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9章 959.两个人的责任
    ,精彩无弹窗免费!

    紧跟着,“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言渊的嘴里喷出,随后,言渊便醒了过来,表情阴沉,手,捂着心口,艰难地站起。,

    “王爷,您醒了!”

    魏晋惊呼出声,从刚才随行太医的说法,王爷被下的蒙汗药分量不轻,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的。

    除非被下药者,意识强大,在潜在的意识中,强行用内力将蒙汗药的药性逼退,但这样的行为十分伤身。

    看眼前王爷的样子,八成就是太医说的那样了。

    魏晋这会儿冷汗涔涔,言渊却是顾不上回答他,身子跌跌撞撞地往柳若晴那边的方向过去。

    “王爷醒了。”

    齐风等人看到言渊过来,先是眼珠子不可置否地亮了一下,随后看到言渊嘴角和身前的血液,脸色骤然一僵,纷纷跑上前去。

    “王爷。”

    “王爷。”

    “……”

    众人还没来得及开口,齐风腰间的佩剑已经被言渊给拔出剑鞘,几人只见到一道白色的影子,在眼前掠过,再看清之时,言渊已经朝耶蛮所在的地方冲过去了。

    耶蛮见言渊过来,嘴边的音律,顿了一顿,脸上升起了几许恐慌之色,还未等他想到退路,便感觉到肩上一痛,言渊手中的剑,已经刺穿了他的肩胛骨。

    同时,从他笛中传出的音律也随之停了下来。

    骤停的音律,让柳若晴有些始料未及,因为开始拼尽全力去对付耶蛮,这会儿耶蛮那边突然收住,她反而被自己的力量往后震退了好几步。

    她知道,原本她刚才发出的笛音是完全可以对付耶蛮,而不像刚才那样,两股音律势均力敌,谁也压不下谁。

    但是她没了武功,体内没有余下半点内力,所以,才跟耶蛮成了势均力敌的状态。

    与此同时,她也没料到言渊会醒来这么快,看到他的刹那,她愣了一下,跟着,便在言渊的脸上看到了无法忽视的愤怒。

    柳若晴知道,这样的愤怒是对着她的。

    这会儿,她没有时间解释,趁现在那些怪物混乱之际,得尽快除掉它们。

    而此时的聿王府内,因为昨夜感染了风寒而没有起身的柳天心,这会儿却突然睁开眼,原本浑浊茫然的眼底,忽地闪过一丝震惊。

    她赶忙下床,手忙脚乱地拿了几件衣服套上,便往外走。

    “原来是这样。”

    她那天就觉得哪里不对劲,总觉得圣灵佩上那些符文不像柳若晴说得这么简单。

    就在刚才,她昏睡的时候,脑海里突然有好些熟悉的符文闪过,而她竟然完全看懂了。

    那些符文,就是当日在靖王府,她在圣灵佩上看到的那些。

    那上面,是一串音律,除此之外,还有那四句话的解释。

    神女之露,指的是圣女之血,而她们的母亲江国公府世子夫人,便是苗地千百年来仅剩的一位圣女。

    数百年之前,苗地便发生了类似的活死人之难,当时,苗地里的人几乎都死了。

    圣灵一族原本是守护苗地的安宁,当时,升灵族的神巫和圣女都在那场浩劫中,对付那些怪物而死去,只剩一名圣女还活着。

    之后,在苗地里一代传一代,到了世子夫人那一代,便只有她一人保留着圣女血脉。

    原本是百年前的浩劫,几百年来,未曾发生同样的事,苗地里,再也没有人提起。

    而圣灵佩上显示,圣女若怀上双胎,那双胎身上的血,便可同时对付那些活死人,但不可避免的是,其中一人会血竭而死。

    柳天心总算是明白为何柳若晴当日看着圣灵佩上的内容会脸色大变,却什么都不跟她说,只说只有她一人之血有用。

    其实是柳若晴将本来分摊的危险,给隐瞒了下来,全部瘫倒了她自己头上。

    柳天心脸色难看地从聿王府冲出来,直奔城门。

    两个人的责任,为什么要让姐姐一个人担着。

    这会儿,正是全城戒备的状态,柳天心要出城,守门的将领不敢放行,但因为这位是未来的聿王妃,他们也不敢得罪,只能软言劝说。

    “天心公主,请您不要为难我们……”

    “你知不知道靖王妃现在有危险,她出了事,你们担待得起吗?”

    柳天心脸色难看地看着守城大将,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下来,“你听我说,我有办法救靖王妃,你们赶紧放我出城去。”

    守城大将听柳天心提到柳若晴,脸上顿时露出了左右为难之色,握着刀的手,紧了紧。

    “可靖王爷吩咐,在他们回城之时,不能擅自打开城门。”

    “你怎么这么死板呢。”

    柳天心急得直跺脚,“靖王怪罪下来,我一人承担。”

    “这……”

    “二小姐。”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柳天心回过头,见是江陵,眼底顿时一亮,“江叔。”

    她知道江陵武功极高,以江陵的轻功,直接带她从城楼飞出去也不是难事。

    当下,便跑到他身边,“江叔,姐姐有危险,你现在带我出城。”

    江陵一听柳若晴有危险,也顾不上细问,便当着守城江陵的面,直接带着柳天心跃上城楼,出了城。

    再说柳若晴那边,顾不上跟言渊解释,扔下手中的笛子,在众人来不及反应之际,她已经从腰间取下缠绕着的佩剑,冲向那些怪物。

    那些怪物原本因为柳若晴吹出的那一段音律这会儿都没缓过来,柳若晴冲过去的时候,抱着速战速决的心思,手中的剑,直接对准身边怪物的心脏刺了下去。

    “晴儿!”

    言渊惊呼出声,眼看着那怪物抬起手,尖锐的爪子,扎进了柳若晴肩上的肉里。

    他的呼吸,骤然停滞了,心脏,仿佛被一片一片撕裂了一般,眼看着那怪物的爪子,在柳若晴的肩上越扎越深。

    现场,怪物们惊恐的叫声此起彼伏地响起,声音听着尤为吓人。此时的柳若晴,只感觉到几根爪子正在扎进她的肉里,仿佛要将她肩上的肌肉组织撕碎了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