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3章 963.交给朕来处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爷,耶蛮跟庞太师如今都关在大理寺,皇上那边想要听一听您的意见。”

    书房内,齐风看着言渊虽然消瘦了不少但脸色时不时地勾起些许笑意,总算是在心里松了口气。

    “本王等会儿进宫见面圣。”

    说着,他起身往书房外走,走了一半,他又停下脚步,侧目看向齐风,“对了,桃花公主这几日身体如何了?”

    听到言渊提起夏桃花,齐风的心头,便有些复杂的情绪稍稍波动了一下,但是很快,这样的波动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属下不知,王爷需要属下去问一问吗?”

    “你不知?”

    言渊眯了眯眼,看着齐风,想到柳若晴当日跟他说的话,蓦地笑了起来,这笑容有些意味不明,看得齐风心头有些犯怵。

    “王……王爷。”

    齐风被言渊看得浑身僵直了起来,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既然你不知,那去问问便是。”

    言渊收回了停在齐风身上的视线,往外走,边走边道:“本王面圣回来要见她。”

    闻言,齐风垂下眼眸,应了一声,“是。”

    御书房——

    “皇叔,九婶可好些了?”

    自那日言渊带兵出城抓耶蛮和庞太师之后,这是言朔第一次见言渊,中间他曾到过几次靖王府,言渊都在屋中陪着柳若晴,根本无心见他。

    因为之前心中一直愧对言渊夫妇,言朔来靖王府,从来不曾以皇帝的身份,况且,就算他摆出皇帝的架子,言渊也未必会搭理他。

    这一点,言朔心里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就是这会儿,他在言渊面前提起柳若晴的时候,还是有些小心翼翼。

    “多谢皇上,晴儿好多了。”

    言语间带着的淡淡的疏离,让言朔的眼底不免多了几分失望。

    “那就好。”

    言朔点点头,没有再谈论柳若晴,而是说起了如何处置耶蛮和庞太师这事儿。

    “齐洲城那边传来的消息,六皇叔和八皇叔已经到那边了,京城这边的情况,皇叔你这边有何打算?”

    言朔动了动面前的洮砚,看着言渊问道。

    言渊沉默了一下,从袖中取出一份奏折,递到言朔面前,“皇上请过目。”

    言朔看了一眼言渊,见他微垂着头,拱手而立的样子,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接过言渊手中的奏本翻开看了一眼。

    “皇叔想要利用他们二人来给齐洲那边传递消息?”

    “是。”

    具体怎么做,言渊已经写在奏本上了,也就没跟言朔多议论什么。

    言朔放下手上的奏本,看向言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缓步走到言渊面前,停顿了片刻之后,道:“皇叔还在怪朕当日下令处斩九婶的事吗?”

    言渊的眸光深了一深,不稍半秒后,便开口道:“臣不敢。”

    话虽这么说,可言语间的疏冷,言朔又怎么会察觉不出来,当下又叹了口气,道:“朕知道你在怪朕,那件事……朕确实对不起九婶。”

    言渊没有说话,依然静静地站在一旁。

    言朔朝他看了一眼,继续道:“这次九婶能平安回来,朕也十分欣慰,以后的事,就交给朕吧,皇叔无需担心。”

    言渊这会儿才抬眼正视着言朔,他话中的意思,言渊应该是明白的。

    柳若晴虽然回来了,但是神机堂将唐李两家灭门之事到如今也尚未弄清楚,柳若晴依然牵涉其中。

    朝臣一旦有人带头提起此事,自然会有朝臣附和,到时候,朝堂之上,怕又是一番争论。

    言渊虽然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能避免那样的结果,自然是希望避免的。

    否则,双方一旦出现争执,受伤害的,依然是老百姓,还有那些一直蠢蠢欲动的附属小国,也会趁机作乱。

    言朔这样对他说,自然是给他做了承诺,不管到时候朝臣们会说什么,言朔都不会再拿柳若晴开刀的。

    “微臣多谢皇上。”

    言朔淡淡一笑,“回去吧,朕知道皇叔现在归心似箭,朕就不留你用饭了。”

    他又指了指桌子上放着的言渊刚刚递上来的奏本,道:“其他的事,就交给朕来处理。”

    “是,微臣告退。”

    言渊离开了御书房,言朔看着他的背影,依然健硕挺拔,即使那满头的白发,也没有掩盖下他身上那睥睨天下的气场。

    言朔知道,如果真走到那一步,最终只会是两败俱伤。

    确实如言朔说的那样,言渊跟言朔刚谈完事情,便归心似箭地出了宫门。

    他进宫的其实也没多久,跟皇帝说话的时间还没有进宫这段路的时间久,可他就是觉得好似离开家很久了似的。

    这会儿柳若晴还在睡觉,他回到王府的时候,见柳若晴还没有醒来,便不敢去打扰她,想到了之前吩咐齐风的事,便打算去找夏桃花谈柳若晴血症之事。

    “齐护卫。”

    夏桃花叫住了转身准备离开的齐风。

    齐风停下脚步,转过头来,:“公主还有事?”

    齐风原本是奉言渊的命令来询问夏桃花的身体情况,问完之后也不敢有多逗留便直接准备离开,却没想到夏桃花会叫住她。夏桃花动了动唇,看着齐风垂眸站在一旁疏离的模样,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从袖中取出一个小玉瓶,递到齐风面前,“昨日我从陆先生那边取了一些药材过来,制了这些药丸,对内伤有所帮助,我也

    没什么可以报答齐护卫的,这些药丸,齐护卫拿回去用吧。”

    齐风低眉看着面前的玉瓶子,愣怔了片刻,还是抬手接了过来,“多谢公主,在下告退了。”

    “好。”

    齐风回头正要往外走,便碰上了从抬脚跨进来的言渊,他好似有些心虚似的,捏了捏手中刚刚夏桃花递给他的玉瓶,站到一旁,“王爷。”

    言渊抬脚跨进来,目光不动声色地扫过齐风手上拿着的玉瓶,最后,又看向齐风那张沉默寡言的脸。

    齐风似乎是感觉到了言渊的视线,愣是不敢抬眼看他。夏桃花见言渊过来了,也赶忙迎了上去,“见过王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