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1章 991.身份被调查
    “赶快离开。”

    “是。”

    一行人来的快,去得也快,等他们走后,床上相拥的两人此时缓缓从床上坐起,朝刚刚合上的房门看了过去。

    “还真被你料到了。”

    柳若晴抬眼看向一旁冷着脸的言渊,笑着打趣道。

    “如果他有一丝一毫的忌惮,明日对那些灾民就会有所行动。”

    柳若晴点点,明白言渊话中的意思。

    “钦差大臣”微服出现在义洲城,如果他心里稍微有一丝忌惮,明日不管哪怕是假意都好,也会出面给那些灾民治病,同时出粮赈灾。

    最起码,得先把这位钦差给“糊弄”过去不是?

    而此时的知县衙门,当那知县从手下的口中得知那位贵公子果真身份不凡,是朝廷派来的钦差大臣。

    而那个身份文牒上说那位年轻的公子哥是新上任的户部尚书。

    “户部尚书……”

    知县若有所思地眯起双眼,重复着这四个字,嘴里轻声嘀咕着:“户部竟然还有这个年轻的一品大员。”

    站在知县身旁的那个师爷,在知道那气度不凡,气势凌厉的年轻公子竟然是皇上派下来巡视的钦差大神,官拜一品的户部尚书时,就已经吓得冷汗湿了一身。

    年纪轻轻便是一品大员,可见其手腕和能耐,难怪他远远看他一眼,就被他周身的气度给吓得愣是不敢近身。

    “大人,钦差大人都来了,那这几日我们对城外的那些灾民不闻不问,这万一钦差大人追究下来,往皇上那边参上一本,这可怎么办啊。”

    知县这会儿也是愁眉不展,他只接到通知,朝廷会派人运送赈灾粮饷过来,却未曾听说会派钦差过来。

    看样子,皇上是打算给他来个措手不及啊。

    前几天他不闻不问的样子,显然已经入了钦差大人的眼了,他们这才自己大肆购买草药去救人。

    可眼下,除非去隔壁城镇上调药材,否则,城内的药材根本就供不应求。

    最终,还是得用上他。

    这样想着,知县眯了眯眼,对一旁的师爷道:“既然钦差大人没有打算暴露身份,那我们就权当不知,好好在钦差大人面前表现一番。”

    好在,他聪明,察觉到不妥特地派人去调查那人,不然,等他回京参上一本,他这个知县怕是要做到头了。

    师爷一听,骤然瞪大了眼睛:“大人难道打算……”

    他的话没说全,但那知县已经明白了师爷要问什么,见他给了他一个“你是蠢货”的眼神,道:“我们这义洲刚缝大灾,就算想出手,也只能量力而行,明白吗?”

    知县随随便便一句提点,那师爷便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当即立即上前拍马屁,对着知县竖起了大拇指,“大人英明。”

    果然,如言渊所料的那般,在他来义洲的第三天,那沉寂的县衙大门,终于有了动静。

    “听说了吗?知县大人今天终于采取行动要救济城外那些灾民了,听说他还亲自去城外抚慰那些灾民呢。”

    “哼!这可真不容易,不知道那知县大人怎么突然就良心大发了。”

    “嘘,你小心点,小心祸从口出!”

    此时,住在客栈里的一些人,都在议论今早知县大人的举动,大部分说话的口气,都带着毫不掩饰的不屑。

    柳若晴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跟着看向言渊沉静的面容,挑了挑眉,道:“还真被你说中了。”

    言渊淡淡地扯了一下唇,眼底尽是冷意,“他虽然这会儿急于表现,但绝不会表现得太过。”

    “嗯?怎么说?”

    柳若晴不是很明白言渊这话什么意思。

    区区一县之长,得知钦差大人来了,还不好好表现弥补前几天对灾民不闻不问的过错?

    言渊似乎能读懂柳若晴眼底的想法,道:“你是永远想象不到一个人动了贪念,想要让他将吞进去的东西吐出来,可没那么容易。”

    在言渊看来,一个钦差没那么大的影响力。

    言渊这样一说,柳若晴便明白了,想到那天他们派出去的人查到的结果,那空掉的粮仓,她蹙了一下眉,道“你是说,他就算要在你面前好好表现,也绝对不会把粮仓内被他贪走的粮食分出来?”

    言渊点点头,淡漠的脸上,再度闪过一片冷锐之色。

    “很快我们就知道了。”

    用饭早饭之后,言渊看向一旁的护卫,道:“我们带回来的夫妇二人,眼下如何了?”

    “回王爷,那赵三的病情跟城外那些灾民不同,陆先生说他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

    “嗯,带他们来见我。”

    “是。”

    言渊柳若晴夫妇二人回到客栈后院的房间没多久,侍卫便带了那对夫妇前来了。

    “草民/民妇见过公子,多谢公子救命大恩。”

    夫妇二人在言渊面前,行了个大礼。

    言渊示意他们起来,斟酌了片刻之后,开口问道:“你们到县城多久了?”那赵三的命是言渊救下的,夫妻二人对言渊自是感激不尽,对他的问题,也没有半点犹豫,便回答道:“水灾过后,我们那一代的乡民本都不愿意离开,只想着等灾情过后,县老爷这边给我们分些紧急的粮

    食度过这段日子再说。”

    “没曾想,正正过去半月,县里都没有半点动静,还有一些老乡染了病,我们没办法,只能上县里求救,结果,那县老爷根本连面都不愿意见我们。”

    “后来,来的乡亲们越来越多,他们就直接把我们给拦在城外了。”

    说到后面,夫妇二人的脸上,满是不忿之色。

    尽管已经料到是这样,可言渊听到夫妇二人的回话,脸上已经阴云密布,可怕得让人不敢直视。

    一时间,整个房间里,萦绕着一股令人窒息的低压,谁也没敢出声。

    片刻之后,才听言渊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那知县不曾给你们分发过一粒米?”一般来说,每年朝廷都会在全国各出的县衙存上一定的粮食,用来应急天灾,从而尽量避免朝廷的赈灾粮饷过来之前造成灾民饿死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