚碰到,原本还处在悲痛中的老头子,忽地眼底划过一抹冷厉的杀气,一抬手便往夏桃花的身上袭去。屋中几人都注意到了,就连夏桃花一个内力一般的人都能感受到那一股强劲的杀气,她心底一惊,根本来不及避开这一掌,却被人用力往边上一推,再抬眼,便看到齐风硬生生地接力疯老头那一掌,被那

    掌风击出了好长一段距离才停下。

    “噗——”一口血,从齐风的嘴里喷了出来,吓得夏桃花脸色骤然一白,下意识地惊呼出声,“齐护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