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4章 954.圣灵佩上的奥秘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愿意去相信是后者,可她也不能将自己的心思强加给柳天心。

    她们是双胞胎,尽管柳天心一直不说,她都能清楚柳天心心中的想法,因为她脸上丑陋的疤痕,她在言绝身边一直十分自卑。

    这种自卑的心理随时会击垮她,如果还让她知道有这么一件事存在,或许她就会找这么一个理由离开八哥。

    他们之间已经够不容易了,有些事,她一个人知道就好,还是让天心开心一些吧。

    柳若晴在心里想着,没有再提银牌之事。

    柳天心听完柳若晴的叙述之后,脸上一片恍然之色,“原来是这样,我真不是母后生的。”这样一来,所有的事情都说得通了,搞清楚之后,她脸上便是一片兴奋的色彩,许是没经历过二十年前的惨状,所以,在听到江国公府发生的事时,她心里虽然悲痛难过,却并没有持续太久,反而因为自

    己在这个世上还有一个至亲之人而欣喜若狂。

    她用力抓着柳若晴的手,兴奋道:“我做梦的时候,经常梦见我有个姐姐,我就知道是你,你就是我姐姐。”

    柳天心眼中的激动无法掩饰,这也是柳若晴在柳天心死里逃生回到言绝身边之后,难得看到的发自内心的狂喜模样。

    记得第一次见柳天心的时候,她的性子其实跟自己很像,可就是因为那一场大火,让她整个人变得沉默了许多,她现在只希望自己这个亲妹妹以后能真正开心起来吧。

    柳若晴的心里,有些惆怅,脸上的欣喜却同柳天心一样,不曾掩饰。

    “对了,把你身上的玉佩给我。”

    柳若晴想到了最重要的事情,也顾不上跟柳天心多做寒暄,开口道。

    柳天心闻言,也没多问,将身上的玉佩取了下来,递给柳若晴,见她将两块玉佩拼上,认真地盯着玉佩看着什么,便忍不住问道:“这玉佩上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见柳若晴也是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一边继续看着玉佩,一边对柳天心道:“江叔说,母亲将那四句话告诉他的同时,特别叮嘱过,这两片玉佩,缺一不可,如果纯粹只是为了让我们相认的话,我们这两张

    脸就够了,她不需要特地叮嘱江叔一遍。”

    闻言,柳天心也点了点头,觉得有几分道理,“也就是说,那四句话的秘密,可能就在这玉佩之中?”

    “有可能。”

    柳若晴盯着玉佩看了好久,也没看出所以然来,便有些气馁地放了下来。

    这会儿已经过了巳时了,太阳光正好,已经逐渐如春的天气,开始渐渐回暖。

    阳光洒在脸上,暖洋洋的,让人不免觉得有些惬意。

    柳天心见柳若晴躺下休息了,她也没着急着走,拿过那玉佩也细细地看了几遍,也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放下玉佩之后,她回头看向微阖着双眼享受着阳光的柳若晴道:“会不会是这中间还缺了什么重要的信息,江叔没想起来?”

    柳若晴摇摇头,伸手拿过玉佩,一边看一边道:“二十年前的事,江叔能记得这么多已经很不容易了,再让他……”

    说到这,她停了下来,脸色稍稍有了几许变化,而这样的变化,柳天心也发现了,将脑袋凑了过去,“怎么了?”

    柳若晴的双眼,从原本的仲怔,变成了惊愕,对着柳天心,指了指手上的玉佩,“你看。”

    柳天心在柳若晴的躺椅边上蹲下,头挨着柳若晴的头靠着,便看到太阳投在那块合并而成的圣灵佩上,阳光所到之处,渐渐出现了一些她看不懂的字符。

    “这玉佩里有字!”

    柳天心惊奇地呼出声来,可随后,脸上便是一片茫然之色,“这上面写了什么,你看得懂吗?”

    她侧目看向柳若晴,问道。

    柳若晴没有回答她,而是将原本拼在一起的玉佩又分开了,跟着便发现,即使有阳光透进去,玉佩里的字符也没有再出现。

    这一点,柳天心也发现了,看着柳若晴,惊奇道:“难怪母亲跟江叔说,这两块玉佩,少了一块就没有意义了,原来是这样。”柳若晴赞同地点了点头,圣灵佩上显现出来的字符虽然很小,但是柳若晴却出奇地能看清上面的每一个字符,看到最后,柳若晴的眼神,有了及其细微的变化,因为变化太小,加上柳天心的注意力没有在

    她脸上,因而并没有注意到。

    “你看得懂上面符文的意思吗?”

    柳天心疑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嗯?”柳若晴回过神,不动声色地掩下眼底的异色,对柳天心点了点头,道:“上面解释了之前我跟你说的那四句话的意思。上面说的神女之露,指的就是我身上的血,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当时我的血能杀了太师

    府的那些蛊虫了。”

    “就这样?”

    柳天心看着柳若晴,眼底带着几许怀疑。

    “嗯,还说了杀死那些怪物的方法。”

    她指了指手上的玉佩,道:“得将这玉佩消融了。”

    不知道为什么,柳天心看着柳若晴这说得尤为轻松的模样,心中却感到无比忐忑,总觉得她好似没说全玉佩上的内容似的。

    奈何这会儿她完全看不懂符文上的内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想了想,她又问道:“我们是双生儿,你的血可以,我的血应该也可以才对,你告诉我,该怎么做,我可以帮你一起。”

    柳若晴摇了摇头,道:“不用,上面说只有先出生的那个才可以,我们虽然是双生,但我是姐姐。”

    柳天心总觉得柳若晴这话哪里不对,可还没等她开口,便被柳若晴打断了思绪,道:“从当日那些怪物怕我,以及太师府那些蛊虫的反应来看,我就是那些怪物的弱点。”这样说着,她一派轻松地从躺椅上站起,一脸惬意的样子,伸了个长长的懒腰,转头对柳天心道:“好了,总算是知道了怎么对付怪物的方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