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5章 955.家有猛虎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加深了眼中的笑意,看着柳天心的眼神,多了几分打趣,“等解决了耶蛮手上的那些怪物,八哥差不多也要从齐洲城回来了,到时候,你可就要成我八嫂了。”

    柳天心被她一打趣,脸骤然一红,一时间也忘了自己刚才心中到底在想什么。

    在靖王府待了大半天之后,柳天心才恋恋不舍地回到了聿王府。

    而柳若晴在柳天心离开之后,低眉看着手中两半块圣灵佩,缓缓握紧了掌心。

    想了想,她出了院子,去书房去找言渊,刚到门外准备敲门,便见言渊已经开门出来了,看到她,眉毛微微一挑。

    “找我?”

    他伸手,将柳若晴拉了进去,关上门,回头看她,道:“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你说。”

    柳若晴感觉得出来,言渊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听上去还是轻松的,可周身却萦绕着无法忽视的紧张。

    她迷惑地抬眼看他,问道:“什么事啊?”

    “已经一个月了。”

    一个月?什么一个月了?

    柳若晴下意识地伸手往小腹上捂了捂,随后觉得不对,自己近期跟言渊的那一次,才没几天呢。

    这样想着,她刚将手从小腹上收回,却听到噗嗤一声轻笑从言渊的口中传出,“我说的不是这个。”

    因为顾及她的身子,就算跟她相认了之后,他也极少要她,有时候憋得难受了,也只能自己解决,这会儿看到她下意识地捂着肚子的模样,又好笑又开心,只是更多的,还是一种期盼。

    期盼只要她能好起来,对他来说,一个珩儿早已经足够了。

    柳若晴看到他眼底的戏谑,想到自己刚才的行为,不免有些囧,抬眼恼羞成怒地瞪了他一眼,强硬地转移了话题,“那你说什么一个月了?”

    说着,她眯了眯眼,凑近言渊的眼神中,多了几许危险的气息,“难不成你让别的女人怀上了?”

    伸出指着言渊的手指,被他紧紧裹在了掌心当中,莞尔一笑,“家有猛虎,我哪敢呀。”

    柳若晴一怔,随后便伸出手,往言渊的脖子上掐去,“你说谁是猛虎,你给我说清楚!”

    “我错了。”

    “晚了。”

    柳若晴低头往他的肩上咬了一口,见言渊顺势将她往怀中一带,趁机在她脸上偷吻了好几下,随后,书房里传来两人的打闹声和清朗的嬉笑声。

    夫妻二人在书房中打闹了许久,等到柳若晴的脸上渗出了些许汗珠,有些气喘吁吁的样子,言渊才停了下来。

    将柳若晴微喘的身子圈在怀中,手掌轻柔地擦去她额头上的汗水,轻轻抚着她柔软的长发,道:“不玩了,说正事。”

    柳若晴这会儿也是有些累了,靠在言渊的怀中微微喘着气,跟着点了点头,顺从得像只乖巧的宠物猫。

    “夏桃花给你服的药,已经满一个月了,可以让她给你安换血之术。”

    柳若晴在他怀中的身子,僵了一下,跟着,抬起头看他,“这么快就可以了?”

    她有些不敢相信,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刑场上准备斩首的犯人,刽子手的刀都已经举起了,突然传来皇帝说要大赦天下的消息,那种突然捡回一条命的感觉,让人一时间有些缓不过神来。

    “什么叫这么快?”

    言渊低眉,不满地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尖,道:“一个月对我来说已经够久了。”

    柳若晴讪讪一笑,还是觉得有些不敢相信,额头上方,继续响起言渊的声音,“我让夏桃花准备一下,让她早点开始。”

    柳若晴想到了夏桃花的病,道:“我听说换血术需要极强的内力,桃花公主那情况,能撑得住吗?”

    她在书房看过换血术的治疗方法,对施救者的要求极高,一旦过程中出现什么意外,施救者也会没命的。

    她虽然不是什么圣母,但也不希望有人为了救她而赔上性命。

    比起她,言渊却显得铁石心肠许多,或者说,他本来就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他能有的全部的温柔,都给了怀中这女子了。

    听柳若晴这么说,便不以为意道:“她既然说了一个月的时间,那便没问题!”

    他没有将之后夏桃花可能会遇上的事考虑进去,他能给夏桃花的回报,便是之后扶她兄长登上长屿皇位,仅此而已,而这,也是夏桃花唯一所需要的,不是吗?

    所以别的,言渊并没有去想。

    柳若晴看言渊这般坚定的眼神,便知道没有了商量的余地,便道:“那就再等几天吧。”

    言渊的眉头,意料之中地拧了起来,“为什么?”

    “耶蛮估计这两天就会到京城,到时候,京城肯定会有大事发生,我不能在这个时候撂摊子不管啊。”

    言渊的脸色,并没有好转,听柳若晴这么说,便道:“京城百姓的安危,我会安排,你只管安心治疗就行。”

    “好,你跟我说怎么安排?”

    柳若晴这会儿不给言渊回避的机会,问道。

    见言渊拧了一下眉,这一时间也回答不出来。

    只听柳若晴继续道:“既然我的血能对付那些怪物,既然让我成了这东楚的靖王妃,这就是我的使命。”柳若晴难得用这个严肃的语气跟言渊说话,“我不是什么大圣人,但也知道老百姓年年缴税奉养我们这些皇族宗室,奉养天下将士,为的不就是有一天,当他们遇上危险的时候,他们所奉养的人能守护他们

    平安吗?不然,我们这些人,有什么脸面去接受他们的奉养?”

    言渊的眉头紧锁着始终没有松开,柳若晴说的这些大道理,他又何尝不明白,又何尝没想过,自己这样的想法过于自私。

    但是,眼前这个是他深爱着的女人,是他费了多大的心力才盼回来的女人,让他舍她不顾,他又怎么能忍心。柳若晴知道他此刻内心的想法,安抚道:“我又不是不治了,只不过延迟几天而已,桃花给我服的那些药,让我最近好了许多,你没发现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