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5章 975.本王陪你一起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可是,每一次见到阁主,她的心里始终没办法做到心如止水,她想避开阁主,可她天机阁堂主的身份,让她根本找不到合适的理由避开,可自己心里到底还是难受的。

    想着以后嫁了人就好了,多少媒妁之言的婚姻,到最后也不都和和美美的吗?

    相信她应该不至于太惨。

    再者,就算她所嫁非人,她不是还有个大学士的大伯和东楚首富的父亲吗?

    还怕被人欺负了去不成?

    沈沁想得很开了,所以就没有在言霄身上多想,也不敢再多想,做好了自己身为属下的本分。

    可就是这样本分,本分得让言霄气得要吐血。

    好么?敢情是因为沈老爷在京城给她备了不少相看的对象,她才不着急那公子在她回去之前离京,可不是因为担心他的残躯病体。

    原来京城还有不少后备等着她!

    言霄越想越火大,周身散发出来的冰冷,也让沈沁开始有了几分察觉,但她并没有往自己身上去想,更加不会认为是自己惹这位爷不高兴了。

    “阁主,您不舒服吗?要不先躺下休息吧。”

    她问的小心翼翼,眼神中的真诚和毫不掩饰的担忧,还是让言霄的怒气稍稍平了几分。

    他侧目看向她,尽量心平气和地道:“不如你跟本王说说,你想要嫁给什么样的男人。”

    闻言,沈沁的身子,僵了一下,看向言霄平静的面容,眼底闪过一抹心虚,看了言霄半晌,讷讷地收回目光。

    见她微微歪着脑袋,好像在很认真地思考言霄这个问题,片刻之后,道:“属下的要求也不高,家世普通一些,长相普通一些,最好没什么心眼,这样相处起来也没那么费心思。”

    闻言,言霄整张脸都垮了下来,心中不免冷笑了一声。

    哼!这要求还真是不高,岂止是不高,这都已经低到尘埃里了。

    家世普通?可他是皇族宗室背景。

    长相普通?可他这张脸不算天下第一俊,可跟普通也完全搭不上边。

    至于没心眼……

    他身为皇室亲王,皇帝的亲叔叔,天机阁的阁主,跟他谈心眼?谁能谈得过他?没心眼那跟没脑子有什么区别?

    所以……

    他这是没一点符合她的要求了?

    言霄心中越想越不忿,敢情他还输给了一个要家世没家世,要长相没长相,还连脑子都没有的男人?

    这一点,言霄自然是不甘心的,他结合了所有女人都想嫁的条件,偏偏这个臭丫头不需要?

    这是存心想要气死他吗?

    他这次的冷水还白冲了?

    沈沁哪里知道她这一句话能让言霄心里生出这么多想法来,见他那因为高热而通红的脸上表情莫测,一时间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可饶是这样看着,都让沈沁有些坐立不安,最后还是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阁主,您还是躺下休息吧。”

    言霄抬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扰得他心烦还一脸无辜的女人,气得要命。

    “要长相没长相,要家世没家世,还没心眼?你说句话他都要理解大半天,你要跟这样的人过日子?”

    言霄火大了,声音也拔高了许多,但因为发高烧,喉咙有些沙哑,倒是听着没那么吓人。

    沈沁诧异地看着言霄这副火大的样子,尤其是那张原本就泛红的脸,这会儿因为怒气而更加红了一些。

    “阁……阁主……”

    “总之,你回去相看对象,也得把本王带上,你是本王手下的人,能随随便便嫁了?要是传出去,丢的还不是本王的脸面!”

    沈沁:“……”

    沈沁想说,除了天机阁的人,没人知道她是他的手下,怎么会丢他的脸面。

    她嘴角抽了抽,看言霄这副激动的模样,倒是有些难得,这神仙一般的男子,这是下凡了?

    况且,她相看对象,还得把他带上,阁主这是不怕把她的对象给吓死吗?

    言霄见她抽搐着嘴角没说话,那表情就一副见鬼了的样子,当下眉头一拧,顺便掩饰了自己的心虚,道:“行了,就这么定了,改天本王陪你一起。”

    沈沁:“……”

    算了,估计阁主也是一时兴起,他这样神仙一般的人,怎么会陪她一个当属下的去相看对象?

    沈沁也懒得提醒言霄什么,还是等阁主风寒好了之后,回京再说吧。

    而此时的京城,最近的日子,难得平静,三天一次的早朝,如往常一般进行。

    可饶是如此,朝中还是有些不安分的大臣,趁着言渊没来上朝之际,又拿柳若晴的事出来说事。

    昭明殿上,言朔坐在朝堂之上,冷眼看着底下那几个安分了没多久又开始上蹿下跳的朝臣,没有说话。

    “皇上,靖王妃重罪在身,当日被她逃脱,如今她回来了,这罪可是始终没有洗清啊。”

    一声冷笑,从龙座上传来,那说话的大臣冷不丁地被言朔这声冷笑给吓了一跳,抬眼朝上望去,对上言朔锐利森冷的眸子,瞳孔猛地瑟缩了一下。

    他不是别人,正是御史孟氅,在庞太师倒台之前,便一直跟庞太师一路,如今,庞太师虽然倒台了,可他仗着自己是朝中老臣,没少在皇帝面前找事。

    一方面是自己以前没少在言渊面前吃过亏,另一方面,庞太师一倒,那些跟在庞太师身后的官员便没了主心骨似的,他这次若是出头给言渊找了不痛快,以后那些人还不是以他马首是瞻?

    孟氅打得好主意,以为没人知道,言朔却将他眼底的心思看得清清楚楚。

    孟氅打了个冷颤,被言朔的眼神给吓到了,愣怔了半晌,才平静了下来,道:“皇上,微臣身为御史,为皇上谏言是微臣的责任,微臣……”

    “住嘴!”

    言朔一声怒喝,将孟氅到了嘴边的话,给吓退了回去。

    “靖王妃拿命去跟城外那些怪物相博的时候,你们在躲在哪里?当时怎么不站出来让朕处置了靖王妃?”言朔的话,让孟氅和底下那些附和他的大臣们脸上一阵扭曲,张了张嘴,愣是没说出一个字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