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4章 974.六王爷是个“弱男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又是为何要骂睿王爷厚颜无耻?

    而此时,言绝跟韩将军离开之后,沈沁便将门给关上了,生怕会再让言霄受凉了一般。

    言霄这会儿已经从床上坐起,看到沈沁在这里,眸底微微亮了一下,但是已经被他这苍白的脸色给隐藏得根本看不见。

    “阁主,您怎么起来了?”

    沈沁紧张地上前,想要让他躺下,却见他指了指桌子,“水。”

    声音这会儿哑得厉害,感觉整个喉咙都在烧一般,他已经多久没有感受过这种邪风入体的难受劲了。

    为了这丫头,他真是拼了这三十岁高龄的身体了。

    言霄若有所思地看了沈沁一眼,此时,沈沁哪里知道这位清冷到就如天神一般高不可攀的阁主,会幼稚到为了拖延回京的行程,把自己给整病了,还病得不轻。

    “阁主,水。”

    沈沁将水递到言霄面前,见言霄抬了抬手,却又放了下来,抬眼看向她,“抬不起。”

    “那属下喂您吧。”

    沈沁倒是没想太多,言霄这会儿确实病得厉害,她哪里会多想,当下便将水递到言霄的唇边,小心翼翼地伺候他喝下,并不曾注意到那被杯沿遮挡住的地方微微上扬的薄唇。

    沈沁哪里知道眼前这位一直都是一本正经清冷高贵的主子,会故意把自己整病了就是为了耽误她回京的时间。

    此时看着言霄脸颊因为高热而泛红,嘴唇却是苍白得毫无血色,那秀气的眉头便微不可查地蹙了一蹙。

    伺候言霄喝完水之后,沈沁端着水杯,对言霄道:“阁主,大夫说您需要多休息,您好好躺着休息吧。”

    言霄没有听她的,只是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沈沁,看得沈沁莫名得局促不安。

    正在她局促不安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道恭敬的声音,“姑娘,王爷的药熬好了。”

    是馆驿驿丞的声音,这个馆驿距离边城,下人不多,加上言霄身份特殊,因而这些事都是馆驿的驿丞亲自来,包括给言霄熬药。

    这会儿听到驿丞的声音,沈沁就像是瞬间找到了救星一般,赶忙逃离了言霄的视线过去开门。

    “姑娘,王爷的药。”

    驿丞将药递到沈沁手上,恭敬又小心翼翼。

    “有劳了。”

    沈沁将药接过,驿丞没有进门,便小声告退了。

    沈沁端着药回头朝言霄走来,看向言霄之时,正好对上了言霄澄澈的目光,那双眼底,萦绕着些许异样的色彩,看得沈沁莫名地双手一颤,手上的药差点没拿稳,手上还是洒出几滴药出来。

    “阁主,喝药了。”

    这一次,沈沁非常主动,还没等言霄开口,便主动给言霄喂药,就是因为记得刚才她家阁主说了,他没力气。

    言霄倒是被她这主动的举动给愣了一下,最后,唇角微不可查地翘了一翘,非常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沈沁的伺候。

    此时的沈沁,根本没有多想,只是兢兢业业又小心翼翼地伺候着,没注意到言霄眼底那舒爽的笑意。

    喝完药之后,沈沁便伺候言霄睡下,却见言霄还是纹丝不动地坐在床沿上,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看,看得沈沁又一次毛骨悚然了起来。

    “阁主……”

    她动了动唇,表情有些忐忑。

    见言霄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子,抬眼看向她,道:“坐着说话。”

    “不用了,属下站着就行了。”

    沈沁眼皮颤了一颤,看了一眼言霄指着的位子,耳根有些不由自主地泛红。

    那位子……离阁主也太近了。

    言霄见她拒绝,心下便有些不高兴,像是赌气上了似的,沉下声音,道:“坐下。”

    沈沁听出了言霄口气中的不悦,立即走到言霄身边的位子,坐了下来,正襟危坐地看着言霄,道:“阁主有何吩咐?”

    这副恭敬又疏离的模样,看得言霄直冒火,可对上沈沁那双无辜的眼睛时,还是生生地将火气给压了回去。

    沉吟片刻之后,他开口道:“本王这次染了风寒,怕是要耽误你回京的行程了吧?”

    他盯着沈沁的脸,见沈沁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不碍事。”

    言霄眼眸微微一眯,“你不是要回京相看那什么公子吗?耽误了行程,人家可就离京了。”

    言霄的语气有些试探,又有些竭力隐藏的不悦。

    沈沁没有听出来,依然摇了摇头,表情诚恳道:“不要紧,阁主您的身体要紧,那公子走了就走了吧。”

    这话说得极为熨帖,让言霄原本阴沉的脸色,稍稍有了几分好转,心情瞬间舒爽了许多,唇角也开始不受控制地上扬了起来。

    可根本没有等他高兴太久,沈沁那一脸诚恳的声音再度绕过他的耳畔,道:“爹爹给属下相看了好几家,少了这家,还有其他家的,总会有合适的。”

    言霄刚刚上扬的唇角,瞬间敛了下去,脸色顿时不好看了,可沈沁却并没有发现。

    她这次是打算好回京就准备找个人嫁了的,爹爹不会害她,既然帮她相看好了,自然是不会差的。

    只有回京嫁了,有些本不该有的心思,她或许就会慢慢收回去了。

    她看了言霄一眼,掩去眼底的苦涩,也觉得自己这感情之路也太不顺了。

    以前喜欢阁主,知道阁主没有那份心思,她也有自知之明地收起了那样的心思,后来遇上了王玄翎,可人家不喜欢她,她小心翼翼地把那份感情藏在心中,结果,还几次被王玄翎当面毫不客气地讽刺。

    后来她认清楚了,之所以喜欢王玄翎,仅仅是因为王玄翎的身上有些跟阁主相似的气质,可到底不是阁主,慢慢的,她便认清楚了,自己到头来,心里还是放不下阁主。

    她在睿王府养伤的时候,阁主对她好得让她又开始浮想联翩,以为阁主其实心里是有她的,直到……沈沁的眼神,暗淡了下来,也明白了,阁主对她好,是因为小时候养她三年的情分,在阁主眼中,她顶多就算个不懂事的小妹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