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8章 988.义洲水患
    “是吗?有这事?”

    言霄若有所思地端起面前的茶杯,往嘴角送去,掩去了眼底的心虚。

    回去要好好奖励一下罗雄他们。

    躲在某处的“罗雄们”:我们一定是跟了个假阁主。

    “嗯,是真的,现在那几家人连见着我都绕道走了。”

    沈沁没注意到言霄眼角那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的笑,对言霄认真地点了点头。

    “咳咳……”

    言霄放下茶杯,用手背抵着唇,轻咳了两声后,才一本正经地道:“这也没什么,正好如我刚才所说的,他们不是你的良配,你还小,不着急,慢慢找。”

    沈沁咬了咬下唇,非常实诚地看着言霄,道:“阁主,属下不小了,这年纪其实都嫁不出去了。”

    言霄禁不住眉头一蹙,脱口而出便道:“嫁不出去就嫁给本王!”

    “啊?”

    沈沁愣住了,满眼的震惊和错愕,不敢置信地盯着言霄那张一本正经的脸,却因为被言霄这话给吓到了,而没注意到言霄那瞬间红起的耳根。

    言霄这一辈子大概都没有像此刻这样紧张过,这脱口而出的话,让他有些始料未及,因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

    可因为太紧张,放下茶杯的时候,太过用力,直接将错愕中的沈沁给吓回了神,却还是直勾勾地盯着他。

    “本……本王的意思是说,你不会嫁不出去,担心那么多做什么?”

    “哦。”

    沈沁点点头,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顺便掩饰了自己眼底的失落。

    她就说,阁主怎么可能会说出娶她这种话,阁主的意思,大概就是如他所说的,她怎么可能嫁不出去。

    她虽然二十多了,可她是首富之女啊,大伯父还是内阁大学士,怎么都轮不到她嫁不出去啊。

    阁主为了安慰她,倒是挺下血本的。

    沈沁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心头那狂乱的心跳,开始一点一点平静了下去。

    半晌之后,她又重新抬起头来,对言霄放松一笑,道:“阁主您说的对,这种事慢慢来,不着急,属下总是会嫁出去的。”

    听到沈沁这么说,言霄总算是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的掌心,竟然全是汗。

    还没等他彻底放下心来,沈沁那噎死人不偿命的实诚话又传了过来,“这两天爹爹又给我寻了几家合适的,应该不会再那么倒霉了吧。”

    她“呵呵”地笑了两声,一脸实诚的样子,气得言霄牙疼。

    怎么就这么不让他省心。

    “哼!沈老爷最近倒是挺闲的。”

    言霄的语气有些不太好,他怎么没发现这未来老丈人这么让人头疼。

    沈沁没听出言霄这句话中的不悦,顺着他的话,道:“是啊,沈家的生意都有几个跟了我爹爹几十年的掌柜大叔处理,我爹爹现在就只忙着我的婚姻大事了。”

    东楚民风开放,女子口中提婚姻之事并不是什么令人不齿的事情,因而沈沁在言霄这个主子面前,并没有任何避讳。

    可这就让言霄更加头疼了。

    他捏了捏眉心,又揉了揉太阳穴,看样子是得想办法堵住源头才行。

    老丈人很闲是吗?那他就让他忙起来。

    几天后,朝廷收到急报,义洲发生洪灾,已经死了上百人了,义洲那边上报请求朝廷支援赈灾。

    下了朝,言霄言渊两位亲王和几个内阁大臣留了下来,去了御书房廷议。

    一阵商量下来之后,言渊开口道:“皇上,如今义洲民心大乱,又是边境县城,如果不及时安抚下来,怕会给边境一些不安分的小国可趁之机。”

    朝廷削藩,费了不少人力财力精力,现在是没心思去对付那些小国,自然言渊的担忧很有道理。

    “那依皇叔之见?”

    “臣先赶往义洲安抚民心,户部这边随后准备好赈灾粮饷送往灾区。”

    “就依九皇叔的意思办吧。”

    言朔点头应下,跟着,又对丞相王石道:“内阁几位大臣商议出一个押送赈灾粮的人选,朕再定夺。”

    “是。”

    出了宫门,言渊看向言霄,浓眉微微一蹙,“又是义洲。”

    当在同一段时间内,可疑的地方出现两次,那就未必就是巧合了。

    “正好趁着这次洪灾的机会,你去义洲,不会引人怀疑,等到了那边之后,暗中调查一下可疑之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让人送信给我。”

    兄弟二人分开之后,言渊便急急地回到靖王府,准备出京适宜。

    “你要去义洲?”

    “嗯,义洲突发大水,已经淹死了上百人,我先一步过去将那边的百姓安抚好,再暗中调查一下义洲那边的事。”

    柳若晴听着言渊这话,眉头却若有所思地皱了起来,“这种季节,怎么会突发洪水呢?”

    眼下才四月份,根本不是洪涝季节。

    “这也是我怀疑的地方,所以必须得亲自过去看看。”

    言渊微微眯起双眼,眼底的神色有些耐人寻味,“这义洲……怕是没那么简单。”

    简单的一句话,让柳若晴瞬间觉得整个情绪都变得压抑了起来。

    如果这幕后黑手真是在义洲,言渊此去定然十分危险。

    想了想,她看着言渊,道:“我想跟你一起去。”

    “不行!”

    言渊想也没想便拒绝了,“那边水患未治,洪灾之后死了这么多人,必出瘟疫,你过去太危险了。”

    他神色坚决,这一次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别说是洪灾,这义洲的背后怕是没那么简单,他现在手上毫无线索,怎么能带着她过去冒险。

    “晴儿,你乖乖在家等我回来,等义洲的事解决了之后,我再带你过去好好玩一玩,好不好?”

    言渊见柳若晴脸上露出失落之色,心有不忍,只能柔声劝道。

    可柳若晴看他的眼神却十分坚决,“不好!就是因为我知道义洲危险,我才不想你一个人去,让我在京城等着你的消息,我是一时半刻都等不了的。”

    “晴儿……”言渊还想说什么,却被柳若晴抬手捂住了嘴,表情有些愧疚,“我知道我武功全废了,跟你过去可能还会拖累你,可是,我真的不想让你一个人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