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1章 981.凶她
    要是阁主知道了她的心思,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笑她自作多情呢。

    “哎……”

    一声叹息,从她的嘴里不经意地传出,她托着腮,对着那摇曳的灌木发起呆来。

    “没事叹什么气?”

    身后突然想起的男声,让沈沁吓了一大跳,直接从石阶上站了起来,回头便看到言霄一身浅蓝色的锦衣随意地裹在身上,双眼沉静地看着她。

    “阁……阁主。”

    她不敢直视言霄,生怕自己眼底的心思会被言霄看出来似的,阁主这么聪明,别人的心思,怎么能看不透。

    可她并不知道,自己眼前这位阁主,虽然聪明,虽然很看透他人的诡计和心思,偏偏就看不懂她的。

    言霄见她三更半夜坐在石阶上,身上的衣物还这般单薄,禁不住皱了一下眉,脸上染上了几分不悦。他本就是个警觉的人,就算睡着了也不会睡得深,刚才隔壁传来开门声的时候,他就醒了,开门出来的时候,就见她坐在石阶上唉声叹气,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那单薄的身子,好似瞬间将他的心给捏住

    了一般。见她此刻在自己面前局促又老实的模样,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火气。

    可还是脱下身上的衣服,往她身上一盖,瞬间的暖意,让沈沁整个人都僵住了,特别是言霄刚才的行为,直接让她给吓傻了,她抬着头,愣愣地看着言霄,找不回一点声音。

    却只听到言霄微沉的嗓音,夹着几许不悦,从他嘴里传出,“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害怕我?是我做了什么让你这般害怕的事?”

    他是真的不明白,以前这丫头虽然也是阁主阁主地唤他,可偶尔也会在他面前顶嘴几句,毕竟自己养了她三年,不会只是主人和下属的关系这么简单。

    可自从她苏醒之后离开睿王府,便跟他一点一点疏远了,跟他说话的时候,安分得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那种感觉,让他无比得烦躁。

    是因为他之前有意无意表达出来的举动,把她吓到了?

    因为她不喜欢他,所以在察觉到他的意图之后,便跟他疏远了?

    就好比现在,他给她披一件衣服罢了,就吓得她连脸色都变了,他是真的吓到她了?

    他看着沈沁变幻莫测的脸色,眼神微微一暗,却见沈沁听他这么问,赶忙摇头,“阁主误会了,属下没有怕阁主。”

    “是吗?”

    言霄冷笑了一声,他分明在沈沁的眼底看出了心虚。

    沈沁张了张嘴,被言霄这眼神看得身子僵直了几分,“阁主对属下很好,属下怎么会怕阁主?”

    她一脸敬畏地站在一旁,始终没有抬眼看言霄,她自己清楚自己的心思,她是真的害怕被言霄看出什么来。

    让她松了口气的是,言霄没有追问她,而是冷着脸,道:“明日要早点赶路,赶紧回屋休息,别耽误了明天的行程。”

    沈沁察觉到言霄已经生气了,以为他是在气自己三更半夜不睡觉耽误了明日的行程,心下一凛,面上却赶忙点头应下,“是,属下这就回屋去。”

    说完,下意识地拉了拉肩上的衣服,提步回了屋。

    看着关上的房门,言霄的眼神,稍稍暗淡了下来,随后,苦笑了一声,自语了一句,“果然还是嫌弃我老啊。”沈沁回到床边坐下,伸手将肩上的衣服取下来时,这才意识到自己将言霄的衣服给穿回来了,她拿着那还带着言霄体温的衣裳,坐在床上,愣了好一会儿,才低声呢喃道:“我怎么被他的衣服给穿回来了。

    ”

    抓着衣服的手,稍稍捏紧了。

    起身将衣服脱下叠好,准备明天拿去还给言霄,正要回床上躺下,就听到门口传来打斗声,沈沁的心,猛地一颤,“阁主!”

    放下衣服,她快步往外冲,开门出去时,便看到一伙十几人正围着言霄一人打斗。

    “阁主!”

    “回屋去,别出来。”

    言霄踹飞了其中一人,回头对着沈沁厉声喊道。

    此时,听到动静的暗卫和天机阁的人都从房间里出来了,纷纷加入了战斗。

    沈沁冲上去的时候,那几个黑衣人已经被几个暗卫给隔开了,她在心里,悄悄松了口气,回头看向言霄,上前紧张地问道:“阁主,您没事吧?”

    言霄这会儿紧绷着脸,自从言绝被暗算了之后,这些人过来行刺他,他并不觉得意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害怕。

    可当他看到她从房间里毫无顾忌地朝他冲过来的时候,他是真的被吓到了。

    这些人一看就是死士,一个个为了完成任务,都是不要命的。

    那一刻,他不怕自己会被他们杀了,却真的害怕她会有危险。

    当日,她被庞太师差点害死的场景,在那一瞬间浮现在他的脑中,那种恐惧,他不想再经历一次。

    这会儿,他冷着脸,瞪着沈沁,下颌紧绷着,没有说话,心中的恐惧并没有消失。

    “阁主……”

    沈沁见言霄瞪着自己没说话,正要开口,角落里,刀剑反射着月光直接进入了她的视线,她心下一紧,根本来不及提醒言霄,那躲在角落里的人已经朝言霄刺了过来。

    “阁主小心!”

    言霄刚才沉浸在自己的恐惧当中还没有回神,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变化,听沈沁这样一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感觉到自己被人推了一把。

    他心头陡然一慌,面色也在那一瞬间惨白了,回过神来,便敏捷地夺过那人手中的剑,直接刺中那人的心脏,与此同时,长臂一伸,将沈沁揽入怀中。

    “怎么样,沁儿,受伤了没有?”

    他低眉看着怀中的人儿,面色稍稍有些苍白,心下一紧,还没开口,便听沈沁道:“属下不碍事。”

    她想站好,却发现自己被言霄箍得紧紧的,根本让她动弹不得。

    沈沁的身子有些坚硬,抬眼看向言霄,局促道:“阁主……”“不是让你回屋去别出来吗?你没事出来凑什么热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