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9章 949.原来是这样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时,奶娘便是将她交给了师父,阴错阳差跟师父去了现代。

    后来,她被师父带去西北的途中,从师父口中得知,师父算出了两边时空交合的时间,只要算准那个时间点,就能在两个时空中交替来回。

    这也是为什么,师父一边能在现代抚养她,又能来古代培养墨榕天的原因了。

    不过,如今师父已逝,过去的事,她不想再提了。“当时,我以为大小姐已经没了,我知道江国公府肯定出事了,便急着赶回去,正好让我遇上了当时从江国公府离开的杀手,那些杀手武功极高,训练有素,江家无一生还,我也被杀手打成重伤,之后的事

    ,我也不知道了。”

    这二十年来,他成了一个疯子浑浑度日,当清醒过来之时,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可江家的冤案不平,国公爷世子他们怎能瞑目。

    这样想着,他忽地抬眼看向柳若晴,问道:“大小姐,当日我给你的那块牌子呢?”

    这个问题一问出,柳若晴跟言渊的身子都微微绷紧了,言渊的视线,陡然看向柳若晴,心里根本没有办法平静。

    虽然她说过,她不会怨他恨他,那是她并不清楚当年的事,可现在,江陵的一番话,让她清清楚楚地知道了当年的情况,她还会选择平静地对待这一切,对待他吗?

    他看着柳若晴,袖口下的拳头,因为紧张而缓缓收拢。

    柳若晴并没有看言渊,但是,她却能感受到言渊此刻的情绪。

    虽然她不会将二十年前的恩怨怪到言渊头上,可他毕竟是言家的人,现在她亲耳从江陵的口中听到当年具体的真相,让她毫无芥蒂地去面对言渊,她一时间还没能做到。

    眼眸微微垂了垂,她看着江陵,问道:“江叔觉得那块牌子便是杀手落下的?”

    出乎意料的,江陵摇了摇头,这样的举动,让柳若晴和言渊都讶了一下。

    “不一定。”江陵这般道,在柳若晴疑惑的眼神中,继续道:“当时应该有两批人出现在江国公府,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另一批人应该是来救人的,只是来得迟了一些,我回去的时候,那两批人在交手,那块牌子到底是

    哪一方落下的,我也不清楚。”

    江陵这话,让言渊暂时稍稍松了口气,僵硬着的身体也稍稍缓和了下来。

    不仅仅是他,柳若晴在听了江陵这话之后,神色也稍稍有了几许缓和。

    她虽然不怪言渊,可往后的日子,她一想到当年江家人惨死,她心里必定会放不下。

    此时此刻,她宁可选择相信,当年出手相救的那一批人才是东楚的影卫,毕竟,先皇跟江家无冤无仇,没理由派出影卫去杀人。

    这样想着,柳若晴像是放下了什么似的,长长松了口气。

    “江叔,你刚苏醒过来,先好好休息,我迟些时候还有些事要问你。”

    “是,大小姐。”

    折腾了大半夜,此时,他们回屋的时候,天已经有些灰蒙蒙地亮起来了。

    言渊关上门,刚回头准备跟柳若晴说什么,却见眼前一个人影一闪,回过神来的时候,柳若晴已经跳到了他身上。

    他下意识地伸手抱住她,避免她从自己身上滑下去。

    柳若晴的双腿,缠在他的腰间,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唇上,用力亲了好几下。

    言渊被她这举动惹得愣了片刻,随后便轻笑出声,看她的眼神,满满的宠溺。

    “言渊,我好开心。”

    言渊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当下,眼中的笑意,便更加蔓延得大了一些,“我也是。”

    说这着,他在她唇上,亲了一下,比起柳若晴刚才那几下用力的吻,他的吻却很轻,如蜻蜓点水一般,浅尝辄止。

    可脸上,却如刚刚初恋的少年一般,一片通红。

    柳若晴看着他这难得青涩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身子还一直挂在言渊身上,被他用力拖着,她像个孩子一般,把玩着言渊垂在肩上的银丝,道:“都老夫老妻了,还脸红什么?”

    见言渊对她怒目而视,抱着他的手,微微松了一松,往她的*部上,用力拍了一下,柳若晴一愣,顿时,脸红了个通透。

    饶是她脸皮再厚,被人打了屁—股,也有些不好意思,当下便怒瞪着他,“干嘛!”

    “你再挂在我身上不下去,我就不客气了。”

    带着威胁的语气却是由一股极致沙哑的声音说出口的,那满满的邪念,柳若晴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当下便要从言渊的身上下来。

    扭了几下也不见言渊松手,柳若晴抬眼看向他,“你不松手我怎么下去?”

    话音落下,她才发现,言渊的脸,比起刚才更红了一些。

    她的眼皮,微微一跳,听到耳边传来言渊浴—火燃烧的沙哑嗓音,“晚了。”

    只听柳若晴惊呼了一声,转眼间,人已经被言渊抱到了床边,见他通红着脸,一脸邪魅地看着自己,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

    “趁天还没完全亮,我们抓紧时间。”

    “喂……唔……”

    到嘴边的话,被言渊整个给堵了回去。

    早知道就不撩他了,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言渊的行动向她证明,已经来不及了。

    撩夫有危险,动手需谨慎,不可描述,不可描述……

    齐风这一掌挨得不轻,好在没有伤及要害,但是,肩膀一时间却没办法抬起,甚至稍稍一用内力,胸口还有些隐隐作疼。

    “齐护卫,抱歉了。”

    江陵也记起了夜里发生的事,除了抱歉,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无事。”

    齐风摇了摇头,虽然这会儿还是疼得要命,可他也不能跟一个不知情的人去计较,再说,江陵是现在王妃唯一跟江家有联系的人了,他看在王妃的份上,也不能给江将军脸色看啊。

    “还能走吗?”许是几个时辰前吃饱喝足的原因,言渊这会儿不仅精神好,心情也好,难得体贴地问了一下齐风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