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0章 950.圣灵佩
    ,精彩无弹窗免费!

    “属下无碍,多谢王爷。”

    “行,那启程吧。“

    “是。”

    因为回京之事极为紧急,几人不敢继续耽搁下去,见齐风的情况不算太严重,便即刻动身了。

    为了加快行程,柳若晴跟夏桃花同乘一辆马车,其他人则全部骑马。

    此时的柳若晴,想到夏桃花跟齐风之间那点微妙的关系,她抿了抿唇,歪着脑袋若有所思着什么。

    见夏桃花正微蹙着眉,漂亮的人真是做什么都好看,也难怪齐风这样冷情又忠心耿耿的人,都会“大胆”到去觊觎自家主子的女人身上来。

    夏桃花此时掀开了马车的帘子,面露担忧之色地看着外面某处发呆着。

    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见齐风一手拉着马缰,另一手捂着被江陵打伤的地方,紧锁着眉头,看着十分难受的样子。

    她知道齐风那一掌伤得不轻,虽说不致命,但也让他足以不好过,但是回京之事紧急,她也不能让齐风停下休息。

    看着夏桃花脸上隐隐流露出来的焦急之色,柳若晴抿了抿稍显干涩的唇,开口道:“看齐风这样子,好像伤得挺重。”

    “嗯?”

    夏桃花回过神,脸上愣怔了片刻,浓而翘的睫毛,微微有些打颤。

    见柳若晴看着自己,似乎是等着她的回答啊,她也没有想太多,点了点头,“嗯,有点内伤。”

    她说的有些轻描淡写,但是柳若晴还是从她的话中,听出了些许沉重的担忧。

    “等到了下个城镇,你去看看他。”

    “嗯?”

    夏桃花再度愣怔,也没想明白柳若晴话中的意思,心里本能地有些心虚,下意识地便想找个理由来辩解什么。

    还没等她开口,便听柳若晴道:“你不是大夫吗?”

    夏桃花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随后又觉得自己有些好笑,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心虚什么,当下便下意识地轻笑出声,对柳若晴点了点头,“嗯,我等会儿给他看看。”

    柳若晴见她这突然松了口气的模样,心里有些好笑,到底是没有揭穿她。

    至于她跟言渊之间的事,她想,她得认认真真问一问言渊才是。

    如果言渊对夏桃花真的无意的话,没理由耽误人家,还让齐风那样苦苦隐忍不是?

    带着这样的心思一路到了下一个城镇在客栈里住下打算歇一晚再走。

    “暗羽那边又传来消息,按照耶蛮这速度,应该跟我们差不多时间到达靳都。”

    言渊放下手中的信纸,对柳若晴道。

    暗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帮他们,但是有暗羽在,最起码能让他们清楚得知道耶蛮的行踪。

    说起这个,柳若晴便猛然想起那天他们在路边遇见江陵时他嘴里念着的那几句话,当下,柳若晴便转而看向江陵,“江叔,有件事我一直忘了问你。”

    “大小姐请说。”

    “当日我们在路上遇上你的时候,你嘴里一直念着四句话,你还记得吗?”

    “四句话?”

    江陵的面上露出了几许茫然,目光带着疑惑地看着柳若晴,“不太记得了,请大小姐明示。”

    “白骨深处,活死人冢,神女之露,厄运皆消。”

    柳若晴将这四句话念出来,见江陵脸上开始出现恍然之色,便问道:“江叔,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江陵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看得柳若晴有些莫名其妙,眉头苦恼地一蹙,“江叔,你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

    “这四句话是世子夫人跟我说的。”

    江陵道:“当年,我将二小姐带去京城的时候,世子夫人让我记住这些话,说是等两位小姐长大了之后,就把这几句话告诉她们,至于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清楚。”

    “世子夫人?”

    柳若晴知道江陵口中的世子夫人便是她的亲生母亲,但是,世子夫人又怎么会知道这四句话?

    柳若晴想到了自己的血能杀死蛊虫之事,自己的母亲又知道这苗地深处的符文,难道母亲也跟苗地有关?

    柳若晴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复杂,一时间还真是找不到半点头绪。

    忽地,听江陵好似想到什么似的,道:“对了,世子夫人说,两位小姐身上的圣灵佩十分重要,如果丢失了一块,另外半块就没什么意义了。”

    “圣灵佩?”

    柳若晴将身上的玉佩取了下来,仔细看了一番,除了觉得这玉佩色泽剔透,手感极好之外,什么都没看出来。

    言渊见她盯着这玉佩发呆,便走到她身边,低声提醒道:“江叔不是说,少了一块,另外一块就没意义了吗?等我们回去,让八嫂那块拿过来拼起来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因为知道当年将江家灭门的可能不是言家的皇家影卫之后,言渊的心里就轻松了许多,连带着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就连京城那位跟他算不上熟,却也不能说不熟的天心公主,都让他难得亲近了几分,叫起“八嫂”来了。

    若是柳天心听到这位开口闭口连命带姓叫她的靖王爷,突然喊她八嫂,一定会吓得她几天几天不敢出门,铁定以为自己见鬼了。

    柳若晴这会儿心里就是这样想的,唇角抽了抽,她倒是没在这事上说什么,倒是言渊的话,提醒了她。

    确实,若想解开这四句话之谜,就得尽快回京将天心那块圣灵佩拿过来。

    可是,当日她跟天心的那块玉佩曾经拼在一起过,除了能看到将两块玉佩上拼在一起的“江国公府”之外,也没看出其他特别的地方,难道是她们当时漏掉了什么?

    柳若晴抿着唇,若有所思,因为思绪过重,这几日她的脸色不是很好,言渊心里不放心,这会儿也不想让她想太多,便道:“先别着急,等回京了再说,你现在先回房间好好休息。”

    最后半句话,带着几许不容置否的霸道。

    柳若晴倒也没坚持,对他点了点头,“好吧。”被言渊带回房间的时候,柳若晴看到夏桃花站在齐风的房间外,一脸踟蹰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