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6章 966.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精彩无弹窗免费!

    见言渊沉吟了片刻之后,道:“也没做错什么。”

    “没做错什么,你把他关进牢里干什么?”

    听言渊不悦地冷哼了一声,道:“夏桃花拿你的命来威胁我,我不回敬过去,还真能让她威胁上?”

    言渊这么一说,柳若晴便立即明白了,“所以你就拿齐风来威胁她?”

    柳若晴有些哭笑不得,觉得这种简单粗暴的行为,不像是言渊会做出来的。

    却见言渊爽快地点了一下头,随后挑眉望着她,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道:“正好齐风那小子主动送上来了,本王也顺便帮他一把。”

    说着,他看向柳若晴,手指,轻轻把玩着柳若晴的指尖,道:“你不是说我太不关心下属的终身大事吗?我这一次的表现如何?”

    见言渊这样邀功的模样,好似再给他一条尾巴,他便能翘到天上去的样子,不禁失笑。

    可随后,她便从言渊这话中,听出了什么,道:“桃花公主真能为了他受你威胁?”

    她应该能猜到夏桃花威胁言渊的是什么。

    无非就是她治他的病,他娶她保障她兄长在长屿的地位。

    这原本就是夏桃花来东楚和亲的目的,而且,一眼便选中言渊的原因。

    她费了那么大的劲,才让她的母亲兄长在长屿的日子好过一些,这会儿又怎么会轻言放弃?

    言渊听她这么问,故作神秘地挑了一下眉,“我们试试不就知道了?”

    看言渊这副模样,柳若晴也饶有兴致地挑了一下眉毛,这人惯常对跟他无关的事情都不会放在心上,这一次难得为齐风的人生大事费心思,倒是难得。

    这会儿言渊倒是没有再在齐风和夏桃花之间的事情,伸手将柳若晴抱到自己腿上坐下,柳若晴也不推开他,顺势勾住他的脖子,娇羞地往他怀里一靠。

    言渊被她这模样给逗笑了,到底还是担心着她的伤势,问道:“伤口还疼么?”

    “早就不疼了。”

    说着,柳若晴还对着言渊摆动了几下自己的肩膀,像是要跟言渊证明自己伤势已经痊愈了一般。

    言渊担心她太不小心弄伤了肩膀上的伤口,毕竟这伤才没几天,不可能好得这么快。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别乱动了。”

    柳若晴听出言渊语气中的不信,心里莫名执拗了起来,非要向言渊证明什么似的,道:“你不相信?不信我拆了纱布给你看看。”

    说着,便开始宽衣解带,言渊想要阻止,却被她给躲开了,“我给你看了你就信了。”

    言渊蹙了一下眉,觉得柳若晴这番执拗有些不对劲,可细看之下,又没觉得哪里不妥,就在他愣怔之际,柳若晴已经将衣服给直接褪下来了,露出了她洁白的香肩,和那裹得厚厚一层的纱布。

    这会儿刚开春,虽然没有冬日那般寒冷,房间里还烧着地龙,言渊担心她冻着,赶忙给她将衣服重新裹上,像哄着孩子一般,哄道:“好了,好了,我相信,赶紧把衣服穿上,小心着凉了。”

    他一边哄着柳若晴穿上衣服,一边打量着她肩上的伤情,纱布上确实干干净净的,什么血迹都没有。

    刚才柳若晴那摆动肩膀的动作不轻,照理说,应该是有些血渗出来才是。

    言渊正奇怪的,就听门外传来了婢女的声音,“王爷,王妃该服药了。”

    “进来。”婢女端着的药从外面走进来,这婢女原是之前柳若晴还是牛侍卫的时候,专门照顾她的,现在她恢复了身份,原本负责伺候并保护她的锦书,柳若晴觉得她一个暗卫当婢女一般伺候她,有些大材小用,便

    让锦书只负责保护任务,让这个叫小玉的婢女贴身照顾她了。

    小玉端着药走进来,托盘上,还放了一些纱布和一瓶子的伤药,本是来给柳若晴换药的。

    许是习惯了前阵子夏桃花开给她服的药味,现在这些用来疗伤的苦药,对她来说,几乎一点都没觉得苦,端过药一口气喝下之后,言渊便让小玉退下,自己则亲自动手给柳若晴换药。

    柳若晴似乎是不满意他此时的行为,嘟了嘟嘴,道:“我都说已经好了,你就是不信。”

    嘴上说着,动作倒是配合着言渊将肩上的纱布一层一层取下。

    言渊原本还以为会见到几个极为瘆人的伤口,毕竟当日,他亲眼见到那个怪物五根手指扎进她的肉里,又将她的伤口撕开。

    可这会儿,当他看到眼前这副景象时,却有些愣住了。

    肩膀上,虽说不是完好无损,但是肉眼可见的,却只是几道极小的伤口,仿佛未曾经历过那惊心动魄的场面,更像是被指甲给划伤了之后留下的小疤痕。

    距离她受伤到现在,还不到五天的时间,这伤口愈合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一些。

    柳若晴见他盯着自己的伤口没了反应,便笑道:“看吧,我就说已经好了,你就是不信。”

    她没让言渊再给自己上药,而是一边穿衣服,一边道:“陆先生这次的上药效果真不错,这才几天这伤口就好了。”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言渊这会儿脸上的表情就有些复杂了。

    陆先生给的这些上药,跟从前的没什么不同,之前他们受过的伤,比这轻多了,也没见好这么快的,这一次,晴儿这伤口怎么会好的这么快?

    虽说伤口好得快不是什么坏事,但言渊心里总是觉得隐隐有些不安。

    柳若晴见他不说话,奇怪道:“怎么了?”

    “没什么。”

    言渊摇摇头,压下心头那种奇怪的感觉,轻轻拍了拍柳若晴的脑袋,道:“既然伤已经好了,就让夏桃花给你看看,什么时候能进行治疗。”

    提起根治血症这事儿,柳若晴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虽然夏桃花几次强调能治好她,可夏桃花的年纪比她还要小上几岁,一个才十七八岁的女孩子, 能治她的病,柳若晴心里还是没办法完全放松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