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2章 962.傻样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着怀中之人满脸的笑容,还有眼底逐渐溢出来的戏谑和促狭的光芒,知道自己被这死丫头给戏弄了。

    当下,将她用力往怀中一带,“好啊你,竟然敢戏弄我!”

    他不得不承认,在她用一双茫然的眼神看着自己问自己是谁时,他真的被吓到了,甚至害怕她这一辈子都记不起自己来。

    现在得知自己是被她给捉弄了,顿时又好气又好笑,偏偏他可以对任何人生气发火,唯独她不行。

    怀中的人抬眼看他,一脸不知错地挑了一下眉,道:“谁让你惹我不高兴了,我当然点讨点回来让自己高兴一下。”

    被她这样恶人先告状,言渊不禁失笑,伸手捏了捏她清瘦的脸颊,道:“我做了什么惹你生气了?”

    柳若晴掀了掀眼皮看了他一眼,故作娇嗔地哼了一声,伸手捏住言渊刚毅的下巴,道:“你当时……是不是打算跟我一起去了?”

    原本带着笑的脸上,这会儿缓缓收了起来,变为严肃。

    言渊一愣,眼神有些回避,自然知道柳若晴说的“跟我一起去了”是什么意思。

    他轻声一笑,避开了柳若晴犀利的眼神,有些悻悻地开口道:“没有,你想多了。”

    柳若晴没出声,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言渊的眼睛,不容他躲避。

    最后,还是言渊率先败下阵来,看着柳若晴,摇头失笑,跟着,委屈地看着柳若晴,道:“晴儿,我错了。”

    柳若晴斜眼看了一眼言渊那委屈小可怜的模样,不理他。

    言渊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袖,早已收起了靖王爷往日凌厉的锋芒,变成了一个做错事要认错的乖巧小孩,“晴儿,我错了。”

    他抱着柳若晴没有放开她,脸上原本委屈的小媳妇模样渐渐染上继续悲戚之色,“但是我不会后悔那样的决定。”柳若晴闻言,抬眼看他,正要开口,却被言渊用手挡住了她微张的双唇,道:“晴儿,我已经失去过你一次,你知道那样逼着自己活下来有多痛苦吗?我答应过你一次,我会好好活着,所以,即使多么痛苦

    ,我都活下来了。”

    柳若晴听的出来他言语间的艰难,尤其是此刻他的声带受了伤,所以说起这些话的时候,更加扯得柳若晴的心口犯疼。

    “所以晴儿,这种承诺,我不会允你第二次,因为……真的太难做到了。”

    言渊的声音稍稍有些哽咽了。

    柳若晴当初被皇帝下令处斩之时,便料定言渊一定会跟她生死相随,才会留下那么一封信,逼着他活下去。

    她以为,只要走过那一关,他以后的日子便会好过。

    可后来,她看着他满头白发,看着他站在她的坟前,好似跟全世界完全分离的模样,她几次问过自己,逼着他那样活着的决定,真的是对的么?

    都说,活着的那个人,永远比死了那个人要痛苦,她不曾感受过,可看言渊如今这模样,她竟然有些感同身受了。

    看着他沉默了良久之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对言渊点了点头,“好,我不逼你一个人活着了。”

    她轻轻拍了拍言渊带着些许胡渣子的脸颊,道:“以后,我们俩一起好好活着。”

    “嗯。”

    言渊听她这么说,高兴地笑了起来,看着像一个得了糖吃的孩子,笑容绽开得越来越大,但是因为他的声带受了伤,愣是将他兴奋的情绪给压了下去。

    柳若晴看着他这傻乎乎的样子,也跟着笑了起来, “傻样儿。”

    她庆幸自己回来了,尤其是看到言渊这个模样的时候,她真的庆幸自己回来了。

    当时,她是以为自己会死的,圣灵佩上说,她跟天心是双胎,双胎互助,必死一人。

    她当时想着,反正自己也不一定治得好,没必要再将天心拖下水,便没告诉柳天心圣灵佩上的意思,一个人去了。

    跟那些怪物打斗的过程中,第一次怪物的爪子也只是撕伤了她肩上的皮肉,可她当时随身带着的那把佩剑,是涂上了融掉的圣灵佩的液体。

    怪物的身体,沾上了圣灵佩,便开始燃烧,当那只怪物将手从她肩膀移出之后,血液开始漫天洒下来。

    那些被挡在风阵外的人看不见,她却是清楚的。

    当他们看到她的血洒出来的时候,拼了命地尖叫,逃窜。

    她便在那个时候,抓着了时机,用剑刺伤了她自己,再将剑尖上带出来的血液朝他们洒过去。

    整个过程并不是特别艰难,但是很耗体力,加上她当时流了一些血,体力不支,没办法撤出,就是后来天心进去,才帮了她一把。

    因此,当时的场面虽然看上去触目惊心,其实她伤得并不是很重。

    现在她活着,天心活着,言渊也活着,大家都好好的,真好。

    她欣慰地看着言渊的脸,看着看着,又满足地笑了起来。

    言渊将她重新抱回到床边坐下,也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有了这个习惯,总喜欢跳到他身上让他背着。

    “伤口还疼吗?”

    柳若晴听言渊这么一问,这才想起自己的肩膀伤的不轻,刚才跳到言渊背上的动作有些大,她竟然一点都没感觉到疼。

    “不疼,你不提醒我,我都忘了。”

    柳若晴也没多想,随口应道,可言渊不放心,还是解开了她的衣服,想要检查一下她的伤口,见绑着她伤口的纱布白白净净的,确实没有让伤口裂开,这才稍稍放心了下来。

    “你先躺着休息一下,我命人给你送点吃的来。”

    他将原本守在屋中伺候的下人全部撤了下去,这会儿也只能他自己去了。

    王府里的人在得知王妃醒过来了,都高兴得不行,整个王府压抑的气氛一瞬间便消散了。

    这几日,靖王府里都闭门谢客,就连皇帝来了,也只是被放进府中,并没有机会见到言渊和柳若晴。这会儿,柳若晴醒了,言渊也总算是松了口气,亲自伺候好柳若晴吃完药,喝了药,等到她睡下之后,这才开始处理手头上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