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0章 980.太阳的行踪挺神秘
    言渊原本浓眉紧锁的脸上,总算是多了些许笑意,柳若晴得意地扬了扬眉,道:“那可不,谁叫我是贤内助呢。”

    “是,是,是,你就是本王最好的贤内助。”

    柳若晴哼哼了两声,一眼傲娇地睨了言渊一眼。

    此时,从齐洲城出来的言霄,神情冷凝,一贯冷清的脸上,这会儿却是杀气腾腾,还有一些不曾掩饰的自责。

    如果他没有让八弟先离开,如果他能照看着一些,八弟或许就不会被人暗算了。

    沈沁跟在他身边,见他这副模样,心里也不好受,他们已经赶了两天的路了,这一路上,言霄就没有休息过,这会儿,眼底满是红血丝,使得他凝聚在眼底的杀气,更加恐怖了些许。

    这一次,随行的除了沈沁之外,还有睿王府的几个暗卫和几个天机阁的堂主,他们见言霄这模样,也是忍不住皱眉。

    其中一名天机阁的堂主,小声走到沈沁身边,悄悄扯了扯她的衣角,沈沁回过头来,看想那人的眼神带着询问。

    “罗堂主那边传来的消息,暗算八王爷的刺客,极有可能还会来暗算我们阁主,阁主这都两天两夜没休息了,那些刺客万一来了,不好应付啊,你赶紧劝一劝万阁主,让他先停下休息一晚再走吧。”

    “我?”

    沈沁指了指自己,想到言霄那恐怖的脸色,还是有些怕怕的,“阁主怎么会听我的?”

    “你受伤那段日子,阁主对你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如果阁主连你的话都不听,那我们的话就更不听了。”

    沈沁也不知道这位大哥说这话是有心还是无心,总之,她听着有些怪怪的。

    虽然她知道自己说的话,阁主不一定会听,但是想到言霄这两日确实没合眼了,万一遇上次刺客情况会很麻烦,当下便硬着头皮,点了点头,“那我去试试。”

    “赶紧的。”

    沈沁重新转身走回到言霄身边,压低了声音,轻轻唤了一声,“阁主。”

    尽管言霄这会儿心情极为烦闷,可这会儿沈沁那带着小心翼翼的嗓音,还是让言霄停下了脚步。

    回头对上沈沁的眼神,他眼底凝聚着的杀气,依然已经收了起来,脸上紧绷的线条也稍稍柔和了几分,“怎么了?”

    沈沁见言霄的表情这会儿没那么恐怖了,才稍稍松了口气,壮着胆子,道:“我们已经连续赶了两天两夜的路了,不如先在镇上住一晚养足了精神再走吧。阁主您的风寒也才好,不宜长时间赶路。”

    言霄本想拒绝,却见沈沁的脸上,带着一丝小小的倦意,想到这两日来,身边的人也都跟着他赶了一路没休息,尤其沈沁一个女孩子……

    想到这个,言霄到嘴边的拒绝,不动声色地收了回去,“好,等去前面找间客栈住下。”

    这会儿,沈沁倒不是松了口气,反而是愣住了,她是完全没想到自己就这么一句话,就让言霄答应下来了,她原本都准备好了一大堆劝说言霄的话了。

    傻眼地眨巴着眼睛,看着言霄同样带着倦意的面容,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言霄这会儿倒是没注意到沈沁的反应,回头对身旁的几人道:“你们去找间客栈,今晚住一晚,明日再启程。”

    众人眼底一亮,立刻应了下来,“是。”

    离开前,先前找沈沁说话的那人,还对着刚刚回过神来的沈沁,悄悄眨了一下眼睛,看得沈沁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她真是没想到,阁主竟然真的因为她的话而答应了。

    虽说跟她藏在心底的原因无关,可想到自己能让阁主改变主意,心里还是有些暗暗的欣喜。

    一时间,言霄身边的几个人像是极为默契似的,都跟着走了,只剩下言霄和沈沁二人还站在大街上慢慢走着。

    言霄侧目看向一旁久久不语的沈沁,见她的双颊有些异常的发红,眉头倏然一皱,“脸怎么这么红,生病了吗?”

    这段日子天气一直冷暖不断,是最易生病的时候,连他都扛不住,更别说沈沁一个女孩子了。

    这样想着,他的手掌已经覆上了沈沁的额头,掌心温热的触感,让沈沁原本就通红的双颊,这会儿更加红得通透。

    她心下一慌,赶忙往后退了一步,整个人有些手足无措,道:“没,没事,就是这会儿太阳有些大,给照红了。”

    她随口胡诌了一下理由,见言霄抬起头看了看阴云密布的天空,忽地轻声一笑,那双原本冷清的双眼,在看向沈沁局促的双眼时,此时噙着淡淡的微笑,道:“这太阳的行踪倒是挺神秘的。”

    沈沁脸上的肌肉一僵,看着言霄嘴角噙着的笑容,囧得没有看他。

    她刚才随便找了一个理由,哪里会注意到这大白天根本就没有太阳,这会儿言霄这话,分明不就是在取笑她借口找得太烂。

    沈沁已经不能想象自己这会儿的脸到底红成什么样子了,她也不敢去看言霄的表情,不用想都能猜到他这会儿在心里一定是在笑话她了。

    “属下过去看看他们房间定好了没有。”

    说完,也不等言霄开口,便快步跑远了,自然就没有看到言霄在看向她时,眼底隐隐流露出来的温柔和宠溺。

    当晚,一行人便在客栈住了下来。

    沈沁躺在床上直到半夜也没有睡着,想起白天时候自己找的那个蠢到家的借口,沈沁就更加睡不着了。

    从床上下来,她带开门走到院子里坐下,夜里的气温还有些低,沈沁刚刚出来的时候,还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她出来的时候,视线下意识地朝边上的房门看了一眼,在心里叹了口气,暗骂了自己一句不争气。

    原以为自己早就收起了那不该有的心思,在阁主身边只做一个安守本分的手下,做好他安排的任务就好,可自己的反应还是将自己心底深处的感情硬生生地给扯了出来。阁主对她稍微好一些,就会让她开始胡思乱想,就好比现在,阁主一个无心的动作,就让她根本没办法入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