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0章 990.异样感觉
    那男子便被吓得往后退了一小步,可又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太过丢人,又挺了挺胸膛,道:“这……这个刁妇上来就跟我求药,我又不是神仙,能变出什么药来?这些人都得了瘟疫,迟早是要死的,就算治

    了也是白费力气!”

    这段话说完,他看到言渊脸上那越来越冷的脸色,吓得下意识得咽了咽口水。

    跟言渊一同过来的陆元和和另外一名言朔特派过来的太医,听到男子这话,都略感不悦地皱起了眉。

    瘟疫虽然可怕,但因为洪涝引发的瘟疫并不是第一次,朝廷早就有了针对这种瘟疫的特效药,只要救治的当,基本都能存活。

    此人这般胡言,很明显是没把老百姓当回事。

    其父还是一县之长,他说出这句话,加上眼下这街上的情况,很显然,这知县的想法跟他儿子的想法一致了。

    言渊的眉心,蹙了一蹙,随后又松开了,没对那男子说什么,也没让天枢动手,只是让几个家丁打扮的侍卫上前去将那对母女带走。

    那男子见言渊没有对他下手,蓦地松了口气,竟然对他将那对母子就这样带走也没敢置喙半句,等看到他们一行人走远之后,这才脚下一软,差点摔倒。

    如果不是身边的人动作快,他估计早就摔到地上去了。

    男子被下人扶着,想到自己刚才的表现,便恼羞成怒地往随从的脸上甩了一巴掌,“没用的东西!”

    义洲城内的情况,没有像城外那样触目惊心,言渊一行人进了城之后,改变了一开始的打算,并没有直接去县衙,而是换了个方向,找了一间不算大的客栈住了下来。

    “公子,公子,求你们救救我家相公吧,公子……”

    妇人在言渊面前不断磕头,虽然她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但也能猜得出来他们非富即贵。

    言渊没有看她,而是看向走到他跟前的太医,问道:“那孩子怎么样了?”

    “胸口挨了一脚,好在伤得不重,擦些药便能好。”

    言渊点点头,继续道:“将我们带来的应急药先给这妇人带过去。”

    “是。”

    跟着,言渊又挑了几个随行的侍卫,道:“你们陪这妇人一起过去,待她丈夫病情稳定之后,再带到这里来。”

    那妇人也没管言渊要做什么,眼下她一心只想着去救自己的丈夫,当下对言渊千恩万谢之后,便跟着那些侍卫离开了。

    “我们也先出去吧。”

    这个房间留给了太医给那个孩子治伤,他们去了隔壁的房间。

    一关上门,柳若晴便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要不是为了顾全大局,我真想直接拧了那龟儿子的脑袋。”

    比起柳若晴的怒火,言渊便显得淡定许多,只是他眼底的冷意却依然十分吓人。

    “放心,会有机会的。”

    言渊上前,轻轻拍了拍柳若晴的肩膀,轻声安抚道。

    深吸了好几口气,柳若晴才勉强将那怒火给压了回去,想到那男子说的话,她脸色又沉了几分。

    “听那龟儿子话中的意思,知县那边是完全没打算救治,是想让他们自生自灭了?”

    虽然是问句,可灾情发生这么久了,四处不见临时医疗篷,还要病患家属上门去求药,便知道知县心里就是这个打算。

    说起这个,言渊的脸色便冷了下来,很显然,他的想法跟柳若晴一样,这义洲的知县,是不打算管这场瘟疫了,而最终的处置方式,只有……

    想到那义洲知县心里头的打算,言渊脸上的温度,又冷了几分。

    “你先休息一会儿,这件事我派天枢去调查一下。”

    柳若晴有些无奈,看着言渊紧张兮兮的模样,翻了个白眼,“我只是没了武功,哪来得这么娇弱,别动不动就喊我休息。”

    言渊被她这不满的模样给惹笑了,只是一想到这知县心里的打算,言渊的眸光便冷了下来。

    不过,他还是想要让柳若晴先休息会儿,便道:“正好我也累了,陪你一起,朝廷的赈灾粮预计这几天会到 ,等明日开始,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

    柳若晴想想也是,尽管这会儿自己并不是很累,但是,她也不希望言渊累着,因此便同意了下来。

    两人躺下休息到傍晚,用过了晚膳之后,言渊将天枢叫到跟前,交代道:“你带上几个人夜探县衙,去看看那个知县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说起这个,言渊脸上便立时没了温度,脸上的神情都变得冷锐了起来。

    “再派几个人去查一下县衙的粮仓,看看粮仓里还有多少粮食。”

    “是。”

    天枢领命,离开之后待入了夜,便带上几人,悄悄潜入了县衙,而另外还有一队人,则是前往了县衙在城中的粮仓。

    翌日,言渊夫妇二人一早就起了床,准备出去再看看,才洗漱完毕,门外便传来了天枢的声音,“王爷。”

    听到天枢的声音,夫妻二人并没有耽搁,穿戴完毕便出了房间,天枢正站在门口候着。

    “边走边说。”

    “是。”

    天枢跟在言渊身边,将昨夜调查到的事一一向言渊禀告,“属下等人昨夜夜探县衙的时候,发现知县那边对这次的灾情并没有做任何的应对措施。”

    言渊的表情淡淡的,在他派天枢他们去探县衙的时候,就已经料到了这一点。

    “还有呢?”

    “昨夜属下过去的时候,那知县正在他小妾的房中……”

    回想起昨夜在屋顶上听到的那**之音,天枢便忍不住皱了皱眉,随后,才淡淡地道:“听到知县跟他的小妾在议论此次灾情,他打算……”

    接下去要说的话,让天枢再也没不能面色平淡,脸上隐隐地露出了几分凌厉之气。

    “他打算怎么样?”

    言渊开口,神情格外冷锐。

    “他打算让城外的灾民自生自灭,没打算接收任何灾民进城,到时候再一把火烧了那些染了瘟疫的人。”虽然早在之前就已经有了这样的猜测,可听到天枢说出这最后那话的时候,言渊脸上的冷锐之气在此时变得更加阴森可怖了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