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3章 973.“厚颜无耻”六王爷
    ,精彩无弹窗免费!

    言绝翻了个白眼,怎么说他这六哥也不是十几岁的少年,这曾经还有过一段轰轰烈烈的感情,虽说无疾而终,可怎么就一点经验都没有?

    “你嘴巴能动,脚能走,就不会主动点?”

    言绝给了言霄一个鄙视的眼神,却见言霄蹙起了眉,脸上有些小小的担忧,“我怕吓到她。”

    他之前曾几次暗示过,也试探过,可那丫头也不知道是看不懂还是真的对他无心,愣是没给他半点反应,每次见他都毕恭毕敬,他都恨不得上去纠正她。

    他是真的怕她若对自己无心,自己冒然跟她说些什么,会吓得她离自己越来越远,到时候可怎么办?

    言绝见言霄这副担忧又颓败的模样,虽然很想取笑他,可还是很厚道地忍住了。

    “这样吧,知不知道她对你有心,你试试她不就知道了吗?”

    “怎么试?”

    言霄突然一脸认真地看着言绝,一副受教的好学生的模样。

    言绝真想把言霄这副模样给画下来,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观呐。

    “正好这几天不是天气时冷时暖的,你就跟她说,自己感染了风寒,不宜启程,这样一方面可以拖延回京的行程,另一方面,还能试试她是不是真的紧张你啊。”

    言霄闻言,眉心一动。

    “当然了,这感染风寒也要装得像一点,沈姑娘毕竟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真真假假很容易分辨出来。”

    言绝说完,却听言霄的鼻尖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你觉得我会做这种令人不齿的事情吗?”言绝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道:“反正方法我告诉你了,你若是希望她早点回京相看那什么对象,那就把我这话当成耳旁风听听就算了,我估摸着,沈老爷这么宠沈姑娘,给她相看的对象,定然不是什么歪

    瓜裂枣,搞不好比你还好看呢。”

    言绝这有意无意的提醒牵动着言霄的某根神经,他的眉头有些松动。

    此时言绝已经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六哥,你三思吧。”

    言绝走后,言霄还是没有动,面上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而第二天一早,驿馆内便传出睿亲王感染风寒的消息。

    “噗——”

    言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刚好在喝茶,噗的一下,茶水便从嘴里喷了出来。

    “睿王爷生病了?”

    “是,大夫过来了,说是王爷高热,脸色通红,声音还哑了。”

    说话的是言霄身边的贴身护卫,此时正拧着眉,眼底露着几许担忧,“八王爷,您说怎么会这样呢?我家王爷身子骨一向很好,怎么好端端的生病了呢。”

    “哼!怎么会是好端端。”

    言绝冷冷一笑,颇为不齿,“你家王爷的心思可多着呢。”

    那贴身护卫也没搞明白言绝这话什么意思,便见言绝已经放下酒杯,脸上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走,本王过去瞧瞧。”

    此时,言绝的房间内,大夫刚刚开了药命人去煎,大将军韩嘉也在屋中,这会儿也是一片担忧之色。

    见言绝进来,赶忙上前行礼,“八王爷。”

    “六哥怎么样了?”

    “大夫说睿王爷邪风入体,高热难退,这一时半会儿得将养着,等烧退了再说。”

    “怎么会出这种事,六哥身体向来很好的。”

    言绝装出一副痛心的模样,来到言霄身边,见他面色发红,上前探了探他的体温,嘀咕了一句,“好家伙,还真病了。”

    原本他还以为六哥这“无耻之徒”为了骗沈沁,跟手下大夫串通起来把情况说严重一些,没想到还真病了。

    言霄听到了他的声音,睁开眼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依然冷飕飕的,看着言绝忍不住抖了抖。

    “咳咳……”

    他掩嘴轻咳了两声,掩饰了自己眼底的心虚,郑重道:“六哥,你好生休养,回京复命的事,就交给我吧。”

    说着,还俯下身,凑到言霄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对言霄道:“六哥放心,我会让你的沈姑娘留下照顾你的。”

    说完,言绝便站起身,正好此时,得知言霄发烧高热的沈沁,此时急匆匆地赶来,脸上,眼底,是掩饰不住的担忧之色。

    言绝心思一转,便对一旁候着的韩将军道:“大将军,我们就不要打扰六哥休息了,先出去吧。”

    “是。”

    两人一并往外走,走到沈沁身边的时候,言绝的脚步停顿了下来,道:“沈姑娘,六哥就劳烦你照顾了,你知道这馆译里都是大老爷们,我担心他们照顾不好我六哥。”

    这会儿,沈沁担心言霄的病担心得要命,言绝这么说,她自然立刻应了下来,“好,我留下来照顾王爷。”

    “那就有劳沈姑娘了。”

    言绝的眼底,闪过一丝促狭,跟着随同韩将军一同从言霄的房中走了出去。

    不经意地回头扫了一眼,见身旁跟在他身边走着的韩嘉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便笑道:“怎么了,韩将军,有事要同本王说?”

    韩嘉敛着眸子,犹豫了片刻,道:“王爷,这齐洲城最近的天气一直不稳定,时冷时暖,最容易感染风寒,您下次劝一劝睿王爷,这种天气,还是不要冲冷水了,很容易生病的。”

    “什……什么?冲冷水?”

    言绝好似猜到了什么,嘴角抽搐得更加厉害了。

    “是啊,昨晚我从城楼那边回来,便看到王爷在院子里冲冷水,本想劝两句,可王爷不听,您看,这才一夜王爷就受凉了。”

    韩嘉说完,便看到言绝嘴角的肌肉抽搐得越来越厉害,最后,听他狠狠地骂了一声,“简直厚颜无耻!”

    是谁昨天义正言辞地说自己不做这种令人不齿之事?结果呢?

    为了更加真实可信,还给自己冲冷水,真把自己整病了!

    真看不来,六哥为了娶老婆,连自己那把“老骨头”都拼上了。言绝想着想着,大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笑得一旁的韩嘉有些莫名其妙,实在是想不明白八王爷为何笑得这么豪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