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2章 952.情不知所起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话音刚落,便见言渊的脸涩陡然往下一沉,眼底闪过一丝凌厉,“没有这样的如果,她必须得治好你。”

    柳若晴心下一沉,没有说话,只是用双眼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片刻之后,还是言渊败下阵来,投降道:“好吧,都听你的。”

    柳若晴这才满意地笑了起来,伸手挽住言渊的手臂,继续道:“再问你点事儿呗。”

    “还有什么事儿?”

    言渊一脸无奈地看着她,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尽管脸上一片无奈之色,眼底却丝毫没有半点不耐烦。

    由始至终,他所要过的日子无非就是现在这样,跟他的晴儿闲话家常的日子。

    “齐风娶妻了没有?”

    言渊眉头一皱,“怎么问起这个来了?”

    “你先回答我嘛。”

    “还没有,怎么了?”

    “我知道他有心上人了啊。”

    她对着他,调皮地眨了眨眼睛,笑得一脸无害,眼神中却闪烁着几许精明的算计。

    言渊一愣,倒是没想到这个,一脸诧异地看着柳若晴,“我怎么不知道?”

    “这就说明你这个主子除了分配任务之外,一点都不关心手下的民生。怎么说齐风也是三品中郎将,要不是跟着你这个不解风情的主子,说不定他现在儿子都能上街打酱油了。”

    虽然被自己的王妃大人这般鄙视了,可言渊丝毫没有为自己辩解,毕竟事实确实如此,他从来不会去关注下属的感情生活,同样也不会去干涉他们的感情生活。

    自然的,属下的婚姻大事,他也从来不曾在意过。

    现在被晴儿这么一提,他才发现,确实,齐风也已经一把年纪了,也该到了娶妻的时候了。

    “你刚刚说他有心上人了?你知道是谁?”

    他身为齐风的主子都不知道,怎么晴儿反而比他还清楚?

    看来他这个主子真的一点都不关心下属啊。

    “桃花公主啊。”

    柳若晴这会儿倒是没有卖弄神秘,直接告诉了言渊。

    “夏桃花?”

    这一点,倒是让言渊有些意外,可意外过后,便了然了。

    每一次跟夏桃花有关的事,齐风都特别紧张,原来是看上人家了。

    看言渊脸上那恍然大悟的模样,柳若晴便知道,这家伙真是……

    如果不是她告诉他,他还真没发现啊。

    怎么说桃花公主也算是他的准侧妃,他怎么就一点都没注意到自己的准侧妃被下属给盯上了啊。

    言渊看着柳若晴眼神中的鄙视和无奈,便能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抿唇嗤声一笑,长臂一伸,将她揽入怀中,道:“我的注意力全都在你身上,哪有 多余的精力去注意别的女人。”

    柳若晴闻言,给了他一记白眼,嘴角漾开的笑容,却并不曾收敛下去。

    而此时,被他们夫妻二人议论着的夏桃花,还一直站在齐风的房门外,踟蹰了许久,始终没有上前敲门。

    正想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门被人从屋内打开了。

    夏桃花正要抬起敲门的手,就这样停在了半道上,看着站在房门前,一身白色中衣,肩上披着一件深蓝色外套的齐风,张了张嘴,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齐风也没想到自己原本只是想出来透透气,会在开门的刹那看到这个本不该见的人。

    从小到大,他都是一个冷情的性子,尤其是跟随在王爷身边之后,可能是生活的环境早就了他沉默寡言的性子,甚至在这样的性子里,有些同王爷一般的孤傲之气。

    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大概就是要孤独终老了,却没料到会遇上这样一个如同仙子一般的女子。

    他倒不是一个重女色的人,却唯独夏桃花,让他多年来,一直平静的心,仿佛被她扔进了一块小石头,却激起了千层的浪花,无法平静。

    可王妃的提醒,却仿佛给了他当头棒喝,不管王爷对夏桃花如何,她始终是王爷的女人,他又怎么能去觊觎王爷的女人。

    所以,他一再地克制和隐忍,尽量避免去跟她打照面,以为那不该有的心思,迟早会平静下来。

    可是,在这一刻,看到她站在自己的门前,本就岌岌可危的心房,在对上她欲言又止的双眸时,瞬间坍塌了。

    半晌,他才缓缓回过神来,对夏桃花微微颔首,唤了一声,“公主。”

    言语间,毫不掩饰其中的疏离和淡漠。

    夏桃花张了张嘴,几番欲言又止,之后,才道:“齐护卫救了我两次,救命大恩,桃花无以为报。”

    “公主言重了。您是王爷未来的侧妃,属下保护您是应该的。”

    未来侧妃……

    这四个字,好似一只无形的手,在那一刹那,用力抓住了夏桃花的心脏,在那一瞬间,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半晌,她才点了点头,声音稍稍有些喑哑,“不论如何,齐护卫的救命大恩,桃花没齿难忘。”

    她微微颔首,眼神里,一道暗芒悄然掠过,不经意间,蒙上了一层涩然。

    齐风垂着眸子,没有再看夏桃花,只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却听夏桃花道:“让我给齐护卫把一把脉吧。”

    齐风一听,再度抬眼看她,见他的眼底,闪过一丝犹豫之色,便轻笑道:“齐护卫受了伤,我不过就是给你把个脉而已,齐护卫犹豫什么?”

    夏桃花都这样说了,齐风若还拒绝,倒是显得他不怀好意似的,当下便点了点头,伸出手腕,“有劳。”

    夏桃花轻微一颔首,修长的指尖,轻轻搭在齐风的手腕上,指尖的冰凉,让齐风的身子,微微僵了一下,不过到底是什么都没有再说。

    片刻之后,夏桃花的手指从齐风的手腕上收了回来,抬起双眼,漂亮的眸子里,一片冷清之色,道:“齐护卫有些轻微的内伤,还是尽量多加休息。”

    她知道眼下这情况,是容不得齐风多加休息的,因此只能用了“尽量”两个字。齐风自然也知道如今情急的情势,知道自己不可能有时间停下休息,听夏桃花这么说,只是附和地应了一声,“属下明白,多谢公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