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8章 968.计划已成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除了陆元和之外,他还派人进宫,请了不少的太医一并来靖王府给柳若晴把脉,结果跟夏桃花诊断出来的一样,柳若晴体内的血症之症竟然真的消失了。

    众人皆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打发了太医离开之后,言渊整个人还处在发懵的状态,总感觉一切都不太不真实了。

    晴儿她……她就这样好了?

    就在今天之前,不,就在夏桃花过来给晴儿诊脉之前,他甚至都还在担心,万一换血术中途遇上了发生了什么意外,该怎么办?

    他想都不敢想,晴儿竟然不治而愈了。

    他愣愣地盯着柳若晴许久,柳若晴也同样在盯着他看,夫妻二人就像是杀了一般,愣是看着彼此,谁都没说话。

    好半晌,两人才陡然回过神来,看着彼此皆是难以置信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言渊上前,一把将柳若晴揽入怀中,随后用力地吻上她的吻,就像是在感受此刻的真实,手上抱着柳若晴的力道也重得厉害,就像是在抱着一个失而复得的宝贝一般。

    柳若晴这会儿还是有些懵,始终处在不敢置信的状态,她都决心认命了,万万没想到这样的奇迹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她就这样被言渊抱着吻了好久,两人才渐渐感受到了这样的真实。

    柳若晴笑盈盈地看着言渊,反应虽然看上去并没有十分激动,可眼底的狂喜却是毫不掩饰地溢了出来。

    “言渊,我好了,我……我没事了。”

    “嗯,没事了,以后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谁也不会再离开谁了。”

    言渊不是一个情绪轻易外露的人,可这会儿愣是激动得眼眶通红。

    王妃病愈的事,很快传遍了整个王府,靖王府中,已经好久没有这般喜庆的气氛了。

    现在,王妃不但回来了,病也好了,这不但是对王爷,对世子,甚至对整个王府上上下下来说,都是一件大喜事。

    甚至,为了庆祝王妃病愈,全府上下,每人重赏一百两,比当初世子刚刚出生时的赏银还要多。

    要知道,一百两,放在普通老百姓家里,节省一些话,可是能过一辈子的,可以想象王妃这次病愈,王爷有多开心了。

    可不是吗?

    王妃这一次,可算是捡回一条命了,王爷能不开心么?

    柳若晴这一次痊愈,愣谁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包括神谷子的爱徒夏桃花。

    柳若晴曾想过,会不会是夏桃花给她开的那些药有治疗血症之效,却被夏桃花给否认了,说那些药只是调整她的体质,好让她的身体更能接受换血之术,并无其他功效。

    可除此之外,谁也想不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尽管血症之症没有了,可没有找出一个原因来,言渊心里还是不放心,每天让夏桃花跟陆元和交替着给柳若晴把脉看诊,结果都是好好的,并无任何症状。

    一连几天之后,言渊总算是放心下来了。

    而此时的齐洲城,睿王营帐和南陵大将军凌素的营帐内,分别收到了来自靳都城的信。

    “老九命人传来的消息。”

    言霄将信放到一边,对言绝道:“耶蛮跟庞太师已经拿下,我们这边可以准备动手了。”

    言绝一听,顿时兴奋不已,“终于可以回去找我媳妇儿了。”

    听出了言绝口气中的迫不及待,言霄的口气稍稍有些酸,“出息。”

    言绝却是一副不以为意的表情,道:“我这种有媳妇的心情,你这个三十岁还没媳妇儿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话音落下,见言霄脸色一沉,言绝又笑嘻嘻地走了过来,道:“话说回来,你那养女都陪你随军出征了,你怎么还没拿下?”

    因为心情好了,言绝便开始八卦起自己的兄长来。

    毕竟,他这位兄长已经是三十岁的高岭之花了,放在平常老百姓家里,再过个一两年,他都能当爷爷了,可偏偏他这六哥,身边连个姑娘都没有。

    难得他这心如止水这么多年,总算是有看上个姑娘了,结果人家都随军出来了,他还是没拿下,这不得不让言绝开始鄙视起言霄来。

    怎么说,他这六哥也算是足智多谋,文韬武略的治世之才,怎么在讨媳妇儿这方面,这么没出息。

    言霄听言绝说起沈沁,心里顿时一阵晦暗。

    他也不知道怎么了,那丫头以前对他言听计从的,可现在……

    好吧,现在也挺言听计从,可就是太言听计从了,反而让他察觉出了一些以前不曾有的疏离。

    而这种疏离,让言霄感觉到些许不快,可偏偏,他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但是,他确实感觉出了沈沁的一些不对劲。

    以前,那小姑娘虽然也对他毕恭毕敬的,可偶尔也会有自己的小心思,在他面前,也会有些小叛逆,就比如当年在呈阳县,她为了帮助若晴,就没知会他这个阁主一声,就私下命人去做事了。

    但是现在……

    他反而觉得沁儿跟他疏离了不少,这中间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不会吧,沈沁真没看上你?”

    言绝见言霄一向自信满满的脸上,难得出现这副愁苦的样子,顿时觉得新鲜了。

    言霄蹙了一下眉,没打算跟言绝议论自己的私人感情,便道:“我的事你不用管,想早点回去见你媳妇,就赶紧解决这边的事。”

    言绝见他赶人,尤其是脸上还带着难得从他脸上出现的心虚模样,便颇为看不上他的嗤了一声,“你都三十岁高龄了,还这么骄傲下去,人沈姑娘可比你小十岁,你再不出手,以后可别觉得人家嫌你老。”

    只听“咣当”一声,一个杯子直接对着他砸了过来,好在他躲得快,才免遭毒手。

    “你这个人真是……”

    言绝还想教育教育言霄,见言霄又拿起手边的端砚准备砸过来,立即闭上嘴,从言霄的营帐中跑了出去。而南陵军的营帐当中,南陵丞相人任道远也收到了来自“耶蛮”的亲笔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