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6章 986.言绝苏醒
    a ,最快更新天上掉下个靖王妃最新章节!

    柳天心确实整个人看上去很憔悴,因而柳若晴并没有对她的话有所怀疑,只是道:“那赶紧回府去休息吧,记住一定要好好休息,不然八哥醒来了肯定会心疼死的。”

    “嗯,我知道了,你是我姐姐,我肯定听你的话。”

    柳天心难得俏皮地挽住柳若晴的手臂,娇嗔。

    柳若晴知道她在强颜欢笑,却也没拆穿她,只是戳了一下她的脑袋,道:“你还知道我是你姐姐,那就听我的话,这几天好好休息,把自己养的白白胖胖的,这样八哥醒来才不会嫌弃你。”

    “哼!他敢嫌弃我试试!”

    柳天心歪了歪头,冷哼了一声。

    柳若晴笑着再一次戳了一下她的脑袋,姐妹俩这才从山上下来准备回城。

    回府之后,柳若晴再三叮嘱柳天心一定要休息好,这才派人护送她回去。

    看着前往聿王府的马车越来越远,柳若晴叹了口气,这两个人还真是比她跟言渊还坎坷,八哥要是再不醒过来,还不知道那傻丫头还会怎么胡思乱想呢。

    都说护国寺灵验,希望这一次也能灵验吧。

    这一次,柳若晴的祈祷竟然出人意料地起了作用,第二天一早,靖王府里便得到一个好消息,昏迷了一个多月之久的八王爷言绝,终于苏醒了。

    听到这个消息,欢喜之余,柳若晴还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嘀咕了一声,“护国寺果然灵验啊。”

    柳若晴心里自然是希望言绝能快点醒过来,但是她万万没想到,她跟柳天心去了一趟护国寺祈福,这才第二天,言绝就醒了。

    这不得不让柳若晴觉得,这个世界上是否真的有神明,只要诚心,神明真的会保佑。

    柳若晴也没有再多想,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八哥再不醒过来,天心那傻丫头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聿王府内,柳天心看着房间内忙里忙外的太医围在言绝身边打转,眼底噙着欣喜的泪光。

    “总算是醒了。”

    她用极低的声音,低语了一声,没有上前去打扰太医们。

    想到昨天自己在护国寺许下的愿,还有自己求来的那支姻缘签,现在看到言绝真的醒过来了,这让柳天心更加相信了昨天那支姻缘签上的签文解释。

    她微微地从嘴角扯开一抹笑容,静静地站在门口。

    “王爷的伤已无大碍,只要按时喝药,好生将养一段日子,便可痊愈。”

    “嗯,多谢太医。”

    “王爷言重了,卑职先命人去抓药。”

    房中的几名太医跟着陆陆续续退下,言绝靠在床上,看着门口站着的女子,唇角缓缓上扬,眼底毫不掩饰的宠溺之色,对柳天心伸出双臂,“媳妇儿,过来。”

    柳天心双眼一涩,原本忍在眼眶中的泪水,被她硬生生地给逼退了回去,她缓步上前,一步步走到言绝面前,被他轻快地拥入怀中。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耳边,传来言绝低哑又带着心疼的声音,“让你担心了。”

    柳天心在他怀里,轻轻摇了摇头,原本强忍着在眼眶中的泪水,此时因为言绝这话夺眶而出,一瞬间便湿了言绝胸前的衣襟。

    言绝也没打趣她,只是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无声安抚着她,他知道,她一定是吓坏了。

    柳天心红着眼眶看着他,眼底还蓄着泪,看上去十分楚楚可怜,让他恨不得将她融进自己的血液里,让她每时每刻待在他身边,他才会放心。

    伸手摸了摸柳天心冰凉的脸颊和纤细的手臂,脸色微微往下一沉,“瘦了!我一时半会儿不看着你,你就这样不听话了?”

    柳天心只是盯着他不说话,就像是一辈子没见他了似的,想要趁着这会儿将他的五官深深刻在自己的眼底,刻进自己的心里去。

    “媳妇儿?”

    言绝见柳天心抿着唇不语,尤其是那双眼底时不时闪过的悲戚之色,心下一紧,哪里还敢责备她半句,便又柔声哄道:“乖了,乖了,我没事了,别怕。”

    柳天心这才有了一丝反应,对言绝重重点了点头,声音哽咽道:“你要是怕我不会照顾自己,那以后你就给我好好的,只要你好好的,才能照顾好我。”

    “好,媳妇儿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媳妇儿的。”

    言绝一脸卖乖地将站着的柳天心圈在怀中,抬着浅笑的眸子看着她。

    柳天心被他这模样给逗笑了,轻轻捏了捏他的双颊,“你这样子,传出去不怕别人说你惧内呀?”

    “惧内?本王这叫疼老婆,敢说本王闲话的,都是不疼老婆的,连老婆都不疼,还指望他们能为天下老百姓做什么事?”

    言绝一脸的不以为然,甚至还把观点上升到了国家大义上面去了,让柳天心有些哭笑不得。

    言绝这一次是真的被吓坏了,他不怕死,可在刺客将剑刺进他心脏的那一刻,他第一个念头就在想,他若是死了,他这个不会照顾自己的傻媳妇儿该怎么办?

    她孤零零一个人跟着他待在聿王府,他们没成亲,他没给她一个名分,没有他罩着,不是一个个都要欺负到她媳妇儿身上来啊。

    所以,他一路撑着,一直撑到现在,总算是醒了,还好,他还有命留着照顾好他媳妇儿。

    这样想着,言绝拿脸往柳天心的腰间蹭了蹭,像只讨好主人的小狗狗,声音低低地道:“媳妇儿,你现在就在我眼前,我怎么就开始想你了。”

    柳天心被他这话惹得失笑,“行了,行了,才刚醒过来就开始耍宝,你不怕被人笑。”

    “怕什么,房间里就我跟我媳妇儿,被媳妇儿笑不丢人。”

    言绝开口闭口喊她媳妇儿,这几个月没听到,这会儿再听到这个称呼,听得柳天心的双眼禁不住发涩。

    “好啦,赶紧躺下,太医不是说了,这几天要好生休养吗?”

    “好,我听媳妇儿的。”言绝乖得像个孩子,果真躺了下来,又看着柳天心,收起了刚才嬉皮笑脸的模样,变得一本正经,“你也去睡觉,我知道你好久没休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