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3章 953..一切有他在
    ,精彩无弹窗免费!

    齐风的疏离和冷漠,夏桃花自然是感觉出来了,心头不经意地紧了紧,最终还是没有跟齐风多说什么,“那桃花先告退了。”

    “公主慢走。”

    夏桃花转身离开,纤瘦的背影,透着几许凄凉,齐风站在门口,搭在门框上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将门框捏得有些变形了。

    盯着夏桃花的背影许久,直到再也看不见她,齐风才收回了视线,原本想要出去透透气的那颗心,这会儿更加闷了。

    五日之后,一行人准时赶到了京城,城门之外,柳若晴仰头看着靳都城那高耸的城楼,有些恍惚。

    明明不过是离开一月的时间,却好像是已经离开好几年了。

    想到自己此刻恢复从前的容颜,心头沉了一沉,眼底隐隐地透出了几分担忧。

    从马车中往外看去,言渊坐在马上,身姿挺拔,就是这样看着他,都能让她安心下来。

    在到达京城之前,她曾跟言渊提过自己还活着的事在朝中会掀起来的风浪,言渊却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让她别担心,一切有他在。

    她想,眼下这情况,朝廷那些大臣确实没什么心思处置她,可一旦那些事解决之后呢?

    柳若晴心中担忧,却不想在这个时候给言渊徒添烦恼,最后什么都没提。

    骑在马上的言渊,感受到了来自身后的目光,回过头来,对上了柳若晴担忧的双眼。

    他对她弯了弯唇,调转马头,走回到柳若晴身边,知道她心里的担忧,便道:“安心回去,珩儿在府里等你呢。”

    听言渊提起自己的儿子,柳若晴的眼神果真亮了一下,原本眼底的担忧也因为提到儿子而瞬间消散,当下便对言渊点了点头,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笑容,这才放下马车帘子,重新坐好。

    “进城。”

    门外,传来言渊的声音,“进城”两个字还是让柳若晴的双手,因为紧张而收紧了。

    夏桃花见她这模样,开口道:“王妃不用紧张,有王爷在,一切都会没事的。”

    夏桃花虽然生活在长屿,但是,关于靖王和靖王妃的事,她也是有所闻,包括当年那两位大人被神机堂灭门,靖王妃被牵涉其中之事,她都有所耳闻。

    所以,这会儿,她这般紧张,夏桃花也是能大概猜出些什么。

    柳若晴看出了夏桃花眼底的善意,回给她一个感激的微笑,想到几天前自己跟言渊商量的事,她本想现在告诉夏桃花,可刚要开口,又咽了回去,一切还是等耶蛮的事解决了再说吧。

    靖王府——

    当下人们看到同言渊一起进府的柳若晴,愣了好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柳若晴看向一旁已经傻眼了的徐管家,出声打趣道:“怎么了,管家,不认得我了?”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脸,让管家陡然回过神来,激动地直接跪下对柳若晴行礼,“老奴参见王妃。”

    激动之下,管家甚至忘了旁边还站着他们家王爷。

    此时,整个靖王府上下看到柳若晴,一个个都激动地忘了该做什么了。

    自从王妃去世之后,整个靖王府都死气沉沉的,大家都知道王爷心情不好,就连说话都不敢大声。

    现在好了,王妃活生生地站在这里,以后靖王府又会恢复人气了。

    下人们的想法很简单,王妃回来就好,没有人去追问王妃是怎么复活的,中间又经历了些什么。

    这些不是他们这些下人们需要知道的,也不是柳若晴需要向下人们交代的。

    而靖王从午阳城回到京城之事,伴随着靖王妃复活的消息,一并传到了宫中。

    这件事本来就不是秘密,言渊也没打算跟皇帝甚至群臣隐瞒柳若晴活着之事,毕竟,从一开始,他带晴儿回京,就没想过要让晴儿藏着掖着躲着那些人过一辈子。

    而此时的皇宫之中,言朔得知柳若晴还活着并且回到靖王府的那一刻,他先是不敢置信地愣了好久都没有回应。

    直到下人们都在猜测皇上打算怎么处置死而复生的靖王妃时,听言朔突然嗤声笑了一声,随后,脸上的笑容逐渐放大,没多久,整个御书房里的,都回荡着言朔的笑声。

    此时的言朔,不得不承认,当自己知道柳若晴还活着的消息时,有一种长舒了一口气的感觉,甚至,完全没有要去想,到时候该怎么去面对那些死咬着不放的群臣。

    曾几何时,他每一次看到站在朝上面无表情,满头白发的九皇叔时,心中都觉得没办法正视他,现在九婶回来了,他心中的重担,总算是有机会可以放下了。

    而此时,如柳若晴先前所料的那样,朝臣们虽然知道了她还活着,但因为如今边境危机,加上那些随时会出现在靳都城的怪物们,他们确实没有什么闲暇的心思去针对一个对朝政并无任何影响的靖王妃。

    而此时,柳天心在听说柳若晴回来之后的第二天,便急匆匆地往靖王府过去了。

    早在她还是牛侍卫的时候,她已经几次忍不住想要过去找她都被言绝给拦住了,这会儿,言绝领兵去了齐洲,柳若晴恢复了身份,她自然就按耐不住要来找她了。

    “你来的正好。”

    一阵寒暄过后,柳若晴将柳天心拉到院子里的凉亭坐下,从身上取下自己那半块玉佩,对柳天心道:“江叔说这是圣灵佩,是我们的母亲留给我们的。”

    “江叔?”

    柳天心还不清楚这其中的来龙去脉,听柳若晴说起江叔,便是一阵茫然。

    “就是那天我从江城带回来的那位疯子大叔。”

    “他?”

    柳天心的眼底,骤然亮了起来,她也知道,那位疯子大叔对她们了解自己的身世有很重要的作用。

    果然,紧接着,柳若晴便把最近发生的事,包括二十年前发生的事都跟柳天心细细说了一遍,除去了那块皇家影卫牌子的来历。毕竟,现在连江叔都不清楚,那些影卫到底是来杀江家人的那批杀手,还是来救江家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