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7章 977.都是娘子教的好
    言渊挑了一下眉,提起自己的儿子,就是一副没好气的表情,哪里像是儿子,分明就是他的情敌。

    “平时经常打扰我们还不够,还想这一路上不让我安生?”

    言渊的眉头,动了动,他可是好些日子没跟晴儿亲热了,哪能带上那小子给自己添麻烦。

    柳若晴看他这模样,禁不住失笑,这家伙是在跟儿子争宠?

    “那难道我们又将他一个人留下了?这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他都四岁了,也该独立了。”

    四岁……独立……

    柳若晴实在没办法将一个四岁的孩子跟独立联系在一起。

    “把他送去长寿宫,正好洵儿现在会走会跑,皮得很,他过去可以帮着皇嫂一起照顾洵儿。”

    柳若晴:“……”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将“抛弃儿子,只顾享乐”说得这么清新脱俗又厚颜无耻的。

    虽然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番言渊这样“不可取”的行为,但是柳若晴还是没有反对,谁让可怜的珩儿,除了有个不靠谱的爹之外,其实还有个不靠谱的娘呢。

    可怜的珩儿……

    柳若晴在心里,为自己的儿子悄咪咪地默哀了一声。

    随后,对言渊道:“等六哥和八哥回京再说吧,八哥跟天心的婚礼一直拖到现在,天心可是我亲妹妹,怎么也得等她嫁人了我才能安心出去游山玩水啊。”她原本还想说,新婚燕尔还得出去度蜜月,正好可以跟他们结伴同行,可随后一想,如今朝中正需要整顿,言渊走了,她不能连带着把八哥也给拐走了,皇帝侄子到时候不顾群臣反对保下她,她也要好好

    报答皇上才是。

    于是,她将让言绝带柳天心出去“度蜜月”的心思给收了回去。

    “也好,等他们回来,我正好将手头上的一些事情给交接一下。”

    “对了,长屿那边,你真打算不管了吗?”

    自从柳若晴体内的血症之症莫名消失了之后,夏桃花便主动提出离开靖王府。

    柳若晴一直都知道夏桃花是一个聪明又非常有成算的人,她心里也清楚,她在靖王府中,或者说,在言渊的眼中,存在的唯一意义便是给柳若晴治病。

    既然她现在唯一的作用都不存在了,那她就没有理由再待在靖王府,与其让言渊出口赶她离开,不如她自己主动些,最起码那点仅剩的自尊是保住了。

    那日,夏桃花跟柳若晴说起这些话的时候,柳若晴心里也有些同情她。

    夏桃花离开没多久,言渊也将齐风从天牢放出来了,可最近,她好像一直没见到齐风。

    不会是因为上次的事,齐风跟言渊有了隔阂了吧?

    想到这个,柳若晴心里不免有些担忧。

    齐风跟在言渊身边将近二十年,这样的情谊,不是谁能轻易取代的,如果因为那点试探而让齐风误会了言渊的话,那就不好了。

    柳若晴眉头一皱,正想说什么,却听言渊道:“我跟皇上要了一道立储的圣旨,让齐风带去长屿了。”

    闻言,柳若晴的眼底掩饰不住惊讶地亮了一下,“真的?”虽然柳若晴不是很了解朝廷的规制,但是长屿作为东楚的附属国,除了年年进贡之外,还有就是这些附属国的储君,天朝上国是有权指定的,如果是朝廷指定的,就算是附属国的国王也没有那个权力更改

    。

    饶是长屿国君再宠兰贵妃和三皇子,再怎么讨厌嫡出的太子,言渊从言朔那里要来的这道指定储君的圣旨,也就直接将长屿未来国君的位子给定下了。

    “你让齐风送过去的?”

    言渊点点头,眼角染上了浅浅的微笑,“总得给齐风在心上人面前表现一下,他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也该关心关心他的终身大事了。

    听言渊怎么一本正经地说这事,柳若晴噗呲一声,笑了起来,“亏你还有脸说,要不是我提醒你,你怕是一辈子都没想这事。”

    言渊嘴角带笑,连声赞同,“是,是,是,都是娘子教的好。”

    “哼!”

    柳若晴傲娇地冷哼了一声,言渊只是笑看着他,眼中的宠溺,毫不掩饰。

    如果有条尾巴的话,这家伙怕是要翘到天上去了。

    这样的日子,难得平静又祥和,南陵那边,秦暄软禁了前皇帝秦穆怀,扶持了宣王秦禹怀为帝,朝中的大臣也被换了不少。

    因为他的雷霆手段,整个南陵朝堂,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新帝登基,南陵很多之前秦穆怀造成的烂摊子都需要整顿,也没什么心思去管其他国家的事了。

    至于西擎,柳城鹤得知秦穆怀直接废黜了帝位,东楚别说是动了根基了,明确一点说,这一次的动荡,几乎对整个东楚没有半点影响。

    柳城鹤是吓坏了,好在东楚目前并没有要作战的打算,停在齐洲城的那些兵马急急忙忙撤退了回来,根本不需要东楚这边出面。

    加上柳城鹤这次草率的决定,根本不听朝臣的意见,因而朝中不管文臣还是武将都对这件事十分不满。

    柳城鹤自顾不暇,也安分了不少。

    而南镜那边,也渐渐传来捷报,南镜两大藩王虽然战力不俗,加上藩王手下的兵马,比朝廷的兵更加有地理环境优势,一时半会儿并不能轻易拿下。

    但是墨榕天也没让藩王占什么便宜,一段时间的双方对战之后,胜算渐渐高了起来。

    藩王的军队已经输了不少场仗,最近军心开始乱了。

    只要一鼓作气打下去,削藩并不在话下。

    一个接一个的好消息,让原本因为各种阴谋诡计而压抑的朝堂,瞬间变得豁朗了起来。

    “皇儿这几日的心情看着不错嘛。”

    太后喝了一口茶,看着一旁盯着自己的儿子笑意盈盈的言朔,打趣道。

    闻言,言朔浅笑着点了点头,“九婶安然回来了,庞太师那一派的人最近也安分了,一旦削藩成功,这对朝廷来说,都是天大的喜事。”言朔端起茶杯,饮了一口茶,看向太后,道:“朝中许久没有什么喜事了,等八皇叔回来之后,朕就让他跟天心公主成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