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4章 984.冲昭明殿去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言渊想了想,也没有一口否定柳若晴的猜测,只是若有所思道:“可能性不太大,耶蛮手上那些怪物对耶蛮或者是他背后的人来说,都是大本钱,如果耶蛮背后还有人,断然不会为了秦穆怀而拿出这么大的

    本钱来。”他看向柳若晴紧拧的眉头,道:“你想想,这幕后黑手心思之缜密,他不会看不出耶蛮的野心和贪心,他定会知道派耶蛮出来,定会怀了他的大事,这样一个有耐性又懂得隐忍的人,不会用耶蛮这样的人。

    ”言渊的分析,让柳若晴无从反驳,但这样反而让她更加担心了,“也就是说,耶蛮确实不知道是何人用了他的毒药?这人这么神秘,我们连一点线索都没有,他在暗,我们在明,我担心对方绝对不会善罢甘

    休。”

    “别担心,这里是京畿重地,王府中又有重兵把守,他们不敢轻易乱来。”

    他紧握住柳若晴的手,柔声安抚道:“如果他们心急,就不会总是趁我们不在京城才动手了,是不是?”

    柳若晴点点头,暂时松了口气,可还是不能完全放下心来,“那关于‘长眠’就没有半点线索吗?小皇姑说‘长眠’是耶蛮一人配制的毒药,从‘长眠’上找线索,应该能找到。”

    “你说对了。”

    言渊轻笑着点了点柳若晴的鼻尖,“耶蛮说,‘长眠’这种毒药,他不会轻易给任何人,也就是说,用在我身上的毒,就是耶蛮丢掉的那一包。”

    柳若晴瞬间眼底亮了起来,“那他有说是在何时何地丢失的吗?”

    “义洲。”

    “义洲?”

    柳若晴虽然在东楚也有好几年的时间了,但除了京城周边的地方之外,对很多地方都不熟悉,自然,这个地方也很陌生。

    “义洲在靳都城的东北方向,因为靠近鲜卑,突厥那一带,因而民风跟我们这边有所不同,那里是二哥的封地,等以后有机会了,我带你去看看,顺便看看二哥。”

    说着,言渊在心里叹了口气,都打算好了要带她出去走走,如今又遇上这样的事,如果幕后黑手不揪出来,他就算想带她出去,心里也不安心。

    经历这么多的生离死别,他是真的有些怕了。

    柳若晴点了点头,也没坚持,她明白言渊心中的想法,况且,眼下朝局未定,就算言渊愿意陪她出门去玩,她也不愿意出去冒险的。

    她就算自己不怕死,也担心言渊的安危。

    不过,耶蛮说的话如果是真的,义洲那个地方迟早是要去的。

    义洲是二哥的封地?

    二王爷言善,柳若晴还是第一次听言渊提起,不过之前偶尔也听别人闲谈时提过他。

    据说是跟言渊同年封的亲王,不过那个时候,言渊才刚出生,而二王爷那个时候正好弱冠,因性情潇洒不羁,不喜朝堂,因而赐封为逍遥王,赐封地义洲,封王之后没多久就离宫去了封地。

    一般皇子都是弱冠封王,再离宫开府,但言渊因为是太上先皇嫡幼子,因为太上先皇格外宠爱,才破例一出生便封了王。

    之后没几年,太上先皇便去世了,太皇太后也在次年随太上先皇而去,言渊可以说是如今的太后带大的。

    言渊对他这个二哥不算太熟悉,他去了封地之后,几乎不曾回来过,只有太上先皇和太皇太后去世才回京吊丧,等先帝登基之后,他又回了封地,再回京便是先帝去世那年。

    因而言渊不曾在柳若晴面前提过,但从言渊这语气中可以听的出来,他对这个二哥倒是敬重的。

    夫妻二人在屋中待了一会儿,直到外面传来天枢的声音,“王爷,六王爷那边传来消息。”

    言渊起身从屋中走出去,柳若晴也不放心言霄,加上还有沈沁随行,便跟着走出房间,去了楼下偏厅。

    “六王爷那边现在什么情况?”

    言渊已经收起了先前在柳若晴面前的柔和,脸上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

    “不出王爷所料,六王爷离开齐洲城才两天,就遇上了刺客,所幸王爷没事,只是沈小姐受了一些轻伤。”

    柳若晴听到沈沁受了伤,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后来听说只是划伤了手臂,才稍稍安心了一些。

    “你先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

    天枢离开之后,言渊依然沉着脸,很显然,对方确实要置他们兄弟于死地,这三兄弟一个都没放过。

    “看来,对方的最终目的,同样是冲着昭明殿去的。”

    这三位亲王都在皇帝身边辅助皇帝,对方对三位亲王下手,目的自然是言朔。

    如果纯粹只是为了杀言家人,那几个在封地的亲王也不可能幸免,可他们却未曾听说过那几人遇刺了。

    除了当时贪污赈灾银甚至意图谋反的宁王言谨,如今被终身监禁在大理寺天牢之外,其他几位可都在封地呢。

    皇权的魅力,真的这么大么?

    柳若晴是没办法理解的,或许每个人追求的东西不一样,因而别人也没办法明白她不重权利的心情吧。

    可从眼下这情况看来,就如言渊所说,此人能隐忍,又有耐性,绝对不是一个好对付的敌人。

    就连现在,他们都查不到对方半点信息。

    “六哥现在既然没受伤,一切要等六哥回京再说。”

    尽管这一路上加快了行程,言霄等人回到京城时,已经是半个多月以后了。

    此时,已经时值四月,正是暖而不热的季节,言霄回京的时候,便进宫复命了。

    “西擎那边在得知耶蛮这边败了之后,根本没跟南陵那边商量,便立即撤军了,眼下南陵被秦暄掌控,暂时不会生出什么风浪来,西擎那边更是不足为虑,眼下只能算暂时太平了。”

    御书房内,言霄正坐在殿前,表情微凛,此时殿内只有他们叔侄三人,他们此刻心里都清楚,言霄口中说的“暂时”是什么意思。那个背后主使暗杀言霄跟言绝的幕后黑手,眼下让他们一点头绪都没有,敌在暗,我在明,这样下去会十分被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