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2章 982.三起刺杀
    沈沁被言霄这一番怒吼给吓了一大跳,愣是半晌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手臂上传来一阵剧痛,才让她陡然回过神。

    她还是第一次见言霄这般生气,尤其还是对着自己,心里顿时有些委屈,忍着手臂上的刺痛,她垂了垂眉眼,道:“属下没事,保护阁主是属下的责任,阁主没事就好。”

    沈沁的声音,软软的,这会儿因为感到委屈,声音又低了几分,言霄这会儿冷静下来,听到她的声音,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态度太过凶悍了,心下一软,顿时有些后悔。

    脸上紧绷的线条,稍稍柔和了下来,他放软了语气,对沈沁道:“下次不能这样莽撞了,这几个刺客还不能拿我怎么样。”

    “是,属下下次注意。”

    言霄明显感觉到沈沁对自己又疏远了,眉心骤然一蹙,跟着,道:“手臂受伤了,回屋去,我给你检查一下伤口。”

    “是。”

    沈沁这会儿倒是没有赌气,她也清楚,自己在言霄面前的身份,也容不得她去赌气,当下便听话地跟着言霄回了屋。

    刚才她看到那人躲在角落里冲出来要杀言霄的时候,她根本容不得多想,将那人踹开了之后,自己的手臂便被深深地划了一刀,当时没感觉,这会儿发现疼得厉害。

    言霄拿了随身携带的金疮药走回到她面前,让她坐在凳子上,自己则是在她身旁半蹲了下来,抬头对她道:“把手松开。”

    “是。”

    沈沁松开手,原本被她捂着的伤口,因为瞬间失去了按压而溢出不少血,言霄的眉头,不动声色地一蹙,伸手将药粉小心翼翼地往她伤口上倒上去。

    沈沁疼得呼吸一窒,下意识得“嘶”了一声,身子也跟着颤了一颤。

    言霄的眼底,掠过一抹紧张,看向她,问道:“很疼吗?”

    这下意识流露出来的紧张,让沈沁愣了一下,却也没敢多想,便立即摇了摇头,道:“还好,还能忍。”

    言霄被她回答弄得失笑,明明疼的嘴唇都要咬破了,还口是心非。

    心里虽然这样想,可手上的动作,却越发轻了一些。

    将她的伤口包扎好之后,沈沁才松了口气,抬眼看向言霄,道:“多谢阁主。”

    听着沈沁那带着疏离和恭敬的道谢,言霄心头又不悦,又无奈,转身给她又拿了一件自己的衣服,道:“把衣服穿上。”

    沈沁看着递到自己面前宽大的衣裳,正想说不用,却发现自己刚才受伤的那条手臂上,衣袖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言霄给全部扯下来了,露出一条纤细雪白的手臂,这会儿还沾了一些血,就这样裸露在外面。

    刚才自己只顾着疼了,根本没意识到这一点,现在注意到了,脸,轰地一下,红了个通透。

    “多……多谢阁主。”

    她接过言霄手上的衣服,手忙脚乱地穿上,脸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

    越是紧张,她的衣服就越是穿不进去,言霄无奈摇头,上前帮着她小心翼翼地将衣袖套进手臂。

    看着言霄小心翼翼地为自己套上衣袖,系上腰带的时候,沈沁感觉自己整个脑袋都是胀的,就好像是充血了一般,随时能溢出血来。

    甚至,她连再度对言霄开口的勇气都没有,转身便往外走。

    沈沁身材纤瘦高挑,身高在一般的女子面前有足够的优势,可在言霄这样身材颀长的大男人面前,却是不够看的。

    看着她拉着衣摆,手忙脚乱的样子,言霄的唇角,便微不可查地勾了勾,沈沁开门出去的时候,正好天机阁的人出现在了门口。

    看到沈沁穿着言霄的衣服,脸还红得像是被蒸了一般,一个个看沈沁的眼神都带着几分了然和暧昧。

    这几个人跟沈沁都很熟,见他们这样看着自己,沈沁更是无地自容,赶忙出声解释道:“我的衣服被阁主扯破了,所以借了他的衣服穿。”

    这刚一解释完,沈沁便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什么叫她的衣服被阁主给扯破了?

    她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反而有一种越描越黑的感觉了。

    果然,她再看自己面前的这几个“同僚”人人都是一副“你不用解释,我都明白”的眼神,看得沈沁又急又恼,想要解释,又怕自己情急之下又说了什么让人想入非非的话,干脆就不说了。

    正好这个时候,言霄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沁儿受伤了,先回屋休息,你们几个进来。”

    言霄开口,无疑是替沈沁解了围,沈沁这会儿也没脸多待,当下便跨出了门槛,“多谢阁主,属下告退。”

    沈沁离开之后,那几人才收起了脸上戏谑的表情,一脸严肃地走进屋中,“阁主。”

    “杀手抓到了吗?”

    言霄这会儿脸上的笑容早就收起来了,再也没有一开始的温和,脸上隐隐地还萦绕着几许杀气。

    面前几人面露愧色,“禀阁主,抓是抓住了,可还没等我们问,他们就自尽了。”

    言霄的反应并不大,只是瞳孔微微缩了一下,好似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看这些人的身手和行动配合力,一看便是训练有素的死士,如果他身边围着的不是顶尖的高手,今晚他未必能脱身,那沁儿她……

    言霄放在大腿上的指尖微不可查地颤了一颤,后怕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果然,对方的目标不仅仅是老八,还有他,如果老九不在京中的话,可能也不会幸免。

    等等!老九?

    言霄的眸光,闪了一闪,好似猛然间想到了什么。

    谁说老九幸免了?

    前年他带兵去东海剿匪,不是也被暗算了吗?

    而到如今,这幕后黑手还始终未曾查出来,这三次的刺杀,会不会是同一伙人干的?

    先是老九,再是老八和他,偏偏这三次刺杀,都没能留下半点线索,对方行事干净利索,不得不让人将这三次刺杀联系在一起。面前等人见言霄沉默不语,脸上的表情也是讳莫如深,几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低声问道:“阁主可是想到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