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9章 979.毒药“长眠”
    柳若晴开口宽慰道:“你呀,别想那么多,陆先生不是赶过去了吗?说不定等过几天,你就能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八哥了。”柳天心似乎没将柳若晴的安慰听进去,自顾自地开口道:“若晴,不瞒你说,我一直觉得我不该跟言绝在一起。我如今只是一个无国无家还毁了容的丑八怪,不论是我自己还是别人,心里都清楚我配不上言

    绝,可是我舍不得他,所以给自己找各种理由来待在言绝身边。”说到这,她顿了一顿,眼眶渐渐湿润了,视线也变得模糊了起来,“我告诉自己,只要言绝爱我,别人的眼光又算得了什么呢,只要他爱我,别说是正妃的位子,哪怕是侧妃,庶妃,甚至是一个贱妾,哪怕

    无名无分,我都愿意待在他身边,因为……因为我是真的舍不得离开他……”

    说到后面,柳天心的声音,越来越哽咽了。“可是,发生这么多的事,我开始渐渐怀疑,是不是我跟言绝真的不能在一起,在一起就是有违天道,才会一次又一次在我们成婚之前就会发生各种事情,我在想,如果再跟他在一起,我会不会真的害死他

    ……”

    听到后面,柳若晴有些听不下去了,直接开口阻止了她,“你都胡思乱想些什么呀,这都是无中生有的事情,老天爷忙得很,哪有时间去管你们两口子情啊爱啊的。”

    她给柳天心一个无奈的眼神,道:“你也说了,只要八哥爱你,你就待在他身边,八哥爱不爱你,你自己是最清楚的。”

    言绝是什么人,如果纯粹因为不想背上始乱终弃的骂名而勉强跟柳天心在一起,那根本就不是言绝会做的事。言绝那个人,就不是一个愿意委屈自己的人,如果真的嫌弃柳天心,他早就不要她了,况且,他那样一个身份,那样一张脸,在世人看来,毁容后的柳天心本就不该配言绝,没人会因为这个而骂他始乱终

    弃。

    想必不仅仅是她这个外人,就是柳天心自己,也都能从言绝的一言一行当中,感觉得出来言绝到底是不是真心爱她的。

    柳天心听柳若晴这么一说,苦笑地扯了扯唇角,半晌,才道:“就是因为太清楚,才舍不得离开他。”

    “你清楚就好啦,八哥爱你,你爱他,这就够了,至于其他发生的事,那都跟你没关系,你别想那么多,好好的在这里等着八哥回来,这才是正事。”

    听柳若晴这一番安慰,柳天心点了点头,眉头却始终未曾舒展开来。

    她知道,眼下不应该还让别人将精力用来安慰她,可是,一想起言绝如今重伤未醒,又不由得让她想起以往发生的每一件事,这又不由得让她不多想。

    柳若晴在聿王府陪了柳天心一下午,回到靖王府的时候,已经傍晚了,正好在门口遇上了从宫中回来的言渊。

    “怎么样?皇上那边有八哥的进一步消息没有?”

    看到言渊,柳若晴急急地走上前去,问道。

    言渊摇了摇头,眉头皱得厉害,“刺客虽然已经抓到了,但是已经自尽了。”

    闻言,柳若晴也跟着皱了一下眉,却并不觉得意外,“死士?”

    被抓到就自尽,只有死士才会这样做,而能养死士的,也绝非普通人家。

    “幕后主使有眉目了吗?”

    言渊依然摇头,想要刚才廷议的结果,言渊又皱了皱眉,“不要站在门口了,进去再说吧。”

    “哦。”

    柳若晴点了点头,心里因为担心言绝的情况而流露出了几分担忧之色。

    回到东院,柳若晴便迫不及待地看着言渊,等他回答。

    言渊将宫中廷议的内容,大部分都跟柳若晴说了一遍,跟着,又加了一句,“眼下只有等八哥安全进京再说了。”

    柳若晴点点头,脑海里突然间灵光一闪,抬眼看向言渊,道:“你说,这一次的杀手,跟上次你在东海剿匪之时,暗算你的人会不会是同一批人?”

    言渊听柳若晴提起这个,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了一些变化,好似瞬间想到了什么。

    “你没发现,上次暗杀你跟这次暗杀八哥的行动十分相似吗?”

    柳若晴不提,言渊倒是没往那件事情去想。

    当初,他是遭到身边随行士兵的暗算,之后,那士兵也同样自杀了。

    那人之所以能得手,就是因为是他身边跟他一同作战的士兵,那种情况下,他是不会去怀疑身边的人,八哥也是如此。

    也是因为这样,那些死士才能在他们身上得手。

    当年的事,因为好长一段时间查不出结果,加上晴儿“死”了之后,他便心如死灰,根本就无心思去查东海之事,久而久之,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如果八哥这次的事,跟当时暗算他的是同一批人,也就是说,那幕后黑手这一手可是准备了不短的时间,而且要杀他们兄弟的心思并没有断过。

    或者说,杀他们背后真正的目的,恐怕就不简单了。

    “可就算是当年那帮人,眼下那些死士都死了,根本没有留下半点线索,就算要查,也不知道从何查起。”

    “不一定。”

    柳若晴摇了摇头,抬眼看向言渊,道:“也不是毫无线索,你忘了你被暗算之后,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吗?”

    言渊听她这么问,他微微敛下眸子,不多时,眼底便亮了一下,“你是说‘长眠’?”

    “没错,就是‘长眠’。”

    “长眠”就是当初言渊被暗算之时所中的毒,当时,他被东丹救下带去苗地的时候,东丹曾跟他说过,“长眠”这种毒药出自耶蛮之手。

    “不管这次刺杀八哥的死士是否跟当年暗杀你的是同一批人,当年暗算你的事不了了之,现在耶蛮在我们手上,正好可以借此机会从耶蛮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说到这,柳若晴的眸光,冷了下来,“也许还能将背后那人给扯出来。”“晴儿说的对,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多亏你提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