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1章 951.你对夏桃花到底什么心思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的目光,在夏桃花的身上掠过,再抬眼看向言渊,见他脸上并无异色,也不知道是没看到,还是完全不介意。

    若有所思之时,人已经被言渊带回了房间,耳边,传来言渊低柔的嗓音,伴随着热气,从她的耳边划过,“还在想玉佩的事?”

    柳若晴抬起眼看他,想到齐风跟夏桃花两人之间苦苦压抑着的气氛,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道:“你对桃花公主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言渊没想到柳若晴要说的是这个,若不是他提起,他早就把要娶夏桃花这事儿给忘了,原本就只是为了让夏桃花给晴儿治病才打算给她一个可有可无的名分,左右影响不了他什么。

    他自然也就没把夏桃花的存在放在心上,一心想着只要夏桃花能把晴儿这病治好就行。

    现在,晴儿主动问起来,他才想到他娶夏桃花的本意,晴儿还不清楚。

    原本,他是打算等夏桃花将晴儿的病治好了再跟她说这事儿,免得夏桃花一旦不成功让晴儿白高兴一场,可现在,她都主动问起来,他自然不想找别的理由来让她误会甚至是难过。

    况且,距离夏桃花说得一个月的时间也快到了,等回到京城,差不多夏桃花就可以给她做换血之术,晴儿迟早是要知道的。

    这样想着,他便看向柳若晴,倒也没着急解释,只是将她抱了过来,往自己的腿上一坐,笑道:“你说我跟她是个什么意思?”

    看着他眉眼间的笑意,柳若晴禁不住翻了个白眼,就算他现在不回答,她也知道他们之间并不是那个意思了,最起码,言渊是肯定没那个意思了。

    可就是这样,柳若晴才更加纳闷,他对夏桃花没那个意思,又为什么要娶她,这一点都不符合他的风格呀。

    言渊明显是猜出了她心中的想法,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嘴角漾开的笑容里,丝毫不掩饰其中的宠溺,道:“夏桃花需要一个名分,而我……需要你。”

    这最后三个字,他说得尤其郑重,尽管眼底带着笑,可丝毫掩饰不住其中的认真。

    柳若晴抿唇笑了笑,即使两人已经亲密到儿子都是生了,可这样被言渊看着,还是忍不住耳根发烫。

    但她还是没想明白夏桃花需要一个名分跟她有什么关系,正要开口问他,便听他接下去的回答,解答了她心中的疑问:“夏桃花说她能治你的血症。”言渊这话,无疑将柳若晴原本已经沉寂的希望,骤然被掀了起来,她的表情,从一开始的错愕,变成了难以置信的震惊,眼底,闪烁着几许不敢相信的晶莹,半晌,才从嘴里发出了一点声响,“真……真的

    ?”

    “嗯。”

    言渊点点头,表情有些复杂,他一开始就是担心她太过高兴,到时候一旦失望,那种比一开始不曾给她希望时更加打击人,才一直忍着没告诉她。

    现在,看她这样子,他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除了祈祷夏桃花不要让他失望之外,他什么都做不了。

    “夏桃花是神谷子的徒弟,你这段日子服的药,都是她开出来的药方。“

    听了言渊多解释,柳若晴这才恍然大悟,她就说那开药的风格不像是出自陆先生,原来是桃花公主给她开的。

    且不说她到时候能不能给她根治,这段日子她开的药,确实让她有明显感觉到舒服很多,精神也好了许多,如果她真是神谷子的徒弟,那么治好她这病也不是没可能。

    一想到这个,柳若晴的内心,便忍不住激动了起来,半晌,她才渐渐平静下来,看着言渊,道:“她提出的条件,就是让你娶她?”

    这会儿她知道夏桃花能治她的病,也就明白了为什么言渊出京也非要把夏桃花带着,却一直把她丢给齐风照顾,自己不闻不问,偏偏夏桃花病发的时候,他又紧张地跟失去重要之人似的。

    可不就么,夏桃花若是死了,她就连最后那点希望也没了。

    想到这个,柳若晴便忍不住想笑,可想笑的同时,心中又暖暖的。言渊听她问这个,也没回避,点了点头,又赶忙解释道:“夏桃花的兄长是长屿储君,可长屿皇帝宠幸贵妃,意图废储君,但碍于长屿太子平时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让皇帝废储,但现在在长屿,他的

    日子并不好过。”

    这样说,柳若晴便立即明白了夏桃花的用意,“她嫁给你,不论正妃侧妃,只要跟靖王爷您沾上了边,长屿那边就不敢对太子下手。”

    柳若晴看着言渊的眼神,带着几分戏谑,心里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两人明明对彼此都没那个心思,却非要绑在一起了,原来这中间还有这样的交易。

    到此刻,柳若晴的心里才算是松了口气,想到夏桃花跟齐风之间那点微妙的关系,她开口道:“可如果桃花公主不嫁给你,你还会帮她吗?”

    她的问题,成功得引来了言渊一记佯装不悦白眼,食指在宠溺地在她鼻尖上轻轻刮了一下,道:“我本来就不想娶她,可不得不说,她是捏住了我的软肋。”

    说着,他轻轻捏了捏柳若晴放在他掌心中的手掌,叹道。

    柳若晴想起了当日在午阳城县衙的花园里,看到夏桃花身上那种无意间散发出来的悲凉,心里不禁有些同情她。

    孤身离开家园,离开母亲,离开兄长,大老远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以一个已经无法支撑太久的身躯为了自己的兄长战斗着,比起夏桃花来,柳若晴觉得自己幸运多了。

    最起码,她身边有个始终深爱着她,始终不曾放弃过她的男人一直守在她身边。

    在心里叹了口气,红颜薄命,说的就是夏桃花这样的吧。

    她把玩着言渊的手指,抬眼看他,道:“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什么事儿?”“我挺喜欢桃花公主的,如果她不能治好我这病,你也帮一帮她,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