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9章 989.微服前往义洲
    “晴儿,我不是担心你会连累我,而是义洲那边真的太危险了。”言渊还想劝她,可柳若晴像是打定主意了一般,看着言渊继续道:“我知道义洲危险,如果你在那边出了什么事,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忍受那样的事,言渊,你经历过那样的生离死别,你应该明白,一旦你出

    了事,我根本没办法承受!”

    她的眼底,闪烁着泪光看着言渊,坚定不移地说出这番话,根本让言渊没有办法再说出拒绝的话来。

    “好,那你要答应我,不管什么时候,我跟在我身边,不可乱跑。”

    最后,言渊只能勉强答应下来。

    而柳若晴听言渊答应下来了,脸上蓦地漾开了笑容,挽着言渊的手臂,卖乖道:“我肯定听你的话,我又不是小孩子。”

    “哼!小孩子都比你听话!”

    言渊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轻轻戳了一下她的脑袋,眼底却掩饰不住的宠溺。

    两人收拾好了行李,翌日便立即启程出了京,赶往亿洲城。

    而他们出京两天之后,京城这边也备好了赈灾粮,由西山大营参将许鲁亲自押送赈灾粮前往义洲。

    义洲在靳都城的东北方向,说远也不远,说近不近,言渊夫妇二人加紧了行程赶到义洲的时候,已经是十天后了。

    在来之前,他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亲眼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里还是难受得厉害。

    洪水虽然已经退下去,可义洲城外的官道两旁都是受难的百姓,还有一些未来得及清理的尸体此时已经被水泡得发胀,根本忍不住来了。

    四周,隐隐地散发着腐尸的味道,柳若晴盯着那些被谁泡过的尸体,深深地吸了口气,脚步下意识地抬起,要往那些尸体走去。

    手臂,被人抓住,茫然地侧过头来,见言渊一脸紧张地看着她,“小心,别过去。”

    话音落下,便见柳若晴的脸色,惨白得有些可怕,眉头倏然拧紧了,“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啊?有吗?”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冰凉得仿佛摸着一块冰。

    “可能是一下子见到这种场面,有些不太习惯。”

    她找了一个合适的理由回答道,刚才自己那一瞬好似本能地想要接近那些尸首的感觉让她有些奇怪,也有些莫名得不安。

    言渊伸手覆在她的双眼上,柔声道:“别看了,我们先进城再说。”

    “嗯。”

    柳若晴没有再去想刚才那诡异的行为,跟言渊一道往城门的方向走去。

    “滚,滚,滚,别挡着爷的路。”

    正当几人刚进了城门,准备往县衙那边去见当地的县令,却听到前方传来一阵不耐烦的声音,伴随着孩童和妇女的哭声。

    “公子,求您行行好,给点药吧,孩子的爹他快撑不住了。”

    妇人抓着那男子的衣摆,哭求着,许是男子的表情太过凶恶,那孩子被吓得哭声越来越大,这样便惹得那男子更加心烦了。

    抬起脚便将那孩子用力往边上一踹,指着女人的鼻尖,便道:“你男人要死了,关老子什么事,最好离老子远点,要是过了病气给我,老子直接把你母子二人按进水里淹死,也好给你男人做个伴。”

    “哈哈哈哈~~哈哈哈~~~”

    跟在男人身边的随从也跟着大笑了起来,好似洪水之后引发的大灾难丝毫跟他们没有半点关系似的。那女子被男子吓得不轻,尤其是自己的儿子被他一个大男人这样一脚踹下去,瞬间就哭不出声来了,当下也不要命了,回头对着那男子吼道:“你父亲身为这里的一县之长,难道就不管老百姓的生死吗?我

    们不过只是要一点药而已,有什么错!”

    “这臭娘们,岂有此理,还敢回嘴,连朝廷都管不了这里的事,我爹还有这心思管你们这些贱民!”

    说着,对身边的随从大声道:“给我上前抽她嘴巴。”

    “岂有此理,这狗东西太过分了。”

    跟在言渊身边的天枢一直压着脾气,这会儿看到这情景,瞬间忍不住了,从腰间拔出刀,便往那欲往妇女脸上掌嘴的那只手砍下去。

    “天枢。”

    言渊出声喊住了他,提步走上前去,命人将那对母子扶起。

    而刚才那出言嚣张的男子在看到天枢拔刀出来的时候,也是被吓了一大跳,在他被言渊出声制止住之后,这才回过神来。

    以为他们是听到那妇人说他父亲是知县,才有所顾忌,心下便更加嚣张了起来。

    看这些人的穿着打扮,他也料到应该不是本地人,心里那种优越和得意,丝毫没有受这场灾情影响。

    “你们是外地来的吧,少在这里多管闲事,否则,死在这里都不知道。”

    柳若晴看他这副模样,早就想上去揍她了,可是眼下他们还不便暴露身份,她也不好给言渊惹麻烦,这才几次将怒火忍了下去。

    言渊无视他这般嚣张的嘴脸,听他这么说,便笑了一笑,“你说我们会死在这里?”

    言渊说话的语气还算温和,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一丝半点的怒意,可也不知怎么的,那男子听言渊说话时的样子,原本嚣张的气焰就硬生生地被压下去了几分,隐隐地竟流露出了几分害怕。

    收起了刚才自己那威胁的语气,道:“你……你难道没看到这四周都是泡烂的尸首吗?朝廷赈灾的粮食和药草都没到,这县里所有的草药,连治本地的百姓都不够,哪有时间治你。”

    除了天枢之外,言渊周围的影卫和暗卫都藏在暗处,这会儿听到那男子还敢出言诅咒自己的主子,当下又想拔刀,却被言渊一个眼神给压了回去。

    “我怎么没看到知县有在努力治本地的百姓?”

    言渊看了一眼那对狼狈不堪的母子,眸光骤冷,“他们跟你要一点药你都不愿意给?”岂止是眼前这名求药的女子,他们这一路过来,根本没见到任何地方有临时医疗篷搭建起来对人员进行救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