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6章 976.算他拎得清
    ,精彩无弹窗免费!

    “怪物进城的时候,朕用到你们的时候,你们一个个躲在府中,现在人家把你们的命保住了,就是让你们活着过来让朕处置她?”

    “这……”

    大殿之上,那些本就不赞成处置柳若晴的朝臣们,眼下看着孟氅之流在殿上献丑,脸上毫不掩饰地露出了讥笑之色。孟氅的嘴角抽了抽,这会儿那么多人看他笑话,他哪里能甘心,当下便道:“皇上,当年神机堂杀了唐李两位大人全家,可是引起了天下读书人公愤的,如果皇上这次不处置靖王妃,恐难堵天下悠悠之口啊

    ,到时候恐怕……”

    “恐怕什么?”

    言朔眯着冷厉的双眼,看向孟氅,“唐李两位大人全家到底死于谁之手,朕自会跟天下人交代,无需你们多言。”

    “这……皇上,这要是让百姓们知道皇上有意替靖王妃隐瞒罪责,恐……”

    砰的一声,从金殿上方飞来一个杯子,直接对准孟氅的额头砸了下去,一瞬间,孟氅的额头便鲜血直流,瞬间吓得跪在了金殿之上,直打哆嗦。

    其他大臣们也都噤了声,不敢多言。

    “孟氅,朕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如此铁骨铮铮,敢开口威胁朕,真以为你只会跟在庞镜身后听他差遣呢。”

    言朔眸光森冷又锐利,他当初就是对这些所谓的先皇留下的老臣太客气,才会让这些拎不清的老东西得寸进尺。

    他是时候该清一清这些朝廷的老鼠屎了。

    言朔这话,还把因通敌卖国而被打入天牢的庞太师给拿出来说,顿时将庞太师那一派的人给吓得不轻。

    话虽然是对孟氅说的,可其实就是对他们这些人的敲打,说孟氅听庞太师差遣,不是拐弯抹角地告诉他们,他们这些庞太师一派的人,都有通敌叛国的嫌疑么?

    这些人都是在朝中摸爬滚打几十年的人,怎么会听不出来言朔这话中的意思,当即吓得立即跪下请罪。

    这些大臣,本就是胆小如鼠又心思深沉的,真让言朔下定决定对付他们,一个个都吓破了胆,哪还有其他多余的心思。

    可很显然,言朔是不打算就此算了,他直接从龙座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望着跪在地上的大臣。

    如今的言朔已经不是刚刚亲政时那幼稚的少年皇帝了,现在的言朔,有谋略,有手段,真要较真起来,这些所谓的老臣,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朕不妨直接告诉你们,别说靖王妃跟那神机堂根本就没有什么牵连,就算有,朕也保定了,你们若是觉得为朕这种公私不分的皇帝效命玷污了你们的高清亮洁,朕绝不强求,正好春闱也近了,这乌烟瘴气

    的朝堂也该换些新鲜血液了。”

    说完,龙袍袖子一甩,“退朝。”

    朝臣们已经被言朔这话给吓傻了,抬眼之际,只瞥见一抹明黄消失在殿角。

    那些大臣已经被言朔最后提到的春闱给吓傻了,每一届的春闱,都是朝廷选拔人才的时候,他们年纪轻,有干劲,皇帝挑一些进士再加以培养,还有他们这些老骨头什么事。

    皇上说的好听是他们不愿意为他效命,其实言下之意就是告诉他们,等春闱结束,皇帝挑中了人才,他们这些人就准备好回家种地去吧。

    他们是先帝老臣,哪里比得上皇帝亲自培养出来的天子门生,年轻有活力,为了前途功名一定会奋发图强,那才是皇帝所需要打臣子。

    如果皇上再专门挑一些寒门出身的读书人为朝廷效力,试问还有哪个读书人会为了处置靖王妃一个女流而去闹事,从而断了自己的前尘。

    皇帝在这个点保下靖王妃,无非就是因为春闱近了。

    朝臣们心里不禁感叹,这言家的血脉,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等到其他朝臣退去,那些以前跟随庞太师的大臣,冷汗已经湿透了他们的朝服,明明刚刚初春,额头上的汗水却怎么都停不下来。

    靖王府——

    言朔在朝堂上大发雷霆之事,很快就传到了靖王府中。

    这段日子,他一直在府中休沐,一方面是不想去看那些朝臣的嘴脸,另一方面,自然是想在府中多陪陪自己的王妃。

    自从她生病之后,即使他面上不提,心却始终提着没有放下,像现在这样惬意地陪着她,自然是不想错过任何机会。

    柳若晴也听说了这事,将言渊给她亲手剥的葡萄吃进嘴里之后,道:“还真是难为皇上了,为了我这个婶婶,免不了要被那些大臣在背后闲话。”

    “这是他应该做的。”

    言渊说得理所当然,面上没有一点感动之色。

    柳若晴看了他一眼,嗤笑了一声,道:“你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当初他害你差点丧命,我还没跟他计较,现在他能做到这样,也算他拎得清。”

    柳若晴倒是对言渊这话不能苟同。

    “你也就是欺负皇上重感情,要换成别的皇帝,你这个叔叔这样对他,他早就忌惮你了。”

    闻言,言渊只是不以为意地嗤声一笑,心里却还是赞同了柳若晴的说法。

    如果他这个侄子是那种昏君,也不配他们哥几个用心扶持了。

    将盘中的葡萄吃完之后,言渊看向她,问道:“这几日身子可还有不舒服的?”

    “早就没事了,瞧你还瞎紧张。”

    言渊见她这段日子被养得红润了许多,脸上多了些许欣慰。

    伸手抓过柳若晴的手放到手中把玩,嘴角噙着淡淡的微笑,道:“过两天六哥和八哥也要回京了,朝中眼下没什么事,我带你出门走走吧。”

    闻言,柳若晴眼底一亮,“真的?”

    “当然。”

    言渊的手指,轻轻在柳若晴的掌心捏着,“之前就答应过你要陪你看遍山河,就从现在开始吧。”

    柳若晴眼底一暖,看着言渊认真的眼底透着浅浅的笑,压下心底的哽咽,笑道:“可珩儿还小,让他跟我们四处跑不好吧?”“谁说我要带上那臭小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