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0章 970.小白菜被猪拱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南陵的内乱如何,言霄等人没兴趣去过问,看着那三万大军远离齐洲城之后,言霄又对身边的言绝道:“想办法让西擎那边的人知道,耶蛮失败了。”

    “这简单,交给我。”

    言绝拍了拍胸脯,转身便往城楼下走,正好见沈沁朝他们这边走来,眉眼一挑,回头戏谑地看向同样也看到了沈沁的言霄,道:“你那小养女过来了,好好抓住机会。”

    说着,还暧昧地对他眨了眨眼睛。

    也不知道为何,言霄这一次看到沈沁的时候,心里有些莫名的紧张,因而在言绝跟他挤眉弄眼的时候,他抬起脚就朝他身上踹了过去。

    言绝立刻敏捷地往边上一躲,看沈沁越走越近的时候,故意大声嚷嚷道:“我错了,六哥,我错了,你别打我,你不想娶老婆就不娶,我以后再也不说了。”

    那最后两句话,他是故意说给沈沁听的,在经过沈沁身边的时候,他沉下了脸,道:“沈姑娘,你那主子打算下半辈子做和尚了,你离他远点,万一他想破戒,伤了你就不好了。”

    沈沁一怔,还没明白言绝这“破戒”是什么意思,言绝已经一溜烟跑远了。

    言霄没听到言绝跟沈沁说了什么,只是看着他挨得沈沁这么近,就没来由地想要上去揍他一顿。

    沈沁迷惑地看了言绝的背影一眼,继而转头继续朝言霄走来。言霄原本是一个极为冷清的人,不论什么时候,他都是一副气定神闲,面不改色的样子,可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几日言绝在他耳边聒噪的次数多了,这会儿他见着沈沁的时候,竟然有些心虚了起来,隐隐地

    还透着几分小紧张。

    他下意识地伸手整了整自己的衣摆,在沈沁走近的时候,对她扬起了一抹自认为温柔的笑,看得沈沁身子僵了一下,差点没被这位主子的模样给吓到。

    总觉得今天的阁主万分奇怪。

    “阁主。”

    她在他面前,微微躬身行了个礼。

    “沁儿找我有事?”

    沈沁已经不记得言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唤她沁儿的,刚开始的时候,只是因为阁主在捉弄她,次数多了之后,也不管是捉弄还是随口一个称呼,对沈沁来说,也已经习惯了。

    因而,之后,言霄唤她“沁儿”的时候,她是没什么特别感觉的。

    可这会儿,为什么她觉得阁主有些紧张?

    她的目光,下意识地朝言霄垂在身侧的手看过去,竟然见他下意识地往衣服上蹭了蹭手掌,好像是在擦冷汗。

    这样的举动,跟平常他身上那种一贯气定神闲的冷清气质有些格格不入。

    沈沁看着,下意识地抽了一下嘴角,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什么反应。

    “阁主,属下是想来问阁主,眼下大局已定,属下能否先回京?”

    当初,她随军来齐洲城的时候,也是言霄的意思。

    沈沁以前在天机阁的时候,便是一直跟在言霄身边负责跟罗雄等其他几位天机阁的堂主联络,这一次,言霄带她出行,原因也是这个。

    但是,现在,这边基本上不需要她了,她便想早点离开这里回京。

    “你要这么急着回去么?”

    齐洲城的情况,言霄已经完全掌握,因而他知道齐洲城眼下并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私心里,他是希望沈沁多待几天,等他处理好这里的事情,便随她一起回京。

    倒是没想到沈沁会在这会儿主动提起回京之事。

    沈沁听他这么问,眸色微微怔了一下,敛去心中的异色,道:“当日阁主您命属下一同前来时,父亲一直很担心,所以属下想早点回去,好让父亲安心下来。”

    其实,这只是沈沁自己找的理由,真正的原因,她并没有要让言霄知道。

    闻言,言霄的眉头,倏然拧紧了,他还是感觉到了这段日子以来,沈沁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疏离之感。

    而这种疏离,让言霄的心中,很是不快。

    “再等两日,我交代好这里的事情,便同你一起回京,你再稍等两天。”

    压下心中的不快,他耐着性子,对沈沁这般道。

    沈沁蹙了蹙眉,下唇有些为难地轻咬着,半晌,才下定决心道:“不瞒阁主,爹爹来信让我回京去,他给属下相看了一门亲事,因对方……”

    “亲事?”

    沈沁垂着眸自顾自地说着,没看到言霄黑沉下来的表情,这会儿被言霄这样冷着声音一打断,她才蓦地抬起头来看向他,被眼前言霄的脸色给吓了一跳。

    见他沉着脸,阴沉的脸上,好似铺了一层厚厚的冰,尽管没碰到,都让她觉得有一种刺骨的寒冷。

    她……刚才说错什么了?

    沈沁垂下眸子,细细回想了一遍,好似也没地方说错了。

    可眼前阁主的模样真的有些恐怖。

    她自七岁跟在阁主身边,只知道这是一个光风霁月,俊美不凡的清俊男子,往日虽然不见笑,却也不见这般可怖的模样。

    见他微微缩了缩瞳孔,沈沁都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下意识得抖了一下。

    “阁……阁主,属下说错什么话了吗?”

    她小心翼翼地看着言霄,低声问道。

    “说错?”

    只听言霄冷哼了一声,像个赌气的孩子一般,道:“你没说错,只是没想到,本王从小养到大的姑娘,如今都想嫁人了,有些意外罢了。”

    言霄这话说的有些咬牙切齿,沈沁则是一脸迷茫的状态,她能感觉到言霄在生气,可是没抓住言霄生气的点在哪里?

    甚至,她有一种“阁主觉得自己养的小白菜即将被猪拱了”的感觉。

    她很想纠正一下他,他就养了她三年,就让她回爹爹身边去了,根本没有从小养到大啊。

    但沈沁不傻,直觉告诉她,她若是现在开口纠正这个,阁主很可能会一巴掌拍死她。

    干脆,她选择了不作声,所谓说多错多,她不说话,总归是没错的吧。而她的沉默,被言霄成功地解读成了默认,心头瞬间有一团火开始往上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